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口,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我对官垸乡田家口村的回忆。 官垸乡田家口村紧靠官垸河,这是一条连接澧水河和松滋河的纽带河,田家口村与官垸码头相…

我对官垸乡田家口村的回忆。

官垸乡田家口村紧靠官垸河,这是一条连接澧水河和松滋河的纽带河,田家口村与官垸码头相邻,一条公路从垸中穿过,连接津市、澧县和安乡,交通十分便利。一望无际的平原,棋布星罗的水田和大小湖泊铺满了垸区,好一派鱼米之乡的景色,这里盛产水稻、棉花、莲藕、淡水鱼及各种经济作物。每到夏天,湖泊中矗立的荷花和荷叶在微风中左右摇曳,竞相辉映,幽幽的荷香沁人心扉;湖面上一条条鲤鱼穿梭于荷梗之间,时而高兴的跃出水面,给人一种天上人间的感觉。

在这里,我度过了金色的童年,虽然时间只有短暂的五年,但是给我的影响非常深刻,至今让我魂牵梦萦。

1968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正在深入继续的开展之中,大批的知识分子都受到了批判和改造,我家的父母也无一例外的列入改造对象之中。

当年年底,我家父母亲接到通知,要他们下放农村接受改造。地点可以自己联系,无奈之下,我父亲首先想到的是回老家——安乡县安全乡,我父亲在打前站回安乡联系的途中,经过田家口,遇到了当年群毅中学的学生刘厚德,刘厚德在这里正好担任大队书记,见到我父亲十分亲热,当知道我们全家要下放农村的消息后,他对我父亲说:“你们就到我这里来,这里还不错,离津市也还比较近,我在这里对你们还可以照顾一下”。

我父亲一听有道理,就决定把家安在这里。就这样,我们全家下放到了田家口大队,我们被分配到第十生长队,也就是丫妹所在生产队,十队的队长就是丫妹的父亲张文树,张队长和他的爱人蒋大婶都非常仁义,她大哥张云是我的好伙伴,也是田家口小学的同班同学,后来考入清华大学,现在在长沙担任一家环保公司的老总。他的二哥蒋中华比我们低一届,首先考入桂林无线电学校,分配到津市无线电厂,后来不甘平庸,继续参加高考考入湖南省中医学院,入职后经过努力成为湖南省九芝堂公司的副总经理。

我们一家四口(我父亲、母亲、我姐和我)被分配到田家口十队,一个月后上面来了一个新政策:凡是问题不大,又是两夫妻同时下放的可以有一人回城,就这样,我父亲回城到五七干校参加改造,但是我母亲为了让全家团圆,把我哥哥从临澧佘市桥知青点转到了我们这儿,所以我家仍然是四人。

那时虽然是文化大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但是田家口这里却是一方净土,除了大方向和上面一致外,很多细节上面并没有按照上面的精神办事,这里的农民依然按照自己的传统方式进行着生产、生活,他们每家每户都还留有“资本主义的尾巴”:自留地、猪圈、鸡笼……,村庄仍是鸡飞过篱,豕哼犬吠,让人感觉这里仍在演奏一曲乡村交响曲。

张队长和队里的乡亲对我们很好,一切照顾的挺周到,他们根本没有顾忌我们是下放到这里的“臭老九”对我们严加管制,而是把我们当成这里的客人;我母亲因为身体有病不能参加强体力劳动,张队长就安排我母亲担任队里的出纳兼工分记分员;我哥哥从临澧转来不久,就让他担任了田家口小学的“赤脚老师”,我和我姐继续读书。没有住房,就把我们安排在队屋内的会议室内,虽然条件不是很好,而且隔壁仓库内的农药的气味常常把我们熏的踹不过气,但是没有办法,总算有了栖身之地。我们住进队屋之后,这里每天很热闹,他们知道我母亲是城里的老师,有文化、有见识,所以他们在农忙之余老喜欢在到队屋里坐坐,听我妈给他们讲一些城里的故事,有些不懂的问题让我们给他们说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我在那里结识了很多的小伙伴,张云两兄弟和我关系最好,还有张远驻的小儿子张祥、还有周先福的幺儿袁巴,还有郭泽秀、洛妹……,他们都喜欢到队屋里来玩,因为队屋前面有一个宽大平整的禾场,在禾场旁边还堆有很高几垛稻草和麦秆,便于我们在那里捉迷藏,那时候队上喜欢开社员大会,每次开会都成为我们小玩伴的游戏时间,我们总在那里疯狂的玩耍,享受我们童年的欢乐。张云是那种很忠厚的小子,他喜欢低着头、横着用跨步像水牛一样的跑步,我看他这样,觉得好玩,也学会了这种跑法。张祥喜欢玩一些动脑脑筋的智慧游戏,有一次他把野麦子的须插在泥巴上面,结果这个须在上面像钟表的秒针一样转动,于是他就把泥巴做成一个钟面,麦须做成秒针,这样就做成了一个时钟,让我们感到好不神奇。我们这些小伙伴还经常要在一起钓鱼、跳房子、打陀螺、粘知了……,一切让我们好不开心。

