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全那红海

下午写完卷子默写了遍《木兰诗》,多亏了早读的记忆,我的本子上并未出现“一片红”的惨状。可看向教室里的讲台,我却…

下午写完卷子默写了遍《木兰诗》,多亏了早读的记忆,我的本子上并未出现“一片红”的惨状。可看向教室里的讲台,我却巴不得上面出现一片红海。
其实更早的时候就注意到前十四名男女比例不协调了,常驻前十四组长之位的只有两位女生,一个是笑语,一个是雨田,其余上过组长之位的女同学寥寥无几。且不说组长的名额大部分被男生占了去,看进B列的同学,一半以上也都是男生。
看着有红有蓝的座次表,中间两列像汪洋大海,一片蓝色中有两个醒目的红点。蓝色,蓝,还是蓝,中间两列就只能有那两个红坐标吗?就不能再出现几个逆着蓝色洋流跻身于前十四的红流吗?
女子怎么不如男?《木兰诗》不就是传递了这样的思想吗?古有花木兰替父出征、杀敌立功,有武则天登上皇帝之位,治国兴邦,有现代女性科学家、医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等大批女性杰出代表。种种事例表明,咱们女生不会比其他人差,我们也有能力、有信心追上甚至超越任何人。
我期待着汹涌的红流,我期待着中间两列有朝一日能成为一片红海,我期待着越来越多的红色出现在前十四的位置。
今天谢老师让我这么一看,我便油然而升了一种更加强烈的决心:我也要突破前十四名满眼的蓝海,我也要属于自己的那抹红常驻在中间两列,我也要为红海贡献力量,我也要稳定在十四个激流中,我也要成全那片代表女生的红海。随便聊聊木兰诗的图片

来源:董祥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