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方能常乐

知足常乐,绝对是一个老话题;何为幸福?回答定然千人千样。老话题很难聊出新意,以下试聊一二: 先从老家的一位尚健…

知足常乐,绝对是一个老话题;何为幸福?回答定然千人千样。老话题很难聊出新意,以下试聊一二:

先从老家的一位尚健在的老人说起,老人家姓江,年届八旬,原来就住在七里湖一个叫“避港洲(音)”的地方。这个地方以前只住曹、郭、江、左四户人家,这四户四姓是世交,我的父亲就出生在这里。大概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可能是澧水改道,或者湖垸改造,这个地方因为地势低,已沉入澧水河道,估计如今还知道这个地方的人极少了。

老人家还只有巴掌大一点的时候,就被老江家收养了。知情的人,早已仙逝,至死不曾告知,她是谁家的孩子,只知道大概方向是安乡。我每次回到老家,总会听到老人叹息,不知道谁才是自己的生身父母。叹息声中,很容易感受到,老人家要是能知道自己从何而来,那会是非常快乐和幸福的。

我对这位老人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她经常说的一句话:而今啦!我只要有一口粥喝,就觉得日子几得好过。老人总是边说边笑,露出满口仅剩的三颗牙,幸福感满满当当的。

我的姆妈经常对我们说,困难时期,有一天早上,她去到老人家里,一边问她一家七哒早饭没得,一边就掀开了她家的锅盖。锅里的情况肯定不会好,可是还是惊呆了我的姆妈。用我的姆妈说的话:一锅啊,都是菜,只看到,数得清的几粒饭,一家老小,人又多,十来张嘴,顶多就是一把米,掺合着田里地里寻来的各种野菜,熬成这么一锅“饭”。显然,对如此经历过来的人来说,一碗粥一碗饭,就是令人无比快乐的幸福的。

我在十一二岁那两年,跟隔壁的大哥打“三棒鼓”,现在美其名曰“民间艺人”、“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在当时,实际上就是翻山越岭、走街串巷,表面上是八方献艺,实际上就是沿路乞讨,尽说好听的话,讨得主家欢心,希望能给多几分一毛钱。那时我也非常乐意,因为聚少成多,阔以凑到学费,减轻父母负担,我在这里也特别感谢一下当年慷慨解囊的乡亲们。

可是,我这搭档大哥,干了些出格的事,拿着半截自行车链条,蒙面抢劫七八次,没打伤任何人,共抢得一百0几块钱。这让他19岁那年,胸部以上硬是被三颗子弹穿过,钻出三个不小的洞,他的骨头早就打得鼓响。他出事前,我每天去学校必经过他家屋后,他看到我时,总会给我几把黄豆安豆鸡窝豆之类的豆子,我一粒一粒,吃到学校。他身陷囹圄后,我们通过几回信,他的回信,都在劝我“莫犯王法,好好活着”。我深刻的体会到,对他来说,能活着就是最快乐、最幸福的。

前些日子,我连发四篇“一杯凉白开”,好似捅了马蜂窝,感到着实得罪了一些乡亲,甚至导致澧水河损失好些河粉。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善哉善哉,抱歉抱歉……

因为工作关系,我接触太多的病人,我太可怜他们了,不忍家破人亡,不忍妻离子散,不忍痛苦不堪,不忍生离死别。我总认为我这个人有善根,然而,某些人性缺陷的评论,让我心里也确实是有一股无名火。幸好,多位乡亲后续发声,为澧水河支持了公道,在这里为你们点赞致敬。

我预判“凉白开”对人的伤害有三个特点:隐性、滞后、必然。对年轻人、身体好的人来说,问题可能会在三十年五十年后爆发;对年龄稍长、身体一般的人来说,问题可能会在三年五年后表现出来;对年龄大、身体又差的人来说,可能三天五天甚至立马就兑你的现。

我连发数篇“凉白开”,不过是善意提示乡亲们,希望大家都能好,何曾有恶意?我没有别的意思啊,空有“救苦救难救苍生”之志,那你这是几个意思啊?格局何在?生而为人,就不能善心一点?这个事让我更加懂得,信仰者会更加信仰,装睡者你永远也叫不醒。而且,庸俗的妄议就像澧水河上空盘旋缠绕的一股黑妖风,难怪以前好些写手很久不见再发文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近期我又遇到一个年轻人,约三十岁,突然晕倒,面色晄白,浑身颤抖。等他平复过来,我看他舌体泛青,问他今天有没有吃喝生冷的东西,回答:半个苹果。问他有没有长期喝凉白开,回答:没有,从来不喝凉白开。我被当场搞懵,这么年轻,没啥不良嗜好,不应该晕倒啊!舌体不应该泛青啦!舌体泛青必有严重的寒瘀。我转悠一圈,回来再问,有没有长期喝某种饮料?这小子象挤牙膏一般,回答:喝了十年以上的可乐,不读书后几乎每天都喝可乐。这就够了嘛,足矣!他的回答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又是一个体内极寒凉,天气这么冷,半个苹果下去,更是寒上加寒,最后一根稻草压死了骆驼。

或许,只有病入膏肓之人、神仙难治之时,他对安好的理解会更深刻吧,对幸福的理解会更透彻吧!想想我的过往,体内埋“雷”太多,命肯定长不了,这你其实是说中了的,我大概率是会跟众多养生专家一样,先你去见那位姓阎的大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依然阔以不信,就拿自己验证,拿自己的身体做科学实验,为科学而献身。这么有科学精神,你可真棒啊!我得向这样的人致敬!不过,某日,你突然发现我说的有点理,不完全是谬论,请你从病床上爬起来,先洗洗面净净身,毛里湖在澧水下游,请面向咱澧水河水流去的方向,鞠个躬、默哀三秒钟,我会知道的。

盲人,我能看看这个世界就好了;聋子,我想听到声音;哑巴,我想说说话聊聊天;瘸子,我能健步如飞就好咯;单身狗,我想有一个家;坐牢的人,自由才是最宝贵的;死刑犯,有一个能活下去的地缝,必定削尖脑袋钻进去……最近如厕,遇到一位尿不出的病人,从他那极羡慕的眼光里,我忽然感悟,幸福不过痛痛快快一泡尿而已。

当我不快乐、幸福不够的时候,发现自己神马都有,其实自己就活在幸福中。

人生啦!基本上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看你跟谁比,跟马云比财富,你怎么都快活不起来;跟省长厅长比当官,你一个小科长村长毛都不是;跟特朗普比浑蛋,你会觉得自己根本不牛逼;那你跟刚刚因为新冠丧失生命的人比一比,答案就显而易见。

近日,遇到一人,各种抱怨,说自己十四年来,从来没有开心过。我立刻回了他一句:你再过十四年,加起来就会有二十八年没有开心过了。他听后一怔,冥思半刻,说:我该调整一下心态了。你我父母双全,耳聪目明、健步如飞、拥妻荫子……甚至财富也有八斗,偏偏就觉得不快乐不幸福。掐指一算,你的人生其实啥都不缺,就缺一个好心态。我的建议还是:搞准比较对象,知足方能常乐。无论你怎么比,都要把自己比得开心、比来快乐、比出幸福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