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哥二三事(二)

天上队险情 天上队是四十家子革命老区的一个自然村、两个生产小队,因为在崇山峻岭之巅,故尔称为天上队。 旗政府关…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天上队险情

天上队是四十家子革命老区的一个自然村、两个生产小队,因为在崇山峻岭之巅,故尔称为天上队。
旗政府关心革命老区人们的文化生活,特意给天上队拨了两台24英吋黑白电机供村民看,其中有一台被盗。当时非同小可,接到报案,刑警队全力以赴,技术员,侦查员一骨脑儿倾巢出动,兵发天上队。
郑大哥开着吉普车,李泽民,郝玉民各开一辆山东750三轮摩托警车,浩浩荡荡奔往天上队而来,到山根处我们全部下了车,望着看不到山顶的,仅能通过一辆牛车的便路,真是望而生畏。三轮摩托爬行不到二百米发动机过热,排气管子拖地,只有停下。大家想了个办法,卸掉排气管子,减轻阻力,一人慢慢开空车前行。郑大哥下了车,步行了几个弯道后,返回来说,你们都下车,我把空车开上去!当时,我们一行七人都为郑大哥捏一把汗!郑大哥却是面无惧色,凭自己高超的驾技,在左边是悬崖峭壁,右边是万丈深渊的险境中,两边车轮仅有十几公分的移动余地,中间还有十八个弯道!就在这样的条件下,郑大哥一点点儿的把車开到山顶时,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了。
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时候郑大哥让我们都上吉普车上来坐,我们不解其中之意,各种猜测都有,但还是战战兢兢的上了车。在下山时候车里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每个人都紧紧抓住车箱里任何可以抓手的地方,呼吸声都听的真真切切,空气仿佛要窒息,大家都憋着大气不敢喘!我没注意别人的表情,反正我是闭上了双眼了!一直到山底下才把眼睁开,而后喘了一口长气。一问他们也是一样,郑大哥就是凭这勇气把车开上开下的。
这是一种什么胆量?
回来的路上,郑大哥道出原委:上山为什么空车,那种复杂的路是不能载重的,车的自重就够了,我知道212轴间距,也测量了牛车的间距,稳住油门不灭火就能上去,下来为什么让你们坐车,载重后车不颠,不甩尾,只要刹车不失灵,完全有把握。
噢!原来如此。
事隔多年,仍然心有余悸,不知四十家子这天上队变化多大?二十几户人家,不知迁下山来没有?路修好没有?脱贫达小康没有?如有机会还真想再去瞧上一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