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酒不醉人”

日常说话,贵在得体。若不得体,就会在无意间引起不悦,招惹麻烦,破坏和谐。说几个反面例子,供大家琢磨。 一次婚宴…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日常说话,贵在得体。若不得体,就会在无意间引起不悦,招惹麻烦,破坏和谐。说几个反面例子,供大家琢磨。
一次婚宴上,主陪热情地劝新亲喝酒。新亲推说自己没有酒量,不敢贪杯。主陪就来了一句“喝吧,喜酒不醉人”。就是这句大家无所顾忌经常说的话,竟然引来了新亲的厉声质问:“不醉人醉啥?你会说话吧?怎么绕着弯儿骂人啊!”你看,本来是好心,也是好事,一句不经意的话,坏了气氛。你少说一个“人”字,弄个“喜酒不醉”,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吗?
在农村,一户人家给儿子订婚,左邻右舍都过来帮忙。女方到了之后,帮助接待的人赶紧点烟倒水,以示热情。人多屋小,负责斟茶的那位中年妇女有些手忙脚乱,心中怕照顾不到惹人家挑眼,就赶紧喊人过来支援:“再过来几个人吧,这茶倒不过来啊!”结果,新亲中的一位女士不愿意听了:“你这样大声小叫的,是嫌我们人来得多还是咋的!招待不起我们走!”说着,就招呼着人要走。管事的一再解释、道歉,才把事压了下去。这正是不会说话的遇上了好挑眼的。
某人求人办事,事成之后设宴答谢。为了款待好人家,还特意请了几个有酒量的朋友过来作陪。开席之初,大家推杯换盏,称兄道弟,气氛挺和谐。后来开始划拳,就出现了矛盾。作陪的连着赢了客人三杯酒,客人一边喝酒,一边言不由衷地夸对方好拳法。作陪的想谦虚一下,就说了句“不行不行,您过奖了,我这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话音未落,客人酒杯就摔到了地上,怒气冲天地嚷道:“你说谁是死耗子?你说谁是死耗子?”惹事的主儿愣在了那里,居然没反应过来对方为啥翻了脸。细细想来,嘲自己是“瞎猫”可以,贬人家为“死耗子”实在欠妥。
在我们这个地区,民间把熬制汤药的砂锅称作药吊子。前些年,到邻居去借药吊子时不能叫药吊子,得说水吊子。用完了之后还不能去还,得等主人自己来取。就在主人取药吊子时也出现过尴尬。吊子的主人来到后,说我来拿水吊子。借吊子的人一边把吊子递给人家,一边叨念着“你看还劳动你跑一趟,耽误你们用啦。”结果,惹了人家不高兴。问题就出在“耽误你们用了”这句话上。别的家具可以这样说,唯独药吊子不能这样说。人家心里忌讳。
再说一个听来的据说是真事的可笑可气的例子。某年数九寒天,村子里有老人过世。管事的安排人上山打坑子(挖安置棺椁的墓穴),有人提出需要重一点的大镐头才能刨得了冻土。管事的就派了位毛头小子去有大镐头的人家借。毛头小子进了人家的院子,就对迎出来的长者大声说道:“我在那边帮忙,借你们家打坑子的镐头来啦!”结果,被人家一顿臭骂赶了出来。咋回事?没有哪一家专门准备打坑子的镐头。村里有人去世,一般都是家喻户晓,你说了在那边帮忙,人家就知道咋回事了,直接说“借大镐头用一下”就行了,结果多了几个字,事没办成,还挨了骂。他本无恶意,就差在了不会实话巧说上。
上述例子,皆有原型。说话得体之重要,可见一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