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做的“糊”饼

今天,又是老妈不上班的一天,她却破天荒的要为我跟老爸做五香烧饼,也是万分期待啊! 下午四点,舞蹈课结束回家的我…

今天,又是老妈不上班的一天,她却破天荒的要为我跟老爸做五香烧饼,也是万分期待啊!
下午四点,舞蹈课结束回家的我,一进家门,就听老爸对“贾大厨”絮叨:“啥时候才能吃上五香饼啊?”就这样,直到五点整,老妈终于厌烦了老爸的絮叨,动手做起来。要说在我心中,老妈给我们的深刻印象就是典型的会吃不会做,这同她近期留给我们会吃也会做的印象比起来,似乎先前的印象并没有被颠覆,这些天,她莫名会做了许多新菜,也是多亏了“小红书”的帮助。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看了五香饼的制作过程,发现它不是像数学最后一道压轴题一样难,却也绝非像背五言“绝句”那般容易,和面这事算是很家常了,但在醒面的过程中却要做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制作裹料———将麻汁中倒入一些盐、五香粉,还有少许老抽,调成糊,然后再拿出已经醒发好的面团,擀成大长方形的薄面皮,将裹料均匀的涂抹在面皮上,卷成一长卷。将长卷切为几小段,擀成圆饼,最后入锅烙熟即可。
当老妈端着香味四溢的五香烧饼来到客厅时,正执着于数学题的我没有在第一时间目睹它的“芳容”,却只听得老爸长长的一声叹息;略过片刻,解决过难解的我想一探究竟,猛一回头,看见了茶几正中规规矩矩摆放着一盘黑色食品,竟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该怎样称呼它……,虽说外观不怎么好看,但味觉上的感受还是很惊喜的,我香甜的大口吃着老妈烙的“饼”,她怜爱地看着我,脸上有满足,有遗憾,还有愧疚,舐犊之情溢于言表。

已经吃完饭的我,看到了老妈手机上那原版的烧饼——金灿灿的,衬的那盘自己妈妈做的饼就更加黑了,这也就是买家秀与卖家秀吧,饼虽说有点黑,但却满满包含了老妈对家的爱和对家的担当,这可是那“小红书”中那金灿灿的饼子里所没有的。
最后,老妈给我谈了她的感想,做任何事都不要眼高手低,貌似简单,做起来就不简单了,所以话永远要放在行动之后,只有做到了,你的话才会有人相信。
老妈可不要气馁哦,金灿灿的、色香味俱佳的五香饼一定会在你的手中出现的,期待着!

来源:孔祥乐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