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楼兰散》飘飘渺渺,荡气回肠

好白的手啊,她十指纤纤,在镁光灯下闪亮着。 如葱笋一般的胳膊,是白的。 葱绿色旗袍下裸露出的腿脚,也是白的。 …

好白的手啊,她十指纤纤,在镁光灯下闪亮着。
如葱笋一般的胳膊,是白的。
葱绿色旗袍下裸露出的腿脚,也是白的。
白的叫人那么喜欢。

随便聊聊楼兰散的图片

一曲《楼兰散》飘飘渺渺,荡气回肠,在刹那间生灭轮转,似梦似真。
如果楼兰真的存在过,她,应该是穿越千年之后楼兰姑娘的模样。美到不可方物,明媚,奔放。
她,是常常请来古琴艺术家赵晓霞的随行老师吴雪盟。

那天常常跟我说19号她们有个紫霞琴院晋城分院揭牌仪式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如果到时候去了,会不会遇上我喜欢的至尊宝?
结果如我想的那样,我是想多了。
至尊宝没有来,紫霞仙子也没有。如果说赵晓霞老师也美的像个仙女,我不打别。但我觉得朱茵所饰演的紫霞仙子要比她稍微的美过那么一丢丢,就那么一丢丢。

赵老师长发长腿,她喜欢翘着嘴角笑,一双大眼顾盼流离。
当她的手抚在琴上的时候,那种拿捏的死死的气度就在顷刻间迸发出来,或是行云流水,或是低吟浅唱,古琴在她的指尖活了,讲述着一个个既久远又现代的故事。
也是在她的分享课上,我才觉得,古琴除去它特有的君子风范,文人气质,仙意飘飘之外,还可以这么现代,这么当代。它的实验性,是可以很先锋的。

从《酒狂》再到一而再再而三的弄梅花,现场的古琴研习者和爱好者算是有福了,见到高山,方知仰止。
柳飞絮老师扎在一堆女人堆里靓丽着,让鲜花做了他的陪衬。

坐在我一旁德意之家装饰的老总李瑞庭小声对我说,这才真的是大家风范啊。
坐在我身后小拇指汽修的郭总也不住嘀咕,原来在一个院里看常常老师她们弹已经觉得很好了,再这么一看,天上地下啊!
我是不懂的,任他俩装去。

临了在最后的签名环节,我也拿了盘常常老师给的碟凑热闹挤到前边找人家美女艺术家签了个芳名。
如果没记错,在我家的那一堆碟里这是第二个姓赵的艺术家亲手签名的。
另一个叫赵鹏,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人声低音炮歌手。

要是真像常常说的那样,以后赵老师会常来紫霞琴院晋城分院作现场指导。
那么,我大概是会有机会加仙女个微信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