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养媳捉鬼

故事发生的时间久远,也不知是哪朝哪代了,老人们代代口传,大都说是在清朝年间:有一户山东人到口外逃荒谋生,在喀喇…

故事发生的时间久远,也不知是哪朝哪代了,老人们代代口传,大都说是在清朝年间:有一户山东人到口外逃荒谋生,在喀喇沁旗王爷的钱粮庄头那里租种了十几亩地,温饱基本自足,可惜天不作美,男主人得了大病,女主人倾家荡产,东挪西借也未能留住丈夫性命,倒落了一身的债,终日债主上门,责骂不休,女主人急的六神无主,也想随丈夫而去。但他们夫妻俩还有个九岁的女孩叫春柳,不但长得秀丽而且特别聪明,女主人舍不得女儿,终日苦闷异常。最后,她再也受不起精神折磨了,终于有一天夜里在丈夫坟前吊死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春柳正在熟睡时,忽然一阵寒风吹进,朦胧中似乎进来一人,看形象似是母亲,但又看不清楚,就听那人说:春柳,娘去找你爸爸去了,你要好好活着,饭在锅里呢,说完人影消失了,春柳从梦中惊醒,发觉妈妈不在身边,点灯一看外屋的锅内放着她最爱吃的烙饼,一种不祥的预感使她顾不得害怕,开开房门向着黑古隆咚的夜幕冲去。

不知摔了多个个跟头,春柳终于连滚带爬的来到爸爸坟前。这时下弦月已经升起,清冷的月光下,爸爸坟前的那棵树上吊着一人,春柳大着胆上前一看,正是妈妈,赶紧爬上树用石头砸断绳子,妈妈的身体一下子摔在地上,春柳跳下树,用手一摸,母亲身体冰凉,一点气都没有了,春柳抱着妈妈的尸体,哭得天昏地暗,清冷月光照着寂静荒山,干枯的蒿草,一切都显得凄凉哀怨,春柳哭累了,昏睡在妈妈尸体旁边。

清晨,村里有个老汉上山拾牛粪,发现春柳昏睡在她妈妈身边。她妈妈脖子上的绳虽被春柳解开,但早已死去多时,老汉把春柳唤醒之后,春柳只是哀哀痛哭。老汉说:人死了,哭也没有用了,我去把村里人找来赶紧让你妈入土要紧,春柳一想也对,这才止住哭声,给老汉磕了几个头:爷爷求你帮帮我吧。老汉也难过地掉下泪说:孩子你在这守着你妈妈的尸首,别让山牲口祸害了,我到村子里叫人,说完下山找人。

村里听说此事都非常同情,连男带女来了几十人,老汉说:虽说他们是外来户,但在咱村也住了十几年啦,平常日子咱们相处也都挺好,他们也没少帮咱们,大伙帮忙把他们夫妻埋在一起吧,几个妇女提议:这人死了,总得换上一身新衣服吧。可这钱从哪来,谁家都很穷。老汉指着一个叫张海的中年汉子说:老张,咱村你算首富,这衣裳钱就你出了吧,张海寻思一会说:他夫妻俩已欠了我二十多吊钱了(其实只欠五吊),我现在都没处要去了,再让我出衣裳钱也行,先说好了,他们那三间马架房归我,这个小姑娘也给我当童养媳才行,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人家孤儿寡女,村里人虽然知道张海夫妻不是好相与的人,并且也不关自己家事,都同意了,张海出钱买来布料,做成寿衣,几个妇女帮助春柳给她妈妈换上,男人们挖开春柳爸爸的棺木,把春柳妈妈放进去合葬一处。

