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 常

朋友刘,今天在甘肃长征市出嫁女儿,电话微信通知我在今天上午11时抵达指定酒楼。从二十里墩的门前路口,乘坐二十里…

朋友刘,今天在甘肃长征市出嫁女儿,电话微信通知我在今天上午11时抵达指定酒楼。从二十里墩的门前路口,乘坐二十里墩至长征铁路广场的6路公交,前往指定酒店,前去祝贺!

顺利地坐上6路公交,在靖远电厂,公交师傅需要补足客运电池,换乘1路公交,靖煤俱乐部下车。从俱乐部的东面,步行西面,找到这家酒店。进门,大厅专职检测人员是位青年女子,身着军棉大衣,给我检测体温过程,直愣愣地问了一句:“您看我的军大衣,怎么样?”抬头一看,披肩卷发,略有染色,脱口而出:“辛苦!”

酒店三楼,招待总管在看坐次,搭情吃酒,先得有情。排队记情,记情中间,造册登记者,写错姓名,斗大汉字,不识几颗。记完人民币上的情单,坐进圆桌包间。

朋友刘,早年王家山和我同居单身楼,婚后,搬到家属楼,要在长征久待,托我替他看守新房,早晨醒来,我在他的卧窒,看到工工整整的钢笔诗笺,迎风窗外,读他一沓真实而细微的感知对话。第二年,他出诗集,我便撰文报道于当年的《白银报》,就是今天的《白银日报》。

20年,离开靖煤王家山,少有联系,去年,他在一位朋友的朋友圈,知道我在坚持业余文学创作,互加微信。此次出嫁女儿,特意电话。酒店包间,女士较多,矜持高冷,不善言辞,其中的两位素雅女子,操普通话,来自王家山,问起她们,都是在97年之后才来王家山,对区队井口,不太清楚。

喜酒为53度的习水头曲,中国8大名酒之一。一位服饰随意的中年男子,上菜之前,执言开酒,酒席酒席,怎能无酒?红纸硬壳,待在深闺无人知的鲜红习水头曲打开,馥香四散。中年男子,滴酒不沾。坐在我身边、干净消瘦,黑发浓密的南京大学95后的“八浪子,”主动举杯:“叔,咱喝几盅!”随后,我和95后南京大学的“八浪子,”举杯共饮。洒过三巡,菜上20盘,汤满两匙,朋友刘,领着妻女,双手捧着红色酒杯,进门斟酒。在众多的宾客中,他用明亮的眼睛,看见我,旋即给众人介绍我是作家,深感汗颜,自愧不配作家一词,只是爱好,只是喜欢,着实读过一些书。深夜,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来自肖亦农、苏叔阳、张承志笔下的草原女作家和我用语音探讨写作中的细节问题,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今天的文学爱好者,没有把文学与坎坷、与忧患、与精神实质联系起来,也没读过什么书。你比如,一位市级作协副主席,他对艺术的理解,只是停在说明材料上,这让我对当前当下依靠资料写作的作家,不屑一顾。下面,敬请欣赏一位朋友写得爱情诗:“像一枚戒指戴在你的手上,十指连心,我要第一个分享你的幸福,我更要第一个感受你的痛苦,”这才是诗。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