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韭菜鸡蛋馅儿的饺子

某天在家包饺子,韭菜鸡蛋,就忽然想起来两位故人,一个人是邻居奶奶,一个是我姥姥。 择韭菜的时候,想到小时候的夏…

随便聊聊的图片

某天在家包饺子,韭菜鸡蛋,就忽然想起来两位故人,一个人是邻居奶奶,一个是我姥姥。

择韭菜的时候,想到小时候的夏天,我们帮邻居奶奶择韭菜的场景。亚琴是奶奶的亲孙女,因为我经常跟亚琴玩儿,我哥又经常跟他哥玩儿,所以我们来往很亲密。
邻居奶奶是个很勤快的老人,家里有一大片菜园子,种着各种应季蔬菜。
那时候不知道择好的韭菜要卖到哪里,只是从奶奶口中说,韭菜择好扎成捆,拉到集市上去卖,集市上人很多,别看我们这一车韭菜呢,不要一会儿就卖完了!奶奶笑着告诉我们。
那为什么要把烂叶子择掉呢?
因为韭菜卖相不好的话就没人要呀!
所以你们都要择干净哦!
嗯。
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不一会儿,韭菜就变成一捆捆干净有序的了。
哈哈,就平干的最慢。我哥嘲笑我。
平择的是最干净的,把所有的烂叶子都择干净了,人家就不用再择了,哈哈。
我这才发现,他们都只是大概打理了下,我是按照在家妈妈让我择韭菜的标准来的。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夏天,是桃子丰收的季节,邻家奶奶会特意择一篮子又大又红的水蜜桃到我们小学学校门口,五毛钱一个。我们放学的时候,一窝蜂的围着奶奶帮奶奶卖桃子,等到人走的差不多了,奶奶收摊了,我们扛着桃篮子,跟奶奶一起回去,当然,每个人奖励一个又大又好看的桃子。那时候我们都还在上小学。
奶奶是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去世的,老了,自然而然的就走了。
自从上初中之后,亚琴去了一中,我去了二中。因为离家远,我们都开始了住校生涯。再也没有了多余的时间去帮她家里看桃林,一起步行去很远很远的黑河边上,一起找小伙伴去跳皮筋,一起扔沙包……
童年,从我报上名上初中开始的那一刻,结束了。

另一个关于韭菜饺子的故事。上初中的时候,爸妈和我哥都去了深圳,留姥姥在家里陪我。
姥姥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每周日都会去守礼拜。
某个礼拜天,姥姥说,今天我去做礼拜,我跟小亚说过了让她过来吃饺子,可是正好赶到周日,我给你们把饺子馅做好,面弄好,到时候你们自己包。小亚是我大舅家的女儿,姥姥的孙女儿,上初中,每逢周末回家一次,最喜欢吃姥姥做的韭菜鸡蛋馅的饺子。
我说我只会包饺子,不会擀皮儿。
姥姥说,那正好小亚会擀饺子皮儿,你俩正好一个擀一个包,配合的刚刚好。
我说好。
姥姥边做边唠叨着,小亚最喜欢吃韭菜鸡蛋馅的饺子了,可是她天天在学校吃不到,正好这周她回来,我跟她说过让她到这里来,给她做些她喜欢吃的。
那天,我们两个小女孩,一个擀皮儿一个包,配合的很默契,吃的也是津津有味。
时间过的很快,距离我大学毕业已经四年了,姥姥也已经离开四年了。

有时候做梦,某个不经意的场景,会看到姥姥依然健在,我们坐在一起闲聊着,打发着时光,仿佛姥姥去世只是一个梦。

关于作者: 有菜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