金钱,算得了什么

金钱,算得了什么 李森林 以日记的形式形成一部文学作品,且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应该是上世纪80年…

金钱,算得了什么

李森林

以日记的形式形成一部文学作品,且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的《女炊事班长》和《女大学生宿舍》。两个都是短篇小说,获得了井喷式的80年代中期的全国短篇小说奖,并且改编成了影视作品,反响强烈。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最为反响强烈的是《女大学生宿舍》的女作者,只有19岁。这在当年,谈恋爱、等电车、接送孩子的路上,手里都要拎着书报去学习的全民阅读大潮中,文学的地位和作家的地位,那是空前绝后的举足轻重。我当兵的年代,是在80年代的中前期,一个毛头小兵的文学作品,能被省报或解放军报及军种报刊所采用,这相当于他立了战时的一等功,立马就可以凭借一篇豆腐块大的文章(必须是省级报刊),完成战士到将军的转变。与之而来的还有挑花运!我当新兵的教导队,就有这样一位弱不经风的后进兵,训练场上一塌糊涂,喊向左转,他会向右转,一声口令下达,找不到北,鼻子碰鼻子的笑话不少。也就是这样的、紧急集合踏鞋带,单扛上面晒面条的后进兵,凭借军报的两首诗歌,免试进大军区机关当军官。可见文学在当年,是多么的受人推崇,省报的一篇豆腐块,就能改变作者命运的例子,屡见不鲜。

这是文学的地位在当年,一去不回。

既然是以日记的形势,就要完成稿件,说说昨天。半年来,没有休息。三个月来,没有停车。车也顾不得检修和保养,带病出车,习以为常。答应给北湾一户人家住在白银郊外的女儿送去一车煤,答应了30天,未能成行。忙、冷、远,一推再推,今天得到白银去送煤。

昨天中午出车之前,妻到街上复印什么名单,乡里召开妇女代表大会,她得备足功课,准备发言材料。奉献是什么?奉献了青春,才叫奉献。妻子从26岁到40岁,整个女人的黄金年代,奉献给了门前村里的小学教室。代班15年,坐满60人的一年级大教室,她教了15年的一年级,工资从每天的3.1元,涨到最后辞回家时的每天10元。15年的青春,15年的小学教师,15年的日工资,还买不到一碗牛肉面,这才是奉献。不计报酬,奉献了最好的年华和知识,向祖国献礼!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和她同时进校的邻县——靖远县的民办教师,全部转入公立教师,月薪5000元,再混两年,也就坐享其成了。

门前的小学,妻子辞退回家后,15个教师,教着40个学生。也就是说,国家每天买单3000元,去培养40个小学生。妻子当年拿着3.1元的工资,承担着60人的小学教学工作。

这就是奉献,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孩子的成长,金钱,算得了什么。

我也是这样,青春年代,参军救火(消防兵),站岗放哨,一救一站,是6年。6年,含盖了我的整个青春,每月的津贴费,为人民币7元钱。也就是说,在分分秒秒都有牺牲的火场,我的日工资是人民币的0.2角3分,这就是我们那个年代里的青春和奉献,金钱,算得了什么?

由于没有钱,以至我参军救火6年,22岁脱下军装找不到对象。于是,我从皇帝故里,再到塞上江南,又从革命老区再到沙漠边城,寻寻觅觅,踏遍千山万水找对象,历时8年抗战,没有姑娘愿意嫁给我。最后,还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乡遇故知。

今天的我,家庭事业双丰收,快哉!乐哉!金钱,算得了什么?

北湾大叔

北湾这个黄河小镇,高山挺拔,人杰地灵。北湾大叔,生活在九十九道湾里的固城村。日出而作,耕田种菜,他把汗水弥漫在脚下的黄土里,用收获到的庄稼抚养5个儿女,读书考学,各自成家,干着自己心爱的工作。如今的北湾大叔,年过7旬,面颊清癯,牙齿洁白地和老伴住在一处门前有地的农家小院,浇水晒太阳,等待儿女回家过年。

见到北湾大叔是在今年国庆长假后的一天中午,我在北湾房地产老板的院子看着老板母亲从层层巍峨涛涛黄河的田畴山顶采摘到的野菜,凉在土院子的白布上。这时,北湾大叔走了进来,他们是隔墙不远的邻居。

站在房地产老板的旧院子,因为他的装修一新的别墅大门,挂着锁子,难睹深宅的豪华程度。我和大叔站在老板别墅前的旧院子,看着大叔的布帽子,和他交流过冬拉煤的事。

这一次的见面,大概过去了半个多月,北湾大叔打来电话,约我拉煤。由于北湾较远,去得时候,已到夕阳落山候鸟归巢的傍晚,北湾大叔和他同样素秋新霏地老伴,早早地吃过晚饭,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待我的煤车。

北湾大叔穿着一双平底布鞋,用明亮地眼睛注视我的煤车,平静地说; “时间不早了,路远,你用翻斗,卸到门上。”

“不,大叔,迟点,都要给您把煤拿进来。”树枝在雪地上写相思,我在手机上写相思,表示我对大叔的尊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