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摔琴

千年洛阳城,丽景门依旧巍峨璀璨,八角金街熙来攘往,伊洛河如长带环腰飘拂而去。 曹无弦却满腹心事,无心观景。一张…

千年洛阳城,丽景门依旧巍峨璀璨,八角金街熙来攘往,伊洛河如长带环腰飘拂而去。
曹无弦却满腹心事,无心观景。一张宋代古琴给了他无数名利,但也带来了无尽的困扰。单单师弟钱无畏,就曾百般讨要。尤其在宋琴“松石间意”拍出亿元天价之后,钱无畏对恩师遗赠之琴更是志在必得,机关算尽。
蜂拥而至的人群,让曹无弦蓦地惊醒,才看到眼前这僻处瀍河一角的曹可仙古琴纪念馆。钱无畏实在精明,他居然想出了用给恩师建馆的办法来夺琴,还登报谎称曹无弦将捐献恩师遗琴“铁鹤舞”。
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这个暗度陈仓、移花接木的伎俩,在外人看来却是冠冕堂皇,让曹无弦明知是计也躲不过去。不捐,在琴界便无以立足;捐琴,似乎也不是被钱无畏私占。
开馆前夜,工人们穿梭着装框布线,大厅里满是废料,充塞着刺鼻的油漆味道。
蹲身而起的钱无畏满脸堆笑地迎上来。曹无弦摆摆手,冷笑地望着墙上玻璃框中展列的一张张古琴,严申机,殷双序,徐文盛,查一南,单保国,熊百里……每一个捐琴的琴商,都被冠以“中国著名斫琴师”之名。此外,偌大的展厅就只剩下刻印着“四善九德”等常识的巨幅展板了,压根没有一丝一毫恩师的影子。
二楼,钱无畏和政要富商、各界名流的合影挂满一墙。旁边,摆了些锯子、刨子、凿子等物件算是斫琴工具展区。
直到最里间,曹无弦才看到恩师的雕像,他忙跪倒叩头。
在恩师像前,他紧捏着双手,还不住地颤抖——人们都来锦上添花,他这个得意弟子却想……却想来摔琴!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竟是亘古不变的命运。不摔,钱无畏将来一定会仿制出无数的“铁鹤舞”……可是,摔琴,古有俞伯牙,摔琴为知音,那是千古美谈,自己摔恩师遗下的名琴,这……
“起来吧……师父又不是刚去世……”,钱无畏笑着打断他。
他缓缓起身,目光盯在恩师像后横陈的古琴“铁鹤舞”上。聚光灯下,栗壳色的漆面上布满了蛇腹断,还隐约显出牛毛断、流水断。这琴,不仅是恩师传赠,更造就了自己的一世声名。此刻,这些断纹,像一道道刀片,扎在曹无弦的心上。
次日开馆,曹无畏登台讲话,“……曹无弦是老师最爱的弟子,当今琴坛圣……手,一曲‘忆故……人’啊,那是横扫大江南北!这个……师兄捐的宋琴‘铁鹤舞’,是中国十大名琴……之一。师兄习琴……这个……斫琴也都是参照这张琴……”
这时,在九大古琴流派名家的见证下,宋琴“铁鹤舞”被礼宾小姐捧到了台上。
掌声如潮。曹无弦望望远方,理了理琴,屏气凝神,端身舒臂。很快,琴弦激荡,琴音锥锥不息,如鹤之婉鸣;弦上指影摇动,如鹤之旋舞。
人们陶醉在名家名琴名曲之中,突然感到似乎天色开始转黑,继而雷音四起,霹雳顿生,随后直觉山云怒飞,海浪倒立,风雨交加,隐隐处还有虎啸鹤唳之声。
钱无畏刚觉不好,却见曹无弦指下越来越快,突然长啸一声,猛地推琴而起,旋即举起“铁鹤舞”用力摔到台上。
瞬间,琴弦绷断,琴板碎裂。
阳光下,曹无弦长身而立,长发飞动,怒目圆睁。
听琴变成了摔琴,台下一片哗然,各种闪光灯竞相拍动起来。
曹无弦正要说话,却突然看见琴尾有布条从凤沼露出一角来。他忙俯身抽出,却是一绢泛黄的字笺,正是恩师手迹。
“吾一生痴琴,前半生因琴废事,后半生因琴得名,晚年终为名所累”,“外间所传,吾习琴、斫琴均以家中世藏宋琴为据,即为此琴”,“多有宵小觊觎,以至战兢残生,竟为保琴”,这和自己的遭遇多么相似啊!
曹无弦迅疾往下读去,“而终不敢言,以至辱没桐君,亦将惴惴于黄泉”,“然此琴,乃从当世琴商处购得,琴面断纹实为手工所刻。有缘琴人,可径摔之。宋琴‘铁鹤舞’一说为汪健侯传予梅曰强……琴之道,在艺不在器。欲求富贵,可奔竞他途,勿为琴奴!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