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堡女人

平堡,除了耸立的吊桥之外,还有妩媚的女人,生活在平堡这块高山低谷,惊涛拍岸的岛屿上。北湾大叔的小女儿,就是平堡…

平堡,除了耸立的吊桥之外,还有妩媚的女人,生活在平堡这块高山低谷,惊涛拍岸的岛屿上。北湾大叔的小女儿,就是平堡妇女的杰出代表。

我从北湾过境四龙,大叔给我说着他的五个孩子,目前,让他最为牵肠挂肚的、就是我即将见到的他的小女儿。40岁,女婿心脏病,不能干重活,里里外外,全靠他的40岁的小女儿。这是大叔在去平堡的路上,告诉我的信息。

车过冬雪甘甜的平堡街道,来到大叔小女儿的门外旧宅,听到发动机的噪音,先是大叔的女婿走了出来,瘦,是我对大叔女婿的第一印象。尽管瘦,且有心脏病,他还一再重复让我把煤翻到离他院子还有几百米的废墙外,于是,我想把数千斤重的块煤,用小型电动车,从邻居的老墙边,转入他的院子,大叔也是这个想法。

冬天下午的时间确实不早了,要把数千斤重的块煤用翻斗液压泵翻到大叔小女儿的门前空地,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大叔小女儿来说,她得干到夜深人静,月上树梢,才能干完。我和大叔轻轻松松地闲聊时,大叔的小女儿,骑有一辆紫色电动车,身着红色运动外装,从邻居废弃的小胡同里出来,开始往进转煤。转煤的线路,从邻居的残墙空地,拐进一道墙,又拐进一道墙,再拐一道墙,才能抵达她的卸煤点。看似到了大叔小女儿的家里,其实离她的家,还有300米的残垣窄巷,只有小型电动车和手推车,才能出进自如。我们开始转煤。我的工作是从我的车上,把煤装到小电动车的车厢,跟随电动车,左转右拐300米,来到卸煤点,与大叔的小女儿和小女婿,用锹用手,再一块一块地把煤从电动车里卸到房后的卸煤点。这个过程,得快,快到环环相扣,马不停蹄,因为大叔的小女儿,赶在太阳落山之际,要给大棚蔬菜放帘子。据大叔说,小女儿,一个人,经营两架温棚蔬菜。这个五口之家,只有小女儿一个人,能够从事体力劳动。外孙今年读大一,两位亲家,92岁,女婿心脏病。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这是大叔小女儿的家庭成员,大叔小女儿成了家里不折不扣的顶梁柱,也是平堡的顶梁柱。

劳动的过程,只是劳动,我和大叔短发红衣,焕发丽质的小女儿,没有语言交流。还剩最后的几锹煤,大叔的小女儿,在两个多小时的干活中,第一次开口说话; “饭熟了,你洗一洗手,进去吃饭,这点煤,我去拉。”

我说; “抓紧,我得赶路,不吃饭。”

大叔的小女儿,没有表情,也没看我,说了一句; “饭做好了,不吃饭,不行。”

进门,在新房走廊的玻璃窗前,放好一盆热气腾腾的洗手水。厨房,两名妇女在煮水饺,一打听,知道是她的嫂子和邻居的女人过来帮厨,很短的时间,给我做了一顿美味可口的饺子宴。饺子包得精巧,煮得光滑,捞得及时,韭菜大肉馅。端起碗,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馋人的水饺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在平堡的冬天,尝到舌尖上的美味——大肉水饺,它是来自平堡女人的指尖美食,能为我的旅途,恢复体力,增加温馨。

夕阳落山,暮色苍茫,流水淙淙,走出平堡的青石小路,来到大街上,见到三个年轻的平堡女人,羽绒服,紧身裤,是离得太近,还是别的原因,感觉平堡女人,瘦的纤韧,宽的丰满,周转灵活,爱家庭,爱生活,爱明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