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击怪闻

(一)雷击的蛇 我的亲家腾百林,现住王爷府镇富裕地村,他的老家在龙山乡板沟,一次闲谈中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雷击的蛇
我的亲家腾百林,现住王爷府镇富裕地村,他的老家在龙山乡板沟,一次闲谈中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他小的时候,他们老家那有一片杂树林,林子外面是大片的草地,他和小伙伴们经常在那里放猪、放牛、放羊、放驴。大伙把所放牲畜往草地上一赶,就聚在一起做各种游戏。那片草地成了他们儿时的乐园。终于有一天他们再也不去那里玩耍了,原因是他们的一个小伙伴被蛇咬死了。其实这山里的孩子并不怕蛇,经常把蛇抓住,拴上当鞭子玩耍,可是这条蛇很怪,不像普通蛇那样长相,长度不足一米,形象短粗,乍一看两面都是头,它不像普通蛇那样地爬行,而是从地上弹起,一蹦一跳,就是几米远近,比普通蛇的速度快上不止一二倍。它在追赶人畜时嘴里发出“呱呱”的叫声,当地人首次见此怪蛇,都管它叫两头蛇,自从那个小伙伴被怪蛇咬死之后,又连续出现几次牛羊被咬死的事情。从此人们都远远避开这片树木和草地,再也不到那里放牧去了。一年秋季。秋雨连绵,浓重的雾笼罩着那片树林,天空乌云密布,霹雷一个连着一个,闪电频频划过雨空,突然一个巨大的霹雳降临在树林上空。人们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落进树林后,又腾空飞去,接着就是雨过天晴。兰天如洗,彩虹高悬,人们跑到林中一看,在几棵燃焦的老树下,仰面朝天地躺着那条怪蛇,只见这条蛇,没有血色,软塌塌的,确实有两个头。在一位老人的劝说下,年青人挖了一个坑,把这条雷击的死蛇埋在地下,从此这里再也没有见到第二条这样的怪蛇。
图片
(二)雷击的驴
在过去,四十家子乡三家村的一个偏僻山沟里,住有一户人家,这家里有老两口和他们的一个儿子,夏日的一天下午,老头领着儿子下地干活去了,家里只有老婆儿一个人,老婆儿收拾完碗筷,就坐到屋里做鞋,刚纳了几针鞋底,就见外面乌云密布,接着大雨如注,过去山里人家都是刮达嘴窗户,采光不好,屋里顿时也显得暗了许多,恍惚中老婆儿好像见到一个人进到屋里,因为这里地势偏僻,很少来人。老婆儿对这位不打招呼就进来的人很感奇怪,就下地四处寻找,在门后发现一个年约三十几岁的黑汉子,又矮又粗,穿一身黑衣服,瞪着两黑呼呼的大眼睛,瑟瑟发抖。两眼露出乞求的目光,看样子非常怕雷,老婆见他可怜,就问:“你是哪的人,快上炕坐吧。”那人似乎听不懂老婆的话,只是呆愣愣的站着,不时地向外面天空仰望,连问几次,那个小伙子只是发抖,并不搭话。老婆儿心里起疑,这该不是什么精灵所化吧,在我家里躲雷,心里一起疑,就听见外面炸雷一个接一个地响,声声不离老婆儿这三间土木结构的小房,老婆儿拿起笤帚,对那个小伙子打去,嘴里嚷着:“这雷要是找你的,你就快出去,别连累我们,谁让你不干好事来,干好事老天还会用雷劈你?”说着又捡起笤帚打了过去,那个黑汉子化成一道金光,穿窗而过,就听见马棚里“咔啦”一声,一个震天霹雳把马棚击毁,一个大火球从马棚钻出,向西方追去,雷声也随着这个火球不响了,老婆出来一看,自家的一条大白驴被雷劈死在地,马棚上有类似用爪挠的几道痕迹,深约五厘米左右,人们当时分析,这个黑汉子肯定是什么精灵,雷要击他,却误击了那只白驴,他却乘机逃走了。
(三)扁担沟击死牛倌
公元一九八九年,四十家子乡扁担沟村被雷击死一个牛倌,牛倌名叫刘福才,死时年仅30岁。
五月中旬,农民正在锄二遍地,下午二点时分,晴空万里,娇阳似火。这时从北面山上起了一朵白云,这云朵向南疾驰,面积约有二间屋子大小,锄地的村民互相议论,说:“看这朵云来得真奇怪,响晴的天就这么一朵云彩,这朵云急匆匆地向南走,到底有啥事呢。”眨眼之间,那朵云彩靠近了扁担沟的黑山头,越压越低,洒下了几点细雨,“咔啦”一个震天霹雳,锄地村民有一人喊:“劈着东西了”快去看看,劈的啥?众人扔下锄头向黑山头跑去,这时那朵云彩已消失殆尽,等人们跑到山顶上见刘福才半倒半坐地靠在一个黄土坎上,脸上毫无血色,两眼惊恐地一动不动,衣服早已烧焦,两手攥着两把黄土,早已气绝多时,在距他十几米远处,扔着他的放牛的鞭子,鞭杆上拴着一条白色的小蛇,小蛇也早已死去,牛群还在附近安静地吃草,村民也顾不得锄地,大家动手把刘福才,抬向村头,刘福才遭雷击的消息顿时传遍全村,有的村民跑到柳条沟去给他的妻子送信,围观的村民一多,刘福才被雷击的前前后后也就人人皆晓了。刘福才妻子是四十家子乡柳条沟村的,是个哑吧,两人结婚多年,感情尚好,那天她妻子要回娘家一趟,早上做好饭,吃完后把剩下的放到锅里热着,等他圈牛回来吃,她就回娘家了。刘福才早上撒牛见有一条小白蛇从身边游过,刘福才一看,伸手把小蛇抓住,拴在鞭子上,用蛇代替鞭子,中午圈牛回家,吃了点妻子给他留的剩饭,又帮邻居推了一阵碾子,当一些村民见到他鞭子上栓得奄奄一息的小白蛇,都劝他放掉,可刘福才执意不肯。下午又挥动着蛇鞭赶着牛上了黑山头,到山上不到一个小时就遭到了雷击
(四)雷击妖蛇
中华民囯時王爷府镇兴隆村野窩辅与大营子之间有一段路上没有人家。树木茂密,野草丛生。每有年青妇女路过此地時就有一个青年男子出现,男子長得十分俊美, 萧洒动人,他拦住正过路的妇女向她们微微一笑,妇女立时被他笑容吸引,隨他走去,甘愿与他发生关係。然后昏迷过去。当人们发现時女子已昏倒路旁。人们通知家属把她抬回,总要大病数日方能康复。此类亊发生多次,女人都不敢再走此路。一日天降大雨,雷呜电闪,一声沉闷雷声响过,天晴時人们发现一条缸粗的白蛇被雷劈死,原来姦浽妇女的就是此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