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非典期间的读书生活

前面写了一篇《非典封校前》,现在说说非典时期的生活。 封校后,学校把我所在的单元半地下室开辟出来,算作活动室。…

前面写了一篇《非典封校前》,现在说说非典时期的生活。

封校后,学校把我所在的单元半地下室开辟出来,算作活动室。大概大家上午都要在宿舍看书,活动室的上午是空的。sy同学号召大家一起读《文心雕龙》。有鸵鸵同学、叮当君与我响应,学校给送来几本《文心雕龙》,我们就开始读书了。

读的方法是每人一篇,依次轮流。领读的人读完正文,翻译一遍。然后读注释里的引文。范文澜的注本引文很多,所以也算学习了一遍文心雕龙以前的诗文。我们这样读得很慢,每日只在上午读一篇。不过封校久,就读完了。读完之后又读历代文论选。文论选只读了半册,就解禁了,再没有读过。

午饭后我会睡个午觉。睡醒起来临帖,我在书法上没有入门,不过用此来消磨心性。傍晚时会出门跟同学打羽毛球。天黑之后,再回屋读剧本、曲话以及各种杂书。

我在硕士一年级上学期期末买了一台老旧笔记本,只有2G硬盘。我会用它敲点东西。它的运行能力很差,差不多每两个小时就得关机一次,否则会发热死机。电脑能运行的游戏也就是扫雷,真是可怜得很。

偶尔也会拉电话线上网。原是同舍某同学拉的一条线,用201卡拨号上网,不过很贵,网速又慢,兼之那时候网上资源没现在这么丰富,顶多看看论坛,聊聊QQ。我那时很节约,每次大约半个小时就下网,每周一两次而已。

此外就是用201卡打电话。不过电话费贵,可通话的人也不多。前面那篇说到我买了手机,这期间就用来发信息。其实能发信息的人也不多,我偶尔会做打油诗或填词,发给朋友,抒发愁绪,现在想来却是乐事。

五月末或者六月初,sy同学说可以请假出门了,第一次出门是去观摩2003届师兄姐答辩。坐上公交,看见满眼绿色,恍如隔世。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