比我们稍大一些的孩子喜欢到禾场上玩一种打啵的游戏,他们用生铁磨成光滑的啵,然后在禾场上画一个圈,在里面每个人都放上一些硬币,在远处画一条起点线,然后轮流用啵铲出圈内的硬币,铲出的就归自己所有。我开始看他们玩这种游戏的时候感到很惊奇,在那个时候赌博是绝对禁止的,觉得他们这种玩法是很危险的,后来,看惯了也习以为常,因为这种游戏博弈性强,我也很喜欢看他们玩。

我们大队的小孩都在大队部创办的田家口小学读书,开始时,田家口小学建在老堤上的一座旧房子,木板瓦房,遇到下雨漏过不停,后来大队部施行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规划后铲除了老堤,新修了一座红砖瓦房作为学校。学校的老师除了一个女老师是公办老师外,其余的都是本村的知识青年和回乡青年担任的“赤脚老师”,当时我们都是根据“五七指示”进行开门办校,学习的内容非常简单实用性强,我记得学校经常把全校学生集中在操场上教大家唱“样板戏”,有一次,杨文林老师教我们唱“我们是工农子弟兵”,中途有几个学生打架结果把样板戏教唱变成了全武行的操练。那时候学校没有球场,所以玩球的形式也很特别,其中一个人拿着一个排球用脚朝天上踢出,其他的学生窝在一起去抢那个球,抢到球的再把球踢出,有时为了抢那个球搞得打虾的架。

我们虽然都是在村里上学,但是中午都是自己包饭到学校吃,那时没有饭盒,我们都是用两个碗扣在一起,用一条大点的手绢系上包饭,吃饭是我们最快乐的事情,满满的米饭上面堆上一些小菜,有辣萝卜、豆豉和自家栽种的蔬菜,条件好一点的同学的饭上面会有一个荷包蛋或几块腊肉,我们吃饭的时候喜欢相互交换蔬菜,总觉得别人家的菜好吃。我们最反感的事情是在学校睡午睡,同位的两人一组,一个睡在桌子上,一个睡在条凳上,我们读书本来就不辛苦,中午哪来的瞌睡!,所以大多数都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有时还会讲一点小话,但是教室里一般都有老师值班,老师发现讲话的同学后会把这些同学放学后留在学校里补午睡。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是公社的小社员,手拿小镰刀,身背小竹篮……”,这时我们那时生活的真实写照。每天回家后,我们都要提上篮子到野外寻猪菜、收鸡屎,开始时我不知道哪些野草是猪喜欢吃的,于是我就跟着本地的伙伴们一起去寻找,他们本地小孩也很狡猾,往往把好些的猪菜挖的差不多了才会告诉你,让你去捡一点残存的野菜,慢慢的我也认识了很多的野菜:大蓟、苦菜、棉絮坨、桑叶、马齿汗……所以我在寻猪菜的时候也不需要依赖他们了,也能运行自如的寻找猪菜了。收鸡屎是我们一起四处游逛的好机会,我们每人都背着一个竹子编织的鸡屎篓,手上持一根夹住蚌壳的竹棍到处寻找,当找到一趴很大的鸡屎时几个人都争着去收,有时甚至还搞得脸红耳赤。

我们遇到周末和放假还会参加队里的力所能及的劳动。那时我们一学期有四个假期,除了寒暑假外还有农忙假和秋抢假,有一次农忙假中,张队长安排我们小学生组成赶鸟突击队,当时我们队里的麦子丰收在望,但是有很多鸟儿也到此争夺胜利果实,为了保住胜利果实,只能赶走蚕食的鸟儿,我和张云、张祥等几个小伙伴看见队长对我们这么信任,感到非常自豪,决心为集体竭尽全力,整个假期,我们都巡逻在麦地的周围,在麦地里面做了很多假人,但是狡猾的鸟儿发现其中的奥秘后根本不怕,每次趁我们稍不留意的时候,就成群结队的飞到麦地饱食一顿,于是我们又找来锣鼓敲打,还买了一些鞭炮不时的在鸟儿集聚的时候吓它们一下,我们为了不让鸟儿有机可乘,在麦地用竹竿和稻草搭起了草棚,累了就轮流在草棚里休息一下,回家吃饭也派人留守。在我们用心呵护下,鸟儿再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向我们宣战了,于是,当年十队的小麦赢得了大的丰收,张队长在社员大会上表扬了我们,我们也感到满满的荣耀。

