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母险些被洪水冲走

1958年秋后,我把家眷接到蒙古营子。第二年放暑假离开母亲正好一年的时间,也没通信了解情况,自然非常想念母亲。…

1958年秋后,我把家眷接到蒙古营子。第二年放暑假离开母亲正好一年的时间,也没通信了解情况,自然非常想念母亲。因此,放了暑假我就想立即回去看看他们。但又一想爱人玉兰怀着二孩子的孕,觉得因为想家而离开她,也不好开口。在这种情况下就说去赤峰面授,带上棉被子骑上自行车下赤峰了。1959年雨水挺多,锡伯河长期发清水到牛家营子陈营子扛上自行车晃晃悠悠地渡过齐腰深的锡伯河奔火车站了。
到车站把车子和被子办了托运买了车票就上车了。到汐子站下车买了一斤煎饼没顾得吃,趁早赶路,顺公路骑上车子就跑。没走出十里地,下起小雨来,一阵小雨又一阵中雨连绵不断。下着雨时车轱辘不粘泥,雨小或停雨时车轱辘粘泥就走不动。于是,就找长草的地方走,就这样弄得筋疲力尽,因回家的心情迫切,也没找人家避雨,下午五点多钟时到了小城子坤都河边了。
这时雨不下停了。我放下车子脱去长裤往西一瞅,宽阔混浊的洪水平稳地流着,看准目标毫不犹豫地扛起车子奔河沿走去。由于河宽深度还惬意,走到西河沿还有二丈远时,突然陷入深水,水又急脚站不稳向前一歪倒下去。但手抓住车把顺着水势慢慢游下,约游至三、四丈远,脚底有细沙于是把车子往下使劲一摁停住了。抬头往河沿一看,水消下去有四五指沫印,再往远一看,有个农民拿把铁铣挖土呢。我心想,不该死,有人救啊!就大声喊“救命”,他听喊声向我方奔走,来到河沿打怵不敢下水,在我再三求救下,下来把我拖出水送到大车店。这天小城子集河南赶集人都避雨在店里。我到大车店向搭救人于森说些谢恩的话,拿出伍元钱表示谢意。店老板也很热情给找衣服换上,又去熬姜汤煮挂面让我发汗安歇。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住店的深夜十二点存金沟水库大坝冲破,县里防汛指挥部接连不断的向坤都河两岸的公社、村里打电话,注意防洪水保护农民的安全。从此河水一连十几天都不消,不能渡河,听到我被水冲的人都劝说:“大雨连绵再不能出门,如果真的被水冲走,两头不知情,开学了不见人再联系找,那时什么也没用了。我细想确实危险可怕,越想越觉悲哀伤心。
八月末才回校,到校见了新去的吴风林校长说:“你回来了,这两天旗组织部来电话催你去呢。接着还说白风祥调河北小学,卢兴隆调乌兰牧骑。”第二天我去旗组织部,钟万生接见说:“把你调到旗人民委员会办公室工作,让你去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学习,9月1日就开学,你准备一下就去报到吧。”于是,第二天我就上呼市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