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孩并不讨厌!

初识 她是插班生,具体什么时候来的,上什么课来的,哪个老师介绍过来的,我都已经不记得了。 我和她初识,是在食堂…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初识
她是插班生,具体什么时候来的,上什么课来的,哪个老师介绍过来的,我都已经不记得了。
我和她初识,是在食堂。由于刚来,她也没什么朋友,一个人站在那里吃饭,而那时候正好我也是一个人。或许是相对于食堂三五成堆的人来说,我俩都显的形单影只,不习惯寒暄的我却和她打了个友好的招呼。
她长得人高马大,我这种从小到大按个头高低排座位的通常都是后两排的人,站在她身旁,竟显得有些弱小。她留着一头不羁的短发,染成了黄色。眼睛很大,双眼皮,但是因为皮肤暗黄,脸上有疤,所以整体看上去并没有显得很好看。反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很凶,所以当时我也是斗胆打招呼,并没有想过去深交这样的女孩子。
后来,因为新学期的到来,需要早早的去抢床铺,她去的晚了,没抢到位置。那时候她已经和JJ打成一片,JJ是我的死党,出于义气,JJ“收留”了她。于是我和JJ的两人位置变成了三人。初中时候的大通铺,每两个人占据一个条形位置,一个人的被子用来铺在下面的木板上,另一个人的被子则用来两个人一起盖。各色的被子,一眼望去,犹如七色彩虹般,但对于那时候的我们,经历的永远不如现在想象的美丽,一个普通的房间,两边都是上下铺,挤满了三四十人,其舒适程度可想而知。
虽然我们好心帮助她解决了床铺问题,但是,这个女孩并没有我当初想的那么客气,睡相极差,本就拥挤的空间,她自己能占据将近二分之一。晚上睡觉还打呼,很大声的那种,稍微动动她,她不分是谁,立马拳打脚踢,然后被子一裹,又继续自己的呼噜。等她醒来,我和JJ对她一通埋怨,她这时候却灿烂一笑,有吗?你们怎么不叫醒我?和睡觉的时候那个蛮横霸道态度判若两人。我暗暗想,难道她真的睡着了就变的特别凶?
就这样,吵着闹着,日子也慢悠悠的过去了。

相知
彼此熟悉之后,我发现这个女孩倒也没我想象的那么难相处。她性格大大咧咧,外向,开朗,不斤斤计较,跟人很好相处,我与她性格正好相反,不善交际,斤斤计较,反而很合拍。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回寝室睡觉。熟悉了,我们也就肆无忌惮的开玩笑,肆无忌惮的玩耍。
我们交换了很多各自的故事。
你为什么叫一鸣?谁给你起的名字,这么不好听。那时候我总是觉得她的名字过于男孩子气。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她骄傲的说道,简洁明朗,掷地有声。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比起文化程度只有小学五年级的妈妈偶然从报纸上看到的我的名字来,她的名字有文化多了,简单而不平凡,初中的我瞬间因为这么一句鼓舞人心的话而对她的名字刮目相看。
后来才得知,这么有文化的名字,出自她妈妈对她的期盼。她妈妈是教师,所以她小时候受家庭环境影响,学习很不错。小学的时候成绩好,长相也没有青春期这样乖戾,还是一个乖乖女,自然而然很受班里小男生欢迎。男生们喜欢他,给她写情书,为他打架,只为博美人一乐,情窦初开的年纪,渐渐的,她被小男生的糖衣炮弹给征服了。
但是她的“光荣事迹”很快被她妈妈知道了,她妈妈当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早恋,立马就给她转了学。转学之后,或许是出于环境突变,或许是出于对妈妈的反抗,她不再认真学习,反而跟一帮小混混整天在一起,逃学,抽烟,打架,从一个三好学生变成了坏学生。她妈妈很无奈,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转学,试图让她脱离掉她的小团队,最后就转到了我们学校,成了一个孤独的插班生。
她说其实她以前真的长的挺好看的。只是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鼻子突然流了好多血,她仰头,用卫生纸塞鼻孔,冷水拍额头,各种方法都试过了,可是血却越流越多,后来不得已去医院,缝了好多针。
你看到我脸上的疤了吧,就是那时候留下的痕迹。她突然凑近我们,认真的给我们看她鼻梁上的疤,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疼痛,云淡风轻,似乎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姐也曾经漂亮过,哈哈。她总结了句,又恢复了她的嬉皮笑脸。
我们的关系,随着一次次的相互了解,也越来越亲近。
记得有一个周日的下午,是回学校的时间。姥姥那天正好也去街上办事情,陪姥姥办完事情,我回学校,姥姥回家,一起从姨姥家小巷子出来的时候,就碰到了她。我开心的和她打招呼,她也跑过来跟我一起送我姥姥。其实大部分时间和家里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挺怕碰到同学的,有时候不可避免不了碰到了,我肯定会躲着走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就是不能大方的跟别人打招呼,但是看到她就比较自然的叫她了。
虽然她平时嘻嘻哈哈骂骂咧咧,表面上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可是看到我姥姥的时候,她很礼貌,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帮我姥姥扶着车,一遍又一遍的跟我确认姥姥一个人回家是否安全,那是我从来没看到过她的贴心的一面。
你姥姥真年轻。姥姥走后,她感叹道。
嗯,还好吧,六七十岁吧。
我姥姥都八十多了,头发全白了。
哇?你姥姥年纪那么大了?
是啊,年级大了,身体也不怎么好了,你姥姥身体还很好。其实平时我姥姥对我很好,最疼我了。我当时还有点不理解她怎么那么伤感,毕竟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她当时有多感慨,就代表她对姥姥有多在乎。
现在差不多已经十三年了,姥姥已经不在了,希望她爱的姥姥还健在。

