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瓜旧事

每一次路过街头巷尾的地瓜烧烤摊,那浓郁的香甜味道,便会触动心底里那根沉睡的神经,萌发出一股想写点东西的冲动,却…

每一次路过街头巷尾的地瓜烧烤摊,那浓郁的香甜味道,便会触动心底里那根沉睡的神经,萌发出一股想写点东西的冲动,却总苦于笔力有限,又懒于集中精力思想,于是写点地瓜散事的心思便如风中飞尘,久久不能落纸成文,为此也甚是懊恼。

地瓜备受推崇,大抵也是近几年的事情,这缘于生活的富裕和改善,进而导致生活方式的改变。当然或许还有一些商业专家的功劳,因为他们及时的研究出食用地瓜有助于润肠通便,延缓衰老,减肥健美,止渴抗癌。于是,就连鲜嫩的地瓜叶也成为紧俏品,引得那些饱食鸡鸭鱼肉的高贵富人竟能自降身价,跑道农民的瓜地里采摘瓜叶,这实在让曾经被认为孤陋寡闻的乡民们讥笑
随便聊聊IPX-586的图片 第1张
在伟人画圈讲话之前,地瓜和它的深加工产品(地瓜干)曾经是农民的主粮,也是他们日夜渴望摆脱的食品,因为大米白面才是他们的最爱。作为一种食品,地瓜还有区分阶层的功能,以此为主打食品的,自然被归类到庄户人家的圈子阶层,在这个阶层里,深秋后早春前,地瓜主宰着他们的餐桌,其余时间,则是瓜干一统天下。

地瓜的栽种从种子上来说有母种和芽种两类,母种就是把整个的地瓜埋在田垄上,不过在我的记忆中似乎只是昙花一下。因为它不仅浪费,而且从收地瓜开始就要精挑细选瓜种,从四面八方集中到瓜窑,来年再从瓜窑运向四面八方的田地,实在是一件费心费力的工作。芽种地瓜就简单了许多,很少的瓜种就能培育出大量的芽苗,携带便轻松了不少。
随便聊聊IPX-586的图片 第2张
瓜窑因地势而建,有一个水平进出口,方便运输,上面有一个垂直的通风道。从水平口进去,两边就是一间一间的储藏间,算是地瓜的卧室。每一个地瓜窑都算得上是精致且浩大的工程。在坚硬的黄泥土地上,老农们凭经验和对当地土壤的了解,用铁锨和镢头一点一点和着汗水凿成,没有那些繁琐的勘察设计、按图施工之类,仅此一点就不得不佩服中国农民的智慧,这实在应该让那个出身农村却说农民无用的王专家汗颜。写到这里,我突发奇想,如果当年能够集中挖建,现在或许就能成为《地道战》的外景拍摄地呢。

栽种地瓜是个苦力活,打垄、插苗、挑水、浇窝、培土,一天下来,指关节被干燥粗糙的土壤摩擦的皮去茧生,长时间的弯腰下蹲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挑水的则是两肩红肿,因此只要有休息的空隙,大人们便会找个地埂,依坡斜躺下来,眯上眼,活动一下筋骨,然后点上一锅烟,狠狠地吸上几口,借以解乏,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百试不爽的妙招。温暖的阳光洒在脸上,于是便呈现出短暂的安详怡然,惬意满足。如果此时能用相机留下他们的瞬间,再配上一个煽情的题目,比如‘阳光下的幸福’之类,这题材是完全可以荣获摄影大奖的。

从栽种的季节上来说,地瓜也可分为春夏两季种,春种的地瓜长得五大三粗、体格健硕、能量爆满,对于一般家庭来说,它是不作为冬季主粮收藏的,因为吃起来面多噎人,但却是晒生瓜干的最好选择;夏种地瓜长的就娇柔了许多,身材也是嫩弱的,吃起来甜软可口。他们是民间智慧创造的阳刚与阴柔的绝妙季节搭配,支撑着生活尚不富裕的饮食男女的一日三餐。

大约霜降前后,便是收藏地瓜的季节了,这时的田野里,到处都是忙碌的人群,因为经受了寒冻的地瓜是无法存放的,必须在寒流到来之前归仓。那是真正的男女老少齐上阵,大干快上收秋忙:男人们在前头挥撅紧刨,女人们在后面拾瓜快赶,抬筐的齐声喊号,掌秤的比划吆喝,很快,瓜地里就会间隔的出现大小不一的瓜堆,那便是忙碌了几个月的老农们分到的冬粮

随便聊聊IPX-586的图片 第3张
手推车的篓子里垫上瓜蔓,把地瓜象宝贝一样放进去,生怕磕去瓜皮,放不长久,上不得炕棚。篓子装满,再随手薅一些杂草或者偷摸地折点松树枝等压在上面,扎紧封绳,以免运输途中滚串。

在手推车吱吱呀呀的声音里,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或沐夜浴黑,或披星戴月,把地瓜运回家中。随着家家户户的煤油灯亮起,院子里就热闹起来,女人烧火做饭,男人卸篓挪车,孩子们在大人的吆喝中也赶紧行动起来,地瓜从篓子里拣出,又被轻轻的放到篮子里。

在老家,每一户都有一个炕棚,离睡炕大半个人高,是用木檩支撑在墙体上,用秸秆等与地面隔开后与屋脊形成的近三角区域。小的时候由于父亲工作在外,这棚地瓜的活计自然就落在母亲和我们的头上,一篮一篮挑拣好的地瓜从大门外穿过庭院,经过灶房,越过土炕,走进高高在上的炕棚。母亲踏着炕凳爬到炕棚上,把地瓜整理放好,并挑选一些细长的地瓜在棚沿边摆成一堵瓜墙,这不仅便于日后取用,也美观大方整洁,让串门的左邻右居坐在炕上看着心情舒坦。

 

地瓜营养价值低,消化快,吃多了泛酸水,但即使如此,大人们却常说冬天的生活是幸福的,因为在冬天,不仅有顺口的地瓜,还能每餐都吃上萝卜或白菜,相比于春天咬着咸菜头,吞咽干燥无味如同嚼蜡的瓜干,的确有着天壤之别。但现在想起来,那日复一日、餐复一餐的清汤寡水白菜萝卜地瓜的生活,还有在地瓜种、收、管、藏过程中的艰辛付出,实在是一种心酸的往事。
图片来源网络,如侵告删

历史跨越几十年,所谓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多年的媳妇也熬成了婆。当地瓜作为一种调剂的食品以其甘甜的味道,浓郁的香气和入口能溶的舌尖触觉,成为男女老幼的宠爱,不能不感叹我们这个时代的美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