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哥二三事(三)

黑夜里活捉野兔 1984年夏秋交际,一天晚上我和郑大哥从平庄回局,那时候郑大哥在局里开212大尾巴吉普车,我坐…

随便聊聊的图片

黑夜里活捉野兔

1984年夏秋交际,一天晚上我和郑大哥从平庄回局,那时候郑大哥在局里开212大尾巴吉普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行至头道营子山边,一只好大的野兔受惊窜到车前,顺大灯光在公路上狂奔,郑大哥说我,你打一枪试试,我掏出五四手枪子弹上膛,从吉普车门窗探出手朝奔跑的野兔开了一枪,那时候还是土路,打高了,子弹在野兔前面一米处着地,把土地打起一股烟雾,野兔不知何缘故,骤然停住不动了,郑大哥大灯未关,下车后奔野兔而去,我在车里楞了一下,难道郑大哥去抓它不成?正在这时,看见郑大哥迅速弯了一下腰,一下子就把野兔抓了起来,借着汽车大灯光亮,野兔蹬弹着四条腿,吱吱的拼命叫着,在空旷的夜里显的有些瘆人。郑大哥把野免捉回来说,这是一只老公兔,你看这毛都变棕色的了,把它捆上!车里没绳子,只有捆人用的小籽绳,郑大哥抓住野兔脖子,我把野兔两只后腿捆上放到车相里,继续赶路。
车走了不到两公里,捆野兔的绳子开了,野兔在车厢里乱窜,我茫然不知所措,也不敢抓,怕咬着我。郑大哥停下车,又把野兔抓住,告诉我用点劲捆,我又把野兔捆上,车开回局里,郑大哥说:你把它拿回去,明早扒皮时给它灌上两盅白酒,兔肉就没有腥味了。
到家后我把野兔提到屋里,把绳子一端拴到门把上,刚上床入睡,野兔就在外屋吱吱乱叫,老婆说,你弄回啥来了,叫的瘆人倒怪的。我说郑大哥抓了一只野兔,我把它拴门把上了,刚说完,野兔又叫了起来,老婆说,你快把它弄当院去,我穿上衣服把野兔提到当院,到了当院,它还是没死拉活的叫,我那时在医院四合院住,又怕半夜三更弄的邻居不安,还不如打死它算了,阿弥陀佛,顺手从柴堆里拿起一块劈柴,照野兔头部打了几下,发现野兔伸腿了,认为已死,回屋睡觉。
早上醒来,发现野兔不见了,柴堆边上露一绳子头,捡起一拽,原来野兔没有死,命大,可能下手不狠,只是打晕了,侥幸活了下来,我记住郑大哥告诉的话,扒皮之前灌两盅酒,我回身进屋拿了一壶酒(四两壶),都给野兔灌上了,真完蛋,立刻毙命,我还以为醉了呢,一小时也没反应,于是扒皮,开膛破肚,炖了一锅山珍,美美的餐了一顿。事后郑大哥说,灌两盅就行了,你灌一壶太多,灌死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