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队杀牛

前几天,孟庚爷的老太太故去了,时年九十八岁,与我父亲同龄。我父与孟庚爷是发小,七十年代又都是生产队的饲养员,小…

随便聊聊的图片

前几天,孟庚爷的老太太故去了,时年九十八岁,与我父亲同龄。我父与孟庚爷是发小,七十年代又都是生产队的饲养员,小时候常去饲养室玩,十分熟悉,孟庚爷个子挺高,但挺廋,长脸长腿大脚丫子。说话洪亮,每次去了,都会拿出炒黄豆来让我们吃(后来大了问长庚爷这事,才知道是从豆秸中捡出来的)。我们看后与父亲忙完事后休息时,就缠着它讲故事啦咶,许多乡间故事就是那时耳闻心记的。
记的一九七二年冬天的十二二月=十几,早饭时父亲说今个以里杀老牛,春节到了,要分牛肉了,母亲说是大老黄吧,父亲说是,牛老了,病了许多天了,也不吃不喝了。队长决定杀了分肉,让社员过个年,吃回肉。
我一听杀牛吃肉,来了精神,就问娘牛肉好吃吗?母亲说:好吃,包饺子最好了。知道了牛肉好吃,但没见过杀牛,非叫父亲领着去看看。因为那时才十几岁,学挍也放假了,父亲同意后便领着一块去队上,饲养室离我们村有二里地四间土房,一个大院子。正房西两间是牛屋,中间是饲养员住的地方,东间是仓库。院东是喂牛的棚子,大石牛槽摆了一大溜,后面拴着十几头黄牛。院西首是草料垛。等我跟父亲到了饲养院,里面有不少人,老老少少百十口子人。都是来看杀牛的,孩子们可能都知道今天分肉,年龄上下的二三十个。又打又闹,惹的大人直喊滚出去。我们知道大人是吓唬,照样疯玩。
太阳照过东屋牛掤房顶后,院子里暖和了许多,队长从饲养室出来,后面跟着父亲,队长让长庚爷把老牛牵到院中空地上栓好,问大伙怎么杀。大伙七嘴八舌:这个说砸死在剥,那个说用刀捅死。队长回屋拿出一把杀猪长刀,在手上晃着,问谁会杀,拿杀去杀。这一问,大人都往后退。连说我不会,不敢。队长笑起来:都怕了,那你们那敢杀鸡宰狗。牛就不敢了?几个人连叫:杀鸡给杀牛一样吗?杀大牲口折寿。队长急了:折寿就别吃肉了。大伙就不言语了。队长一看凉场了,拍着脑袋直转圈。最后长庚爷出来,对大伙说:牛是要杀的,公社己批准了。杀了牛分了肉大伙也过个好年。不杀,牛老死埋了,二百多斤肉就槽践了。队长插话说:老弱妇女靠西站,年青体壮的往东站,今天就来个抽签杀牛。大伙一听,呼拉分开,队长抓了几根谷草,掐成十几根,放在一个破盆子里,队上三十多个老力壮年排着队,皱着眉低头个自去盆里去捏一截谷草杆。等捏完了,随手放在一个砖上,队长瞪眼盯着,这样最长短不齐的排在砖上,我们几个小孩当起了监督员,最后拍手高叫:三哑巴杀牛,三哑巴杀牛。
三哑巴姓张,兄弟四个,它四弟希风与我同岁,:说活结巴。这天抓签,最短的让它抓了。队长把杀猪刀往前一递说:老三,这牛就该你杀,平常公饭吃起来你一个顶三,今天杀牛该你出出力了。
三哑巴个子不高,粗短身材,为人老实,加上结巴不爱说话,时间长了大伙就喊它三哑巴了,今天抽了短签,队长让它杀牛,当时急的两眼瞪的溜圆,脸涨的通红,急着嘴里直唔唔,越急越说不出话来,最后咕咚摔地上,昏过去了,大伙一见,乱成一团,笑喊道:得,牛没倒,人先倒了,一块杀了,人肉牛肉都分了。因大伙知道它有这个症,一急就倒,过一会就缓过来。大家把三哑巴抬到草垛旁放好。让它缓着气。几个妇女围着抚胸摸肚地在那折腾。
