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非典结束后的胶片照

2003年非典解除封闭后,急忙回了一趟东北。其间又从长春到了沈阳。刚到沈阳时,接到子文兄的信息,说他次日到京玩…

2003年非典解除封闭后,急忙回了一趟东北。其间又从长春到了沈阳。刚到沈阳时,接到子文兄的信息,说他次日到京玩耍。于是连夜坐车回京。

当时还没有搬回研究生院,仍然住在花家地西里小区里。虽已解除封闭,但小区仍然有保安把守,不准留宿。子文兄每日从一楼同学宿舍之西窗跳入跳出。我当时住在二楼。宿舍仅有二三同学,子文兄遂留宿数日。每日跳出到外面玩耍。

当时仍旧是胶片时代。从同学处借了一个傻瓜相机,买了胶卷,每日边玩边拍,因此留下了数张非典结束后之照片。我那时候因非典封锁而发胖,当时还挺高兴,此前一直瘦骨嶙峋,总算有了点肉相——没想到自此不可收拾,一胖未见底。另外,我那时候还是长些头发,也比较符合自己的文艺形象。

电脑是新装的。墙上是自己的照片和明星年历。书架上的仕女相不知道从哪个小店买的,后来带到了湛江,因为生了虫子窝而扔掉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