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单的人

綦宝忠是王爷府蒙古族学校一名普通教师,他的姓“綦”字挺特殊的,不常见,看着又挺不好写的,同事多有调侃:“挺简单…

随便聊聊的图片

綦宝忠是王爷府蒙古族学校一名普通教师,他的姓“綦”字挺特殊的,不常见,看着又挺不好写的,同事多有调侃:“挺简单的人,姓咋这么麻烦!”有的干脆直接写作“齐”或“亓”,他总是嘿嘿一笑:“行,咋方便咋来就行。”姓啥由不得他,那是与生俱来的,到了他这儿,竟至于成了与人方便的事。若非大数据,实名制,祖上的赐予着实堪忧啊。
一桩趣事,跟下边的记述没有太大的关系,做引子也挺勉强的。
生活里,綦宝忠老师是个急脾气,挺大的嗓门,整天招儿巴喊的,走道大步小梁,同事打趣他就跟憋不住上厕所似的,也有私下说他大毛愣的,他都是嘿嘿一笑。这么心急的人下班回家总是落后,大概跟人缘有关系,同事还都争着坐他的车,每天晚上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坐上车说说笑笑地回家,竟无所怨。“嗨,老綦呀,事妈,越到放学越来事。”这句话不少人常挂在嘴边,事是那么回事,就是没说到点子上。他的事是学生的事,是教育的事,不是放学才来的,而是一直就有,始终装在心里。具体到某件事上,无非是教案、作业、辅导学生、班主任手册、跟学生谈话,与家长沟通等等,哪那么容易到放学时恰到好处地完成,提前完成接着做别的事,完不成就晚了。直到办公室里空荡荡地只剩他一个人好长时间了,他才心头一惊,急忙下楼,瞅着围在车周围的伙计,摸摸头,嘴一抿,肩上装满作文、作业和教案之类的挎包往后一甩,不好意思地讪笑起来,有时不轻不重给他两句,他虚心接受,就是不改。
不难看出,綦老师不管咋毛愣,一旦遇到学生,哪怕在心里,一切都变得从从容容。

綦老师的课堂教学随心随性,显得更加从容,他常说:“教学这玩意儿,忙不得。”有一次,綦老师给一年级学生归纳形近字:清、情、晴、睛,有一个学习困难的学生光是这几个字的读音就费了好大劲,綦老师总是说:“别忙,慢慢来,好好想想。”,“晴”字读音实在想不起来了,綦老师就帮助那个学生回忆学习这个字时候的情境说:“学这个字那天,你坐在窗边,晒得你脑袋都冒汗了,那天你就读对了。”那个学生恍然大悟,眼睛放着光,响亮地一声“阳”,其他学生哈哈大笑,綦老师一仰头,也开心地笑了,然后他耐心地说:“读音不对,但他肯定知道露出太阳的天气特征。”眼睛瞅着那个学生,柔和地。那个学生垂下头,低低地一声“晴”,“哈哈,真好!”綦老师领着全班学生报以热烈的掌声,那个学生抬起了头,高高地。接着,綦老师又让那个学生把那几个字反复读了几遍,就往下进行了。綦老师的教学方法显然并不高明,但很有效,伟大的往往是简单的,绝大多数好的方法大都是常规,比如重复,比如等待等。綦老师教育教学方法触及到教育的本质,就是这样一帮孩子在这样的年龄段由这样的老师倾情陪伴着走过一段,成长一段。他允许孩子犯错误,哪怕是多次重复同样的错误,他常说孩子甚至成人都是在错误中成长的。
綦老师眼里有学生,心里更有,课堂教学设计的每个问题都独具匠心,在全班每个学生那里的难易程度他都了如指掌,问题一旦呈现出来,他的目光总是投向某些学生甚至是某个学生,适时适当地提供帮助。极个别学习困难的学生掌握不了,他也不一直耗着,留在课下。别人休息时,他总在给学生补课。学习能力极差的孩子几乎哪个班都有,但綦老师为了一切孩子,不容许任何一个孩子掉队。他班上的这类学生差不多都拴在裤腰上。比如目前班上的小萌和皓东,讲桌前、办公桌前、走廊的窗台边、树荫下和花坛旁等,处处都有他们师生的身影,差不多是全校师生眼里的景观。这两个学生跟别人迥然不同,但在班级记分薄上跟大多数人却没有差别。綦老师教学面向全体,又有极强的针对性。小学老师的教学质量是学习困难的学生决定的,针对这类学生,綦老师的制胜法宝是重复,就这么简单,跟他为人一样。但他深谙重复之道,心理学研究表明:人脑对多次重复的信息自动关闭,所以他从不机械重复。以掌握生字为例,绝大多数老师让学生成行甚至几行抄写,而且无数次地重复,学生用两支笔同时写,高年级学生甚至用三支笔,省时省力,根本不进大脑。綦老师让抄写4——6遍,至多2——3回,再记不住的,他就让学生读,音形结合,组词、说话,在运用中掌握,效果很好。

“懒妈妈,巧姑娘。”教育更适合这一俗语,只要学生能做的事,綦老师从不插手。他问学生遇到不会的题咋办,学生大都说蒙,他严肃地说不行,蒙不对,蒙对了至多得分,却不会知识。遇到不会的问题不要忙,看题,多看几遍,还真是,学生看着看着就奥的一声,会了,乐呵呵跑了。还不会,他就让学生再看,好好看,慢慢想,反正跑不出所学过的知识,尽量唤起对知识的记忆,哪怕是朦胧的也能做对题,那是语感的力量。凡是课本里涉及背诵的内容,他整体调控,大都由学生自己背诵、检查和默写,他亲自过问的也就那么几个,每隔一段时间再复习一遍,学而时习之。辛勤耕耘,綦老师收获颇丰。多次获得镇级和旗级教学成绩奖;几次在小升初考试中获旗级小学优秀辅导教师称号,这都是响当当的荣誉;先后在镇级、旗级教学基本功比赛中获奖;在第五届智源杯“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获一等奖;十几次在赤峰市中小学生“文苑杯”和“小作家杯”作文大赛中获奖;《浅谈小学语文高效阅读教学》于2020年2月发表于国家级刊物《环球慈善》。
綦老师为人随和,教育信念却极为坚定,他的姓学生都会写,常说:“难一点儿的事就不做了,肯定不行。”老师的姓都不会写,那是老师的失败,更是失职。有一次,班上一个大胖子跟小瘦猴闹着玩,恼了,打起来了。他批评胖子毕竟逗着玩下手重了,不能倚强凌弱,况且一个班的都是兄弟姐妹,必须让着,胖子很容易接受了。说猴子玩就是玩,恼了就不对,恼了出手打人更不对,尤其是打不过人家还打,不是傻吗?接着綦老师问猴子摔得屁股疼还胖子打的脑袋疼,猴子捂着脑袋抽噎着说脑袋疼,接着说他猴子以为吃亏了就动手,动手不就更亏了吗?猴子点头哈腰地认错。綦老师千方百计地让学生听自己的话,哪儿那么多的是与非,原告被告都是刁民,都不能惯着,良民极少告状。近三十年的教育生涯,綦老师类似的教育案例很多,在此就不再赘言了。他所带的班级无数次被评为镇级和旗级先进班集体,多次被评为镇级师德标兵和优秀班主任,2018年和2019年两次被评为旗级优秀班主任。
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天长日久才发现,綦老师已经不简单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