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美好的事情,在路上。

操蛋的2020年刚过,节日的欢快劲还没完全褪去,元旦后的第六天,石家庄封了小区和农村。 今天各个社区和农村规定…

操蛋的2020年刚过,节日的欢快劲还没完全褪去,元旦后的第六天,石家庄封了小区和农村。
今天各个社区和农村规定只许进不许出,明后天改成不许进出,这三天,市里1100万人口要完成全员核酸检测。凑巧这几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时候,凉冬,难以想象医护人员的辛苦。 
本来计划柴工这次从青海出差回来之后,喊他们几个一起聚一聚;本来等着学长朱总从保定过来过生日喝酒,然后馋一下骚达他们;本来准备买个蛋糕,矫情的犒劳一下去年的自己,做个告别……没想到,成了这样。
明天周四,普通的一天,是我和五姐的三十周岁生日,希望自己过了生日之后,能够稳重些,而不是目前的鲁莽和容易冲动,很多情况下还没完全了解事情真相,就急于基于自己的主观意识和肤浅经验去做判断,太容易犯错。希望自己沉稳些,去思考,像大人模样。
生日自然不能忘记母亲,元旦自己回了一趟老家,母亲要包饺子,我不忍心她弯腰太久,便洗了洗手,在旁边擀皮。从小就喜欢听母亲唠家常,长大以后,很少在家,偶尔回去,总会缠着母亲,听她讲这家长那家短。
这次,母亲提起我跟五姐小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太好,所以没有继续供大姐读书,后来大姐找人算卦,算命先生说她当初能继续读书的话,会成才,大姐回家之后把原话告诉了母亲,母亲难受了好多天。
听到母亲说这些,我有些自责和内疚,借口有电话要接,出了厨房,调整好情绪之后,给爱人发微信,聊起了这个,本意是想着以后要帮衬着点大姐一家。
不过,我有时候会反感母亲这种做法,从精神上影响我,所以我偶尔想一改平日的好儿子形象,想去叛逆,但又于心不忍。想起之前看到同事转的一篇文章,内容大概是“好丈夫从某种程度上不是好儿子”,当时有些不理解,觉得可以在两者之间达到一个平衡,现在想想,幼稚了。
未来还有很多未曾经历的事情需要我去面对和承担,而我还总是把精力放在思考过去上,像在爬山,总喜欢回头看看,总结自己过去的错误,来纠正以后的方向,却忽略了前方的路,未必能用过去的规律去判断,所以,应该花费更多的精力往前看。
我太容易受别人的影响,转而改变自己原定的方向,所以,很多情况下都是这样的结果:看着很努力,一直在奔跑,但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做了很多无用功。所以,希望而立之年之后,自己能经常提醒自己的目标和方向,而不是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最后还是在原地,所以,要有目的性。
我还要试着不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去年白老师看到我的文章,会说我的文章没有中心思想,经常跑题,意味着我在生活中也是这样,没有重点。刚听到这个的时候,我难过了一阵(大概像母亲那样),有放弃继续写下去的念头,后来因为自己的不屈不挠(其实是心疼押金),才厚着脸皮坚持了下来。可能最近白老师没看我的文章,没再数落我,不过我心里默认的是我的水平提高了不少。
我总结了自己的成长之路,发现自己很希望得到别人对我的肯定,屡试不爽,但是,我要成长,所以,而立之年之后,试着不再期望,学会自我肯定。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我的性格不错,我可以在泥泞的路上,抬头寻找月光,不至于太过悲伤。
三十而立,我感觉之前是一直被人抱着的状态,近两年才开始学走路,跌跌撞撞,但总算有进步。
疫情之下,我有些紧张,不过在千里之外的徐徐的慰问下,缓解了很多,尝到甜头的我,想去安慰别人,所以,在高中群里问同学们怎么样,结果没人搭理我,也好,说明都在忙自己的。
最后,依照惯例,还是要喝一口鸡汤:美好的事情,在路上。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