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纪事之十四

每日纪事之十四 李森林 一 写了冷,也写了热。冷是目前的热词,大风降温,道路结冰,雪满陇塬,落雪黄河。“风雪满…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每日纪事之十四

李森林

写了冷,也写了热。冷是目前的热词,大风降温,道路结冰,雪满陇塬,落雪黄河。“风雪满世界,”说明正在下雪,到处有雪,这里的“满,”代表多的意思。但是,就在冷的野外,不乏热的屋子、和烫的炉火。冷中取暖,气韵灵活,情味会心,食味馋人。

忙完院子里的家务活,打开手机,看见一位读者在给我的作品留言中写了这样一行诗; “黎明,我睁开眼睛,看见石头变成燃烧的煤。”将煤之静付于动之态,将画之美转为诗之美,非同凡响。

今天推麦子。各有叫法,推麦子、加工麦子、磨面。老城、老村、老庙,四面上坡的陡城,因陡而名。王老板20年前从陡城搬到了旱平川,以磨面、榨油、粉玉米、脱稻子为主业,一点一点地成为百万富翁的奥秘是; 和气。就是孔子所言;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通俗点地讲,住在贾庄村里做粮食加工生意的王老板,从不在客户面前吹胡子瞪眼和摔毬碰卵子。

近年来,平川政府拆巨资,调民力,打造“村村通”的便民青沥路,使得昔日黄沙遍地泥泞不堪的二十里墩的出行难、坐车难、进城难,已成昔日。图为宝(宝积镇)水(水泉镇)环城双向四车道的宽阔公路途经二十里墩。

今天下午从靖远城里回到夜的灯下,发现昨夜交稿的一篇通讯习作被《今日宁县》所发表。用什么去形容我的写作与故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看完这篇文章的读者,知道我是写了三位故乡的朋友圈,他(她)们在为昨天的故乡高铁,多机位、多角度、多侧面地去记录和拍摄这一载入史册的高铁来啦!这种欢呼雀跃得场面,是故乡通高铁了,这种欢呼雀跃得场面,不能缺席文字。

在看到朋友圈里的报道,我一边装煤,一边构思这条通讯的谋篇布局……

我用什么来比喻故乡的作家和故乡的公众号呢?请允许我在极寒的日子里,用温暖去形容一下故乡的公众号。故乡的公众号,对我的写作像一团火、一盏灯、一颗星,在我投稿无门的去年,他(它)们为我的写作燃烧着、闪烁着,散发出爱的光芒,从而使我的散文,走进读者的心灵。

故乡的公众号,对我的写作,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我要用我的文章,为故乡的发展变化,增光添彩。

及时回复和回复留言的微信好友,可交,起码他能懂得尊重二字。除了尊重,也有信守承诺的人格魅力,是君子中的极品,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不看好说理性质的作家,就散文创作而言,我以故事见长,而非道理。

昨天晚上,读到日本作家北山猛邦的短小说,跌宕的情节和诡异的结尾,让人叹为观止!惊艳叫绝日本作家超常的想象力!小说的大概内容是; 穷困潦倒的流浪汉在东京街头的树丛中,拣到一部超薄型翻盖手机,伤痕累累。接下来的故事,就从这部值不了几个钱的受损手机的通讯录中的恋爱诈骗开始互发邮件。流浪汉充当拣到手机的主人和丢失手机的妻子,一位叫做京子的女士发出“我爱你”的温柔邮件,骗到第一笔小钱。故事随着充当京子爱人骗取京子钱财转而走向乡村初雪的旷世绝恋。最后的结果是京子合谋她的新欢,在行人拥挤的地铁口,把过去的爱人,就是手机的主人,推向呼啸而过的车轮,制造车祸假象,杀人灭口,获取保险公司的天价赔偿。死者的手机,成了警察破获这一车祸命案的重要线索,所以京子要对手机主人惨遭杀害,佯装不知,虚意周旋。

通篇小说的故事脉络,极像一篇刺激有趣的爱情故事,其实是一件凶残血腥的谋杀。这便是日本作家的超强想象和豹尾式的艺术打击力,还有名家——星新一,不能不读。

无色是至色,沉默是绝响的冬天来临。

此行回到老家的三天三夜,我无数次地泪水渗进故土,痛彻灵魂。在回程的路上和平川的新家,我一直找不到一种全新的语境去表达故乡,这让我陷入了深深地羁绊与牵挂之中……

再见,郑老师。回到故乡,精神状态,不是太好,所以无法面对需要面对的人……你什么时候到平川,我会更加灿烂一些,不想把眼泪,留在故乡,使我不辞而别的主要原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