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不可怕,心穷才可怕​

18年与同事一起下乡,第一次走访农户,为了把工作落实周全,我们商定打团体战,三人一起挨家挨户走访。当我们结束1…

18年与同事一起下乡,第一次走访农户,为了把工作落实周全,我们商定打团体战,三人一起挨家挨户走访。当我们结束12户慰问走访之后,驱车原路返回时,我再没有去时的亢奋心情。不单纯是肢体上的乏力,还有心情的沉重,胸口淤堵犹如卡在瓶颈的石块无从释怀。
一路上我的脑海里都倒带着那位大娘的一举一动。她站在高高的沟坎上,极目远眺,目送我们渐行渐远。清晰的记得当时我多次回头,向她挥手,示意她回去。可在她转身的瞬间,我分明听到了她惆怅的叹息。大娘已77岁,有过三个儿子,大儿子在本村,二儿子儿媳相继因病去世。老儿子智障残疾与她相依为命。在与她详细的了解过程中,除了一般贫困户的经济拮据身体带病因素外,我发现了一个细节。记得项目扶贫单要求本人签字,可大娘不识字,于是我们建议她找人代签。但是等了半晌,大娘怏怏而归。说人家都忙,即便是平日里举手之劳的事儿,在她这里也着实难为了她。老人像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把所有的委屈和无奈一一向我道出。她说,自己在小院里生活,离村子远,平时很难找一个人能跟他说说话。即便儿子就在本村,大事小情时间一久也不会有求必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很容易理解老人的执意相送,她陪我们走了很长很长一段路。看着她兴奋的神情和偶尔的语无伦次,我想那是因为内心太久的孤寂使然,才会让她如此珍惜我们的出现并与她真诚的交流。我故意放慢脚步。也许我能给予眼前这位七旬老人的就是几句暖心的话吧。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慰藉的光芒。
于是我们每月定时入户走访,对她而言,需要的不仅仅是政策经济上的扶持,更多的是一种陪伴和精神上的需求。像这样的鳏寡孤独者还有多少呢?血浓于水的亲情丢失,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未曾光顾。空巢老人缺失的东西要从根儿上找回。他们贫的不仅仅是生活经济,而是需要从心里脱贫。
我每每走在迂回的山路上,看那一眼望不到边的群山。耳际回响着空巢老人的喟叹!此情此景,感觉一首《万物生》歌词最能诠释我的心境和祈愿:“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的声音,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的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我看见山鹰在寂寞的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的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喜欢这首歌词,大概是其中描绘的景象,像极了身处周遭的点点细碎。高原上,房子后面就是白色的雪山,终年积雪不化,山里寺庙的黄色经幡在风中呼呼作响,一遍又一遍念着古老的经文,为我们祈福。我们相依相畏,沉浸在这天人合一万物生长的净土之中。你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想你的时候如同一只山鹰孤独寂寞,盘旋单飞,看见鱼儿成双成对,游过青海湖的古道,泛起一片片苦咸的河水,就像我的眼泪,在众人面前落地,摔成生活的细碎。
苦心人,在默默艰难行走,天不负。鹰羽一片落肩头,生死轮回万物念。踽踽独行虽犹在,莫嗔怨;脱贫攻坚荣盛世,庆泰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