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长青公园

做了好些思想工作,硕硕终于答应去幼儿园了, 但他提出一个条件:要去秦皇岛看看,不知道他是从哪听来的秦皇岛,幸亏…

做了好些思想工作,硕硕终于答应去幼儿园了, 但他提出一个条件:要去秦皇岛看看,不知道他是从哪听来的秦皇岛,幸亏不知道尼加拉瓜密西西比。
硕硕是谈判高手,答应你一件事情,总要附加一个条件(入园第一天,幼儿园老师就发现了硕硕这一天赋)。经过几轮谈判,用红山公园代替秦皇岛偷笑
红山公园在市区之外,我们就去了长青公园。硕硕识破了其中猫腻,说这不是红山公园——怎么没有水啊?到处跑了一圈,躺在树荫下长椅上,睡了。
公园游人不多,大都是来娱乐的市民。跳舞的、唱歌的、练拳的、扭秧歌的……看看硕硕,睡得正香。于是我拿起相机,东一榔头西一扫帚,漫无目的的信手拍来。
一首老歌,引起一段回忆。年轻人喜欢流行的,上了年纪的人喜欢经典的。流行的多短命,经典才久远。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市民的悠闲娱乐,活动下筋骨,消磨些时间,就这么简单。
时间在这里缓缓流动,老龄社会的缩影。
认识的不认识的,能相遇都是缘分。
这是一位开朗活跃的老人,没有行头,不加装饰,大红秋衣,手摇布袋,也不错。
树叶落了,枝桠横斜;鲜花即便落英缤纷,也给世界一点颜色看看。
这个老汉是个例外。装束讲究,激情爆场,听取笑声一片。
传统节目,保留至今,若干年后,可以申遗。
笑声是一剂良方,可以缓解生活的压力,思想的负担。倘如此,也挺好。
大隐隐于市,高手在民间。我就想,这些人未必科班出身,也不见得懂什么大道理,就凭一种爱好,一种执着,也弄得有声有色,甚至让所谓专业名流自愧不如。
现在的广场舞,也叫大妈舞很流行。除了有点扰民而外,我看挺好的。别的咱不懂不敢乱说,至少对健康有益,对社会无害。
随处是舞台,日月为灯光,天地布景,自带音响,这才是真正的大众文化,与那些牛皮哄哄的大牌明星港台歌手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
我认识一个活跃在乡村的人物,人称民间老艺人,吹打弹拉无不精通,可是此人不但没上过什么音乐学院,甚至连识谱都看不懂。就凭一种感觉,或者是天赋,鼓捣出那么动听的动静来。
还是这样接地气,得人心。民间的东西可以攻玉,一经沾染了官方俩字,往往变味。圣贤无常师,皇帝的老师肯定没当过皇帝。所以不要迷信官僚,不要追求虚无缥缈的名头儿。放平心态,顺其自然,玩家不累……
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各玩各的,看谁笑到最后,哈哈
硕硕醒了,还得去红山公园,承诺过的。宁可舍弃天下,不能糊弄孩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