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大如年

离冬至还有大半个月,公婆就跟我念唠说:冬至大如年,我们要回趟老家。在城里多年的我,早忘记了冬至曾如此隆重过,这…

离冬至还有大半个月,公婆就跟我念唠说:冬至大如年,我们要回趟老家。在城里多年的我,早忘记了冬至曾如此隆重过,这不禁触动了我记忆的痕迹。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冬至到来,不管我南方的公婆,还是我北方的父母,都一定要祭祖上坟,千百年传承下来的习俗。

冬至,我母亲起了大早,忙活了起来。
前一晚准备的自制凉粉,要去小菜地割些香菜,加上简单的菜油与盐,炒好装碗;又从村里的小磨坊买了豆腐,简单焖好撒上葱花;另外母亲会装一碗冒着尖的白米饭,用手轻轻地粘水拍平整。

搬上四方桌后,父亲早准备好香和蜡烛,一一点燃,把黄纸当作钱一一烧给我的那些早已不在人世的祖宗……整个过程虔诚专注。

那时的我,常被大人那肃静的样子,吓的不敢大声说话,不能懂得为什么冬至这日是如此的神圣。现在想来,应是一份对先祖的思念,是对至亲至爱的人,勾起了生前的回忆。

忙完了这些,父亲还要骑上自行车,去河西上坟,母亲则重新准备早餐。印象中农村平常人家的早饭,都是粥就着咸菜或萝卜干,这日不一样,会有三四盘素菜,而且可以吃着米饭。

但仍然是吃的战战兢兢,生怕不小心打破了汤勺或是碗,那样是会被大人骂的。突然的隆重,让我顿觉不能适应,甚至觉得家人迷信。

后来,我嫁到了南方。公婆家对冬至祭祖,在桌上的贡品要丰盛的多,让我很是惊讶。

从鱼肉鸡鸭到当季水果及点心,真是应有尽有,看的我都严肃不起来,很想赶紧祭好祖,多吃点。公婆把我当作孩子般宠,所以一忙活完,总叫我倒上些酒,边吃边聊着家常,很有些过年的氛围,温馨且安详。

可这总会让我不禁想起自己在远方的父母,要是嫁的近,也许可以同桌共餐,那样的幸福时光该是何等的好啊!

可能冬至还有些别的习俗,但多年在外,我留下的却只剩这些隆重的记忆。

总是与吃,与亲人,与爱有关。在这冬至大如年的时光里,感受最暖的冬。

可能每一个地方,有各种冬至的习俗,吃饺子,吃汤圆,喝羊肉汤,吃冬至面等等,但无不外乎:
用最好的方式来庆祝这样的一个节日,很有礼仪感的相聚一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