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死寂好个锤子

如果关掉音响,耳朵里所能听到的,只有一片死寂。 此刻,阳光洒向窗台。 照在​瓶中那一束待开的腊梅上,照在茶几那…

如果关掉音响,耳朵里所能听到的,只有一片死寂。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此刻,阳光洒向窗台。
照在​瓶中那一束待开的腊梅上,照在茶几那一本摊开的书册上,照在花盆中那一枝向上攀爬的三角梅上……
翻了几页欧阳江河关于诗歌的讲述,其中提到一种生活之快与时间之慢​的解析。
頗像当下的状态,一切仿佛好像静止,一切却又在加速。​
阳台上那棵被我剪去主枝的三角梅,野蔷薇​都在旁逸斜出的向上张着。
绿叶绿枝,给狭小的空间平添了几分生机盎然之趣。
妻子睡着没起,女儿也睡着没起。
家里安静的仿佛可以听到光从指尖划过的声音。
一个诺大的机器就这样被一个还没确定来源病毒所逼停,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摆。
画面停滞,一切归于死寂。
耳朵里吱吱的那种鸣响本来只是在静夜才有,在空山中才有的,​
此刻,却无时不在。
宅着,把自己交给虚空。​
在静默中和自己的内心对话:我是谁,来自何方​,又去向何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