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酒且呵呵

题目取自韦庄《菩萨蛮》第四首:“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韦庄的《菩萨蛮》最为知名的是“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

题目取自韦庄《菩萨蛮》第四首:“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韦庄的《菩萨蛮》最为知名的是“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这是第二首,各种选本多选第二、第三及第四首。其实,韦庄《菩萨蛮》共5首,看起来更像是组词。组词在文人词里早已有之,白居易的忆江南系列可知。从敦煌曲子词看,组词也非常常见。但是后来读文人词,多取名篇,忽视了组词的特征,也忽视了组词的结构。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这是韦庄《菩萨蛮》第一首。如结合后面的词作,这首自然是写江南美人劝词人回乡。上片先交代分别之情绪与场景,后两句写泪辞出门。下片则是回写分别时的细节。美人弹琵琶,诉说心声,实为不舍。但是美人劝词人归乡,让词人不要辜负家乡的如花。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这是第二首。游人只合老于江南,因为这里的春水、画船及美人。此情此景下,若还乡,还乡则要断肠。那么,美人劝他还乡,他眷恋不忍归去,怕自己还乡之后念怀此刻光阴而断肠。还是等到自己老了,情感淡然,否则能怎么办呢?这是补第一首而写词人不远还乡的态度。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这是第三首。词人虽然在第二首写了不忍别,但是第一首已经说别过,故此这一首写的便是回乡后的思念。当时少年风流,骑马倚桥,见满楼红袖,买醉沉眠。何等的欢乐?故而,若再见花枝,再见美人,即使满头白发也不肯归。
劝君今夜须沈醉,尊前莫话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这是重回江南,再次沉醉。但是此番沉醉已不同于春衫少年之时,心事重重。此刻无须去钩索词人履历,只是看他欲说还休的“明朝事”,便知道他此刻不能尽欢。所以,当年的放荡,在此刻都变成了一醉解愁。从醉入花丛宿,到遇酒且呵呵,可以说是少年任性到中年无奈的一大转变。此刻重回江南,也找不到旧日欢乐,江南未变,只是词人变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
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
这是第五首。洛阳才子终究选择了老而还乡,此刻洛阳春光明媚,在魏王堤上迷了什么?仍旧是江南罢。此刻,江南的美人也在怀念自己,可是“词人”不知道。不知的词人怎么写下这一句?因为水上鸳鸯浴。江南的美人也投射了词人的情感。凝恨,不止是惆怅无奈时光流逝,还有各种身不由己。“君不知”,佯作不知吧,此后再不须返回江南。没有什么白头誓不归,只有在空间、时间中的流寓与漂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