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词人“登月”——辛弃疾篇

先看辛弃疾的名作《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这也是一篇中考要求的重点诗词: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

先看辛弃疾的名作《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这也是一篇中考要求的重点诗词: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

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古代“登月”的诗人我已经找到两个,一个是李贺,他在《梦天》里已经听到了嫦娥佩饰的清脆响声,闻到了桂花的香味:

玉轮轧露湿团光,鸾珮相逢桂香陌。

苏轼想不想登月?想,但是他怕冷,“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苏轼的生活方式在千百年来为人称道,太合乎情理了。他乐观向上,脚踏实地,作为诗人,他居然清楚地“意识到”登月不可能。所以,大家以苏轼为榜样,不知李贺为何人。

辛弃疾有时候也活在想象中,想象着金戈铁马,想象着收复失地。有一年中秋,与朋友吕叔潜小饮,随后他也“登月”了。月亮怎么去呢?乘风而去。登月之前,还要向嫦娥提提问,似乎登月是为了听取答案。

登月之后呢?不能再飞升了。根据古人对世界的理解,仙人飞升,月亮也基本上是终点了。在秦少游的《鹊桥仙》那类诗词中,诗人永远是“鹊桥相会”的远距离旁观者,而不会是近距离围观。

登月之后,继续遥望浩瀚的宇宙吗?不,回望地球。李贺如此,辛弃疾如是,李贺看到的是: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李贺的诗里有历史的沧桑和人世的荒凉。他的想象力更具体,他推测:从月球上回望地球,所谓九州,不过是九个小点,浩瀚的大海也成了“一杯海水”。他的想象力天马行空,但是,回望地球的图景却符合科学常识,这是想象力和常识的完美结合。这具体而又完美的想象力的爆发,可能是对诗人健康的一种摧残。

辛弃疾呢?想拿起斧子,修剪一下桂花树,这样,从人间看月亮,就会阴影更少,清光更多。山河表里潼关路,“山河”是国家的象征,从月球回望地球,“山河”是怎样一副图景?短暂的欢饮让诗人忘记了好多烦恼。这首词里是否暗含着在朝廷上扫除奸佞,挥师北伐中原的壮志呢?还是不要过度解读为好。

一轮秋影转金波。“转”这个词,动感极强。苏轼的《水调歌头》里有:“转朱阁,低绮户”,也是描写月亮那让观赏者几乎捉摸不透位置的动态。

另,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的名字,可能是取自辛弃疾的《太常引》。

李贺的《梦天》、苏轼的《水调歌头》、辛弃疾的《太常引》这是诗人登月的三大名篇,诗人的抱负、个性甚至命运都尽在其中。

随便聊聊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