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

大年初三晚上袁芳请同学吃饭。 下午时分,袁芳把昊昊送到陈叔和曹阿姨家,昊昊在陈姥爷曹奶奶家非常自由,跟妈妈说了…

大年初三晚上袁芳请同学吃饭。
下午时分,袁芳把昊昊送到陈叔和曹阿姨家,昊昊在陈姥爷曹奶奶家非常自由,跟妈妈说了再见飞快的钻进陈姥爷的房间不出来了。
袁芳坐了公交去李响家跟李响汇合。临出门,李响的妈妈追了出来,给李响的头上按了一顶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的帽子,说怕李响晚上回来冷。可怜李响一个从深圳飞回来的女白领,身穿妈妈的红色羽绒服,头戴杨子荣的皮帽子,手里拎着上万的名牌包。
袁芳笑道:“这个包直接变成高仿A货了。”
气得李响咬牙。
公交车上,一个老头上车就盯着李响看。袁芳悄悄说:“大爷看上你了,估计他家有个没对象的儿子,一会儿就跟你要电话号码。”
李响朝袁芳翻了个白眼:“我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女人,你一看就宜室宜家,肯定是看上你了。”
话音未落,大爷冲着李响抬抬下巴:“姑娘,你这帽子在哪儿买的?”
旁边站着的中年男人赶紧说:“爸,人家衣服上带着的,你总不能穿一件女士羽绒服吧?”
老头怅惘的不说话了。中年男人抱歉地对着李响笑笑。
袁芳把头抵在李响后背上,肩膀一耸一耸。
袁芳和李响到了的时候,孙涛已经等在雅间里了。看着袁芳手里拎的酒喝饮料:“酒怕不够啊。李响什么时候回来的?帽子不错。”
“杨子荣刚才被座山雕看对了,差点被带回去家去。”
孙涛看着袁芳:“啥情况?谁敢娶这种女人?不怕老窝被端了?”
袁芳添油加醋的把大爷的故事讲了一遍,笑得孙涛肚子疼,李响自己也笑得前仰后合。
同学陆续到了,袁芳翻菜谱,李响和孙涛在旁边不时提议点什么,袁芳干脆把菜谱递过去让孙涛点菜。孙涛也不客气,不一会儿点好菜。
同学聚会总是最热闹的,聊的最多的是当年谁上课淘气了、谁又被老师批评了、谁给人家隔壁班小姑娘写情书让交给老师了……李响喝了酒,脸红扑扑的,指着低头剥虾一言不发的富贵儿说:“富贵儿,你说,你上学的时候喜欢谁?”
被点了名的付永贵慢腾腾抬起头:“我就喜欢孙涛。”
几个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哄堂大笑,富贵儿旁边的刘珊珊跟着大家一起笑了半天,突然一脸严肃地说:“富贵儿当时就是跟孙涛最好,一下了课俩人就粘在一起。”
众人纷纷说:“谁说他俩不好了?”
刘珊珊一脸无辜:“那你们笑啥?”
付永贵回头看看刘珊珊:“好像刚才你没笑似的?”
好容易安静下来的包厢立刻又一片笑声。
孙涛从门外进来看着这群人笑的毫无形象,不由也嘴角上扬。等大家稍稍平静下来端起酒杯:“不好意思,我媳妇刚才催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早点结束吧。”
袁芳看看手机,可不,快十二点了。于是顺着孙涛的话也端起酒杯。
孙涛看了一眼袁芳,接着说:“我最后提一杯酒,咱们就结束。今天借着袁芳的酒,祝咱们同学们都新年大吉、财源滚滚。今天咱们欢聚一堂非常高兴,我今天喝多了,也借这个机会给大家透露一个消息——也别说我不告诉你们啊!”说到这儿停了一下,环顾四周,看所有的人都盯着他,“富贵儿,把门关上。”
付永贵起身把门关上:“孙区长这是要透露内幕消息了。”
“也不是内幕消息。我们下面一个企业年前发了一只企业债,一年期10%的年化收益率,卖完就结束。有闲钱的买点儿。”
“风险大不大啊?不会有啥问题吧?”坐在李响旁边的吴艳秀一脸严肃。
“风险能有多大?这个企业的母公司准备上市,今年要做业绩。发行债券是为了增加流动资金,如果人家上市了根本不需要融资。就是为了上市也不能出事儿啊。”
“哦,去哪儿买?”
“找袁芳啊!”
“孙涛你这哪是给我们透露内幕消息呢?你这是给袁芳拉客户吧?”吴艳秀笑着说。
“爱信不信,我前几天让我媳妇把我们家的钱我丈母娘的钱全买了这只债券了。”
所有的人都看向袁芳,袁芳点点头:“嫂子亲自去买的。”
“孙涛都买了,看来没毛病。”
“吴艳秀,你就是会计干的年长了,看谁都不放心。”
吴艳秀笑:“我老公给我交工资我都得数两遍。”
众人大笑,起身离开包厢。袁芳路过去结账,款台黑洞洞的没人,袁芳正准备招呼服务员,孙涛从后面上来一把抓住袁芳的胳膊肘:“款台没人,快跑。”
“不结账还得人家服务员赔,大过年的让人家小姑娘熬了大半夜你再逃单,这也太过分了。”
“快跑,晚了就被抓住了。”富贵儿过来拉着袁芳另一只胳膊往外拽。
“李响,李响,帮我结下账。”袁芳扭回头冲着后面喊。
门口的服务员强忍着笑意拉开门,袁芳突然明白了:“孙涛你是不是悄悄把账结了?”
孙涛认真地说:“不是我。”
付永贵笑着说:“是饭店老板看咱们可爱又善良给免了单。”
说话间三个人出了饭店,几个同学已经等在门口。寒风瑟瑟中李响的帽子引人注目,又引来一阵嬉笑。各自话别后,开车的、打车的、老公来接的,大家先后离开,最后只剩下李响和袁芳一起回袁芳家。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