队长见第一人先倒了,气的跺脚直骂:饭桶,都是饭桶。但前面倒下了,后面的继续上,今天谁也跑不了,耍滑头溜号的,我扣它全家的肉,一根牛毛也别想得。
队长放了狠话,大伙也不推让了,摧着二号上。二号是全雪哥(我们与王张都是按老辈邻亲排辈叫的)。全雪哥正青年,又是民兵骨干,都点胆。当时见推脱不掉,一咬牙,从队长手里接过杀猪刀,转身大步走到老牛近前,咬牙大喊一声,接刀吧,一刀通进牛脖子,那牛哞地一声大叫。大伙一看,牛脖子一股鲜血喷多远,喷的全雪哥从头到胸全是赤红的鲜血,顺着胸前往下淌,那牛颤抖着,双眼哗哗地流泪,两个前腿一弯,卟咚一声响跪下了,大家一声惊叫,牛的举功也把全雪哥吓坏了,娘呀一声,把杀猪刀扔了,一蹦多远,转身跑了。大伙还真没见过杀牛和牛流泪下跪。只听闻杀大牲口有说道。今天见了真实,都傻呆了。
这时,我父亲走过来,看看大伙,对队长说:牛不能这样杀,牛有性情,我干八路时,见部队上杀牛先捆好,然后再杀,队长说:你咋不早说,闹的一个躺了,一个跑了,这牛你杀…。父亲连说:我见过,但沒杀过,牛我喂养的,在杀它,下不了手,再说,年龄一大心老手软,还是年轻地来吧…。队长说:你不杀,正好你大小子玉臣也在,让它上手。我大哥玉臣红卫兵出身,一听队长点了号,父亲又多了话,场面上过不去,但站出来说:杀就杀,先把牛梱起来。队长让拿绳子,大伙上前摁倒牛四个蹄子捆好,大哥抓了一大把麦桔盖住牛头,几个年轻的摁住牛头,牛腿,还有骑牛身上的,牛叫,人喊,孩子闹,乱成一团,大哥拿刀连捅几刀,血咕咚咕噜地直冒,淌的地下一大片全是粘糊糊的血。折腾了好时,牛不动了,大哥放下刀说,我管杀,不管剥。
队长说,行,杀死了剥肉就不叫你动手了。回头叫到:排号的上,这下行了吧。牛都死了。就不害怕了。
剥牛时,我们几个小孩都吓跑了。
直到了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大哥提回来六七斤牛。母亲把肉连夜跺成了肉馅子养了一大盆。这是我自十几岁以来,见过家中有肉最多的一回。也是唯一一次过春节吃的罗卜牛肉饺子年饭。故印象特别深刻。
吃牛肉饺子过年,除了是唯一一次外,后来父亲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更加深了对这次杀牛的印象。
父亲后来告诉我:说杀完牛后,把牛皮不知怎么就钉在麦草垛南的墙上了,到了晚上从牛棚往正房牛房赶时,牛说什么也不往正房走,一般劲地跑到麦垛南,哞哞地低鸣着。父亲与长庚爷赶到近前一看,都惊呆了,大牛小牛,有的跪着对着牛皮,流着泪低声嘶叫,浑厚的嘶鸣中一般悲哀的痛苦。站着的牛也是低头流泪,院中响着悲哀的嘶叫。长庚爷见了,叹声道,都说好马比君子,牛更通人性,这里面有老牛生的几个,跪着的都是。人有亲情,牛也有感情,它们在呼唤老牛呢。父亲说这种情况连续十几天,只到牛皮干了,交供销社会,牛才不去跪叫了。当然,父亲与长庚爷只是把大门关了,牛下半夜自己陆续回牛屋,一切正常。父亲生前多次说起此事,每次都会感叹一番。
父亲讲这事后,也感染了我,常在梦中,见到一群牛在那里哞哞的悲鸣,有站着的,有跪着的,都在流泪,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