张海领着春柳回到家内指着一个四岁的孩子说,这就是你的丈夫,他叫张猛,今后你要侍候他穿衣,吃饭,拉屎,撒尿,总之他的一切你都要管,出一点事我都饶不了你。张海的女人尖嘴猴腮,刁钻刻薄,左邻右舍的女人都讨厌她,在家里她是唯我独尊,任意所为。张海也很怕她,其原因是张海原来很穷,是上门女婿,全靠着丈人留下的钱才成为全村首富的,这张海女人对春柳立下几条规矩:除侍候好张猛外,一、每天打扫三遍院子,负责家里人的一日三餐,二、喂好家里猪狗鹅鸭,三、早晚给他夫妻请安,一样做不好就不许吃饭,二样做不好除重做外还要挨打,可怜一个九岁的女孩,每日累得疲惫不堪,直到10点多才能休息,第二天黎明即起,又是一天的劳累,饭菜不合口要打,活干得不好也要打,终日以泪洗面,所幸小丈夫张猛虽然调皮,却和她很亲近,每到她挨打时他都替着求情,春柳也非常爱她的小丈夫,尽心侍候,亲切关怀,张猛一天也离不开她,但张猛淘气,有时在外难免有些磕破皮肤之事,这恶婆婆是绝对不饶过这童养媳的,但有张猛求情,方才免受更多痛打,天长日久,春柳终于忍受不下去了,一天夜里春柳来到父母坟前哭诉:爸妈,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我也随你们去了,人们说到阴间我们一家人就能到一起,你们等着,我去找你们,说完,在母亲吊过的小树上挂上了绳子,头刚要套进去,突然绳扣一松,绳子掉在地上,就听见妈妈的声音:孩子,妈对不起你,留你一个人受罪,你不许死,记住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你丈夫会对你很好的,声音低微,再听时就听不见了,春柳拍打着坟土哭着说:妈你出来一下,我要见你,我好想你呀。只听坟内传出一声叹息:孩子,记住了什么时候也不要想死,你丈夫长大后会对你好的,这会他来找你来了。春柳环顾四周,一阵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果然山路上一个小小的人影踉踉跄跄地爬上山来,春柳心痛地迎了上去,张猛一看眼前情景一切都明白了:春柳姐,你不能死,我离不开你,你跟我回去吧。春柳抱住张猛:好弟弟,你回去吧,我在这呆一会。张猛死活不肯:春柳姐,你不回去,我也不回,要死咱们死在一块。春柳也舍不得她这个日夜相处的小丈夫,伤心地又哭起来,张猛说:咱们回去,我妈再打你,我就去死,他怕我死就不敢打你了,姐你先忍着,等我长大了,我会对你好的。两人搀扶着回到村里,从此以后,张猛这法子还挺灵,春柳也少挨了许多打。

再说春柳上山打柴时,采猪菜时,经常经过一片树林,树林里埋有一座孤坟,村里人说那是一个横死的女人,一次春柳又路过这片树林时见到一个脸色苍白,身材削瘦的女人来到跟前:小姑娘,你婆婆又打你了吧。春柳点点头,这女人同情地说:其实人活着就是受罪,要是死了就是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再也不受你婆婆的折磨了。春柳摇摇头,不再埋睬她,经自砍柴去了。过了几天,在原地方,春柳又碰到了她,她又拦住春柳说:人要死了,就能上到天堂,天堂可好了,能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再也不受别人的欺负,那该多好啊。听到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春柳心中一动:真的吗?那个女人阴阴地一笑: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春柳有点动心了:这事你让我想想。回到家之后,春柳想:要是能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该有多好,一想到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春柳真想去死,可一看到熟睡的小丈夫又下不了决心。

苦闷了多日,找到了他最信任的那个老汉,对她说出她的所遇之事,老汉告诉她,那是一个女鬼,你千万不能上她的当,春柳也想妈妈在坟内嘱咐她的话,就去了寻死之心,老汉并且告诉她如何如何对付这个女鬼,春柳心灵神会,准备好了一切。

第二天,在林子里,那女人又姗姗而出,对春柳说你想好了没有,春柳说:想好了,可我不知道怎死法。那个女人说:服毒最好,一点都不痛苦。说着递过一块大烟(鸦片),你把它吞下去,一了百了,就上天堂了。春柳接过大烟后:“哎哟”一声,女人忙问怎么了,春柳说:我坏肚子了。女人不高兴地说你快去拉。春柳假装大便,把大烟藏起,把从家里带来的黑干粮弄成和大烟大小一致,当着女人之面吞下,那女人一阵阴笑得意等着,呆了半天,春柳说:我咋还不死呀。女人也觉得吃惊,这样吧,换个死法吧,女人一回身又掏出一根绳子,指着一棵小树:你上吊吧。春柳接过绳子打了个活结,挂在树上,手抓活结那头,把头伸进套内,方一使劲,砰的一声,连绳带人一齐摔在地上。女人大怒:死丫头,连上吊都不会,你看应该这样,女人拴好套让春柳去钻,春柳说:我不会,你做个样子我学。女人一边骂着:真笨,你看着这样,说着把头伸进绳套内,春柳一步冲上去把这个女人吊了起来,并用另一支手把竹筒里的黑狗血泼向女人,这个女鬼顿时变成一个不足三尺的小毛人,浑身是毛,两眼发亮,吱吱乱叫,这时老汉也领着村人围拢过来,见这女人不死就捡干柴来烧她,不一会小毛人被烧的血液喷涌,渐渐无声无息,火烧之后,人们惊异地发现:火堆里竟是一个三尺多长的铁角锥,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何怪物。

几年过后,春柳夫妻合房后,倍加恩爱,公婆先后死去,春柳不念旧恶,四时八节,像对待自己父母一样,亲临典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