争吵
当然,我们也有吵架不和的时候。
春日的午后,阳光明媚,万物复苏。我们像往常一样,吃过饭,洗过碗,一起把饭盒送回寝室。我用饭盒里残留的水洒她,她也反过来笑嘻嘻的洒我,后来,玩兴大发,我看她饭盒里的水不多了,便将我饭缸里还有很多的水全都泼向她,据我了解,她是不会生气,而是会反过来泼。泼完之后我赶紧跑了,她索性就回去又接了更多的水,追着我,虽然我跑的很快,但是依然跑不过人高马大的她,结果很显然,我反而被她泼的像个落汤鸡。我生气了,扭头就走,她追上我,在我旁边默默走着。
回到寝室,我脱下外套,在寝室外面的栏杆上晒,她也这时才发现,我的整个外套都湿了,感觉玩笑开大了。
她说,你看,我的衣服也全湿了。我沉默。
是你先泼我的。
可是你也泼我的太多了吧。我气鼓鼓的道,心里也明白,这个人真的是吃不得一点亏。

谈心
后来,她喜欢上了班里一个男生,就一直追他,没错,是倒追,这个男孩子一样的女生,倒追一个她喜欢的男生,对于别人来说很难以想象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反而觉得合理。这个男生很帅,成绩也不错,一开始当然是没答应她。她不是班级里最好看的女生,性格也很暴躁,可以拿着长条凳子追着男生满教室的打,是真打。
而她喜欢的这个男生不仅长得帅,性格也很好,成绩在班里还是中等偏上。
她为了追他,使劲浑身解数。接触他身边的男生,和他们打成一派,趁机打探他的兴趣爱好。给他买他喜欢的杂志,偷偷的放到他书包里,然后再躲到旁边看他,尽管当时她自己的零花钱也不多。最初,男生是不同意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听说他同意了,不知道是被她的真诚打动了,还是只是暂时答应免受其扰。
某个周末,吃过晚饭,我俩晃悠到教学楼旁边的操场上,在角落里的双杠上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他来了,旁边的她突然紧张起来了。
谁?我还没反应过来。
LY。她快速答道。
哪儿呢?我疑惑的四处张望。
你们去哪儿?她已经跟他们搭上话了,很平常又规矩的口吻。这时我才看清楚,确实是他们几个,从操场那边走过来。
出去。很简短的回答,几个人已经走过去了。
他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为什么他还是这么冷漠?我心里暗暗猜想,有点儿为她的付出感到不值得。
其实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我就是喜欢他。他们走过去之后,她悠悠的说了句,坐在双杠上,腿一荡一荡的。
那为什么还付出那么多?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吗?我从第一天来班里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他,我就喜欢上他了。那时候他穿着一身白衣,一个人躺在长椅子上,斜靠着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就觉得他好帅,全班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帅的人。
或许是觉得终究还是得不到他吧,那一刻我觉的,她其实也很可怜。
后来,男孩最终还是没和她在一起。他写情书给另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寥寥数语,那个女生就很快回应了他。女孩爱他爱的轰轰烈烈,班里人尽皆知,甚至还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很感人的血书,以至于在后来的几天里,女孩手指贴着创可贴。可是男生并不为所动。最后的最后,学期还没结束,他们却结束了。

初二新学期回来,这批女孩便陆陆续续辍学,早早结束了自己的学生生涯。

关于作者: 有菜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