每年的暑假,我们都要参加双抢,十队的水田很多,每年双抢的任务很大,张队长为了尽快完成双抢,他把任务分配到各家各户,我们家虽然没有正劳力,但是也分配了一定的任务,由于我母亲不能参加重体力活,所以双抢的重担就落在了我哥哥、姐姐和我三个人的身上,虽然我们都是“打酱油的”,但是面对任务也不能掉以轻心,我哥哥在双抢中重担在肩,一个人干起几个人的活,为了挑秧和运谷肩膀上都磨破了皮,扁担上都沾满了鲜血,当地的村民见到个个都树起大拇指,我和姐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不示弱,割谷、扯秧、插秧……,什么活都干,有一天,我在田里扯秧,由于秧苗扯了后要洗干净,而我的个子小,洗秧时田里的污水扑满了我的脸,我的脸上只露出两个眼睛在那里眨,队里的一个老农见到后,认不出我,便问旁边的几个村民说:“这是那个屋里的娃?”当知道是我后,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在队屋里住了一年多后,我哥哥作为知青,上面有政策说可以修建住房,并且配有一定木材和建材,我们村里规定的地方修建了一套两间搭一偏的茅草屋,这时总算也有了安歇之地。我家的房子修建时候正遇农田水利建设规划实现的时候,由于官垸是一个洪灾多发的地方,所以原来的村庄各户都是修建在老堤上面,我们下放后虽然每年涨水,但是从来没有穿垸,所以这时有人建议把老堤铲除,村民的住房修建在平原上并且整齐划一,我们家也就建在规划好的居民区内,我家的旁边是周仁福的家,前面是骆仲坤的家,这两家都是很和谐的人家,骆仲坤是澧县煤建公司的主任,周仁福的老公也是澧县氮肥厂的食堂大厨,这些人家家境不错,和我家关系处理的很好。每次过年的时候,我母亲都请周仁福给我们帮忙打豆腐,周仁福的豆腐是当地一绝,嫩滑而清香,所以每次打豆腐后我都要多吃两碗饭。骆仲坤的爱人是一个十分美丽而贤惠的女人,待人真诚,我在散文《野钓》中就讲过因刷叼子不小心勾住了洛妹的故事,当时她非但没有责怪我家,还安慰我母亲,由此可见一斑。

每年过年是我们最好玩的时候,大人小孩都非常高兴,各家各户都杀年猪,打糍粑,熬糖并且做很多的泡儿糖、芝麻糖、黄豆糖,最有味的是打糍粑,一般是在夜里,我哥哥在队里有几个要好的青年,每到这时,他们都不请而来,打糍粑的时候,我母亲和周仁福先把糯米煮好,放在洗净的水缸里面,然后这些青年便一人一棒的围绕着水缸扎了起来,等到扎到见不到米粒后,就把这些胚子放在洗净的门板上开始做粑粑,每次轮到做粑粑的时候,我就开始有事搞打,也帮大人一起开始做起了粑粑,我很喜欢吃刚刚扎好的胚子,里面还有香油的气味,当然我母亲也不准我们多吃,毕竟做好的粑粑要吃很久的。

过年的时候,我家里很热闹,我哥哥在堂屋里挂上了很多样板戏的剧照:杨子荣、李玉和、郭建光、铁梅、洪常青……,我姆妈在堂屋里烧上了一个大大的树兜,树兜燃起的火焰很高、很上身,当地的村民喜欢到我们家里做客,我们家的客人每天都络绎不绝,他们喜欢听我妈和我哥哥讲城里的故事,我们家还有一个别人让我哥哥修理好了的收音机,收音机里的样板戏宛转悠扬,在当时缺少文化生活的年代格外吸引人耳,让人不愿离去。

73年,由于邓小平同志重新担任国务院的重要职位,翻起了“右倾翻案风”,大批的老干部和知识分子得到平反昭雪,我家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回城平反的通知,当我母亲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整整的哭了一个晚上,我和我们全家也高兴的跳了起来,就这样我们全家离开了田家口这个让人终身难忘的地方。

回到城里,我和家人们也时常思念田家口,思念那里的人民,思念那里的土地,那些质朴的人民对我家的帮助让我们永世难忘,前几年我通过博客找到了我最要好的小伙伴——张云(现在已改名为张子云)和他的父母,张子云已经在省城自已开了一个很大的环保公司,他请我和我姐在兰苑宾馆欢聚一堂,并且把他的父母也接了过来,我们在一起在畅谈往事,大家都非常激动,张队长俩老口的还是那么的仁慈祥和,身体也还是硬朗,我们交谈了很久,张子云请我们吃了丰盛的晚餐。

前年的时候我和我校的“走四方”的朋友骑车又找到我原来住过的十队的队屋的故地,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田野,村民都已经搬迁到官垸码头的居民区,那天赶巧遇到了原来十队的理发师郑学林,郑学林是非常聪明的一个人,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多才多艺,除了会理发外,还会打鱼鼓、三盘古等,是田家口一带有名的文化名人,我们下放的时候,他和我哥哥的关系不错,喜欢和我哥哥切磋文化方面的问题,我遇到他后,他给我讲了村民的情况和我们走了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又让我重温旧梦。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此情依旧,一切都是缘分,缘分未尽!田家口,让我魂牵梦萦!

© 来源/作者:周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