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色美!人更美!

都说:“本埠的四十家子乡,砬子沟村,风光旎崎,红叶灿烂。”校友中学摄影的,绘画的,纷纷涌向砬子沟。外埠的玩家慕…

都说:“本埠的四十家子乡,砬子沟村,风光旎崎,红叶灿烂。”校友中学摄影的,绘画的,纷纷涌向砬子沟。外埠的玩家慕名而来,涌向砬子沟。
或许是被想向中的红叶盛开时的艳丽,热烈,奔放所呼唤。我,必须的去一趟砬子沟了,亲手摘一片红叶送给你。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徒步前往候车停靠点,候车。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辆七座轿车,在我的前方停下,轿车是去贡亲王府的,可捎我一程。谈妥乘金,我钻进轿车的乘室。乘室内,轿车驾驶人的妻子和孩子安稳的坐在后排的座位上。乘室内暖风弥漫。
在匝道阔地,轿车驾驶人告诉我:“当年,贡亲王府的刘大管家,拎着一口袋黄金饿毙热河。单反相机抓拍效果动感实足!”我哑然失笑,心下暗忖:刘大管家,拥百万黄金饿毙街头,到符合他大管家的身份。倘若那个时代有互联网,刘大管家,怎么也有个朋友圈,会抢红包啥的,还可以呼叫110求助,呼叫外卖果腹。单反相机的功能则技殊灵怪亦哉了!
途中,轿车的驾驶人,临时起意,举家去砬子沟,看红叶。目的地到了 ,我与轿车驾驶人一家,分道扬飚。驾驶人嘱我:“返程,可呼他”。
砬子沟,果然非浪得虚名。石峰刀削斧切,荆丛茂密,青松挺拔,菜杨阿娜。越往前走,丛榛越密,红叶俞浓。我也是醉了!胡哥(大胡子哥哥)告诉我:“看红叶,早十天来最佳。这里采药,采蘑,年可收入千八百块钱的”。这里,可以覆膜玉米,覆膜油葵。还可以舍饲牛,羊,鸡,鹅。
养牛,麟选头牛很重要,最简单的方法是:“选择牛龄青壮,身材匀称,健步如飞的牛。”主人,会在选中的头牛的脖颈上,环一圈套,下坠风铃。在定点的牛喝水的时候,风铃响处,果然,是头牛在前,群牛尾随。
秋日的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是万里晴空,一霎时,漫天雪花飞扬。此情此景,与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诗文《山行》如出一辙:“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时近中午,遇持镰老汉,邀我去他家吃饭。婉拒!
徒步返程,一辆白色的大奔停在我跟前。平头男,打开车门,下了车。“哥们,你徒步来,又徒步去,精神可嘉,捎你一乘如何!”满心欢喜地钻进大奔的乘室。
白奔,悬挂的是川字冠码的牌照。从语音上辩别,白奔的驾驶人,白奔,副驾驶座上的乘坐人,都是他乡之客。白奔,副驾座位上的乘坐人,脖颈上挂着长筒照相机。白奔,后座位上,坐着两个本地口音男。四男,都很年轻。
白奔,将我载至居家附近的地方,卸载。峨眉的朋友己经游览了祖国百分之八十的大好河山。他们还要去,欧洲,美洲……
白奔的车车主人未收我的乘银,还说:“出门在外,能帮一点点帮一点点,勿谈钱!”我们祝福,峨眉的朋友,旅途愉快!再来小镇,一定请他们吃大餐。
砬子沟山隽秀,叶烂漫,民风淳朴,生活富足。中华民族,人口众多,地大物博。我们祝福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