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哥二三事(一)

记得是1982年的那个冬天,郑玉大哥开212吉普车拉着办公室秘书缪继文去赤峰办事,我搭车去市局送月报,伊永生刚…

随便聊聊的图片

记得是1982年的那个冬天,郑玉大哥开212吉普车拉着办公室秘书缪继文去赤峰办事,我搭车去市局送月报,伊永生刚从部队退伍分到公安局,我们四人从赤峰回来,顺路到牛营子团结村的板沟自然村的郑大哥家吃午饭。郑大哥家在农村,是个小山沟。嫂子很麻利的炒上几个热菜,郑大哥拿出两瓶酒,我记得一瓶是”麦”酒,另一瓶是什么牌子的酒,现在忘了。因为郑大哥要住在家里,不回局里了,讲好车让伊永生开回,所以伊永生就不喝酒了。于是这两瓶酒就是我和缪秘书、郑大哥我们三个喝了。别看缪秘书个子大,还真不是个盛酒的家伙,一两酒下肚就脸红脖子粗的躺到炕上耍赖不喝了。郑大哥作为主人,碍于面子陪我喝酒。说实在的,我那时候在喀喇沁旗公安局喝酒量大也小有名气。郑大哥也比缪秘书强不到哪里去,看得出他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硬撑着陪我。碰了几杯后,他提出来划两拳,可是刚划了五拳,郑大哥就输了三拳。我说,别划了,我陪你两盅算了!这样划下去我捞不着酒喝了!
这话确实有些狂,郑大哥一听,便开始给我戴高帽,哨我。他提出来自己喝一盅叫我喝两盅,有时还有三、四盅的时候。不大一会儿两瓶酒见了底。我计算了一下:缪继文喝了一两,郑大哥喝三两,我自己一个人喝了一斤六两了。虽然比较清醒,但是也管乎了,正处于喝点也行不喝也可以这个状态中。
这时郑大嫂子上来了,她对我说:来,我给兄弟满个酒!我说:满酒不喝,碰一个行。嫂子说:碰几个?我说:几个都行。她手里掐着那蓝杠四两壶对我说:碰一壶行吗?我毫不犹豫的说行。
于是,我和郑大嫂各自喝了一壶,喝完后我暗自思量,这个女人不寻常,能喝酒!因为我这是头一次和女人喝酒,我正在琢磨的时候,郑大嫂子又开口了:再碰一壶行吗?我犹豫了一下,碍于男人的面子,又爽快的说行。这样,第二壶又下去了。这时,我觉得自己体力不行了,肚子里有点酒往上涌的感觉!但是,我还能勉强支撑住,再看郑大嫂,人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我的傻劲上来了,问:郑大嫂子,你喝的是酒吗?郑大嫂说:一个瓶里倒出来能有两样吗?不服再来一壶?我说来就来,我还怕你老娘们儿不成?这壶你先喝。
郑大嫂喝了一半停下了说:我不能喝完,我喝完了你不喝咋整?我得看你喝一半我再喝。我拿起壶刚喝了一大口,五脏六腑翻江倒海,酒一下子涌上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高儿蹦到地下,鞋都没顾的上穿,一个箭步窜出屋去,刚出外屋门就全部吐了出来!那呕吐就像水泵抽水一样,开始还带有一定弧度,然后是哗哗不止,伴随着眼泪,恨不得把肠子都吐出来!那是吐的个一塌糊涂,比洗胃还痛快。我是又羞又臊,简直无法形容。
吐了个一干二净后,才明白,酒精的作用导致自己算错了帐,光算郑大嫂子喝的酒,没算自己喝的,她喝一斤,我喝了二斤四两!这是什么智商?此其一也。
其二,我轻视了郑大嫂。因为从部队到公安局从没和女同志喝过酒,甚至一个桌吃饭的机会都没有,总认为女同志即使能喝,她还能喝多少?女流之辈,不堪一击!故尔轻敌。
其三,郑大哥心里明镜似的,你不是喝酒有”名气”吗?特意教训我一下:你少发狂!事后郑大哥坦言:试试你到底多大酒量。
这样,我被老实巴交的郑大哥着实的算计了一下,这招儿又狠又绝,不亚于国主席当年在牛家营子当镇长时算计当时的工商局长于洪兵一样。
俗话说,一年让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何止十年怕井绳,几十年都胆战心惊,只要一见到郑大嫂,那场面就在眼前晃悠”过电影儿”。
几十年来,我从不敢和女人叫号宾酒,都是点到为止,只要看到女人喝酒,我就不寒而栗。
真是被整怕了。
整到终身难忘这个地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