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盘克

盘克,是宁县东区的一座镇子,说到老,赶不上湘乐。这里的老,是指人文历史上的老,而非别的。湘乐的老,老在宋塔,老…

盘克,是宁县东区的一座镇子,说到老,赶不上湘乐。这里的老,是指人文历史上的老,而非别的。湘乐的老,老在宋塔,老在城墙,老在湘河,老在宁县三中……这些老,使盘克不曾有过的,至今,依然没有。湘乐,一开始,就是镇,而盘克,一开始,只是乡,为什么这几年,盘克的名气,快速超过湘乐,带着这个问题,我在2020年的冬天,实地走访了盘克街道。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其实,从湘乐镇的南仓,要是徒步走完这条12公里长的路程,来到盘克街道,对我,那是不言而喻地回忆!偏偏在2020年的冬天,我和的小儿驱车飞过太阳明亮温度结冰的盘克街道,太快,没能看够留下过我的少年时光的盘克。

一男一女,当然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推着自行车,并肩走着,他们完全可以骑在车子上,说说笑笑,甜甜蜜蜜地回到山塬上的家里。盘克岘头,一位青春男子,推着自行车,从盘克街道走出,走在岘头坡顶。一位青年女子,也从盘克街道走出,走在岘头坡顶,羞答答地跟在男子身后,默默无语。同样默默无语地还有盘克岘头的绿意,若近若远,碧空如洗……这是30年前夏天盘克街市的岘头。那个年代,不管距离盘克是12公里还是20公里,要去盘克赶集,只有一趟班车,是从宁县的早晨发往盘克,车到南仓,已经超员得不能再超员了!我在南仓,曾经坐过一次从宁县发往盘克的赶集班车。上车,看见青年妇女怀抱小孩,站在挤得小孩哇哇直叫地车厢过道,同为赶集坐车的乘客,这样评价盘克集市的重要性:“那怕把孩子挤扁,也要赶上去盘克的集市,”可见盘克集市的重要性。对盘克集市的欲望,还不仅仅是怀抱小孩的青年妇女,锁不住得还有青春的少男少女相互吐露爱情的盘克集市。你譬如,我在前面提到30年前的两名青年男女,以集为名,以爱为实,他们在集市正火的中午,走出盘克集市。小伙子走在前面,姑娘跟在后面,本来是可以骑在自行车上回到各自的家里,但是为了爱情,为了拉长相处的路段,他们一前一后地跟着,多想留住这条盘克的爱情路,永远走下去。尽管一路无语,尽管双方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但是爱情只有一次性地赶集的机会,姑娘陪着男子,只能走过盘克岘头,用恋恋不舍地眼神,向他告别,美丽得让人掉眼泪,这是当年盘克和盘克集市的爱情。时过境迁,在没有爱情没有集市的盘克,我领着我的妻子和小儿,潇洒地走过盘克的岘头,站在30年后的盘克街道,我能看到日新月异,沧桑巨变; 我能看到商铺密集,街道宽广; 我能看到行板悠悠,明净如歌的盘克吗?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醒来和执笔的早晨较迟,准备写作,手机短信来电,大寒节气的第一天。准备写作,一只老猫与一只小猫,相续从门缝、咪咪地钻进来,老猫是公猫,小猫是母猫,老猫老得金黄,小猫小得花哨,算是形影不离地动物世界里的老夫少妻档,恣意挥洒爱意。

在上一节里出现的不言而喻的喻和沧桑巨变的沧,也都改了过来。今天下午开始装煤,我在中午时段,要去井口,这是我在写作这一节的前奏曲。

写作走访盘克,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五味杂陈,难以诉诸,写写停停,有点写不下去的感觉。

站在盘克街头,首先是离我最近的这座子午岭重镇的宽,它是别处不曾有过的。这条无限宽的街道,目测过去,足有两条高速公路的宽度,想必设计盘克街道的城建部门,充分考虑到盘克集市的爆满,才将街道设计成无限宽的宽。进入街口,正逢学生放学,背着书包的小学生,红绿灯,斑马线,过十字。

在盘克中午冬天的两个小时里,让我看见一眼望不到头的商铺商家,多以两层建筑为主,看不到三层以上的建筑物。一个极为鲜明的特点是:盘克的旅店,遍地开花,每走几步,就能发现某某酒店、某某宾馆、某某招待所。那怕只有两层窄小的阁楼,都要写上“海洋大酒店”的字样,可能是山里人,对海洋、对水的渴望而已。在我走过盘克的街道,当然没有走到头,足有20多家小阁楼的楼顶,竖起红黄不等,草楷不一的酒店与宾馆的广告牌,就是看不见旅客从宾馆里提着行李走出走进的样。这是我对盘克街道的印象:宽和店。

在盘克街头,很想用男人的视角,追逐故山故地的女人。在我去的这天中午,即无集市又逢深冬,街上看不到什么闲人,那浓淡相宜,长发及腰的女子,少之有少。在残雪点点,行人寥寥的大街上转了一圈,走近一家超市。远远地看见超市门前,向街面缩后几米,沙石土路,简易钢化弓形圆顶,像是临搭建的厂房,不太正式。揭开陈旧笨重的超市门帘,只有四名女性服务员,我们直奔男装。一位身着草色工作服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神态平和,五官端庄。问起价格,她说不打折,并且向我推荐一款蓝色羽绒服,原价500元,冬过半截,现已降价处理。试穿衣服,站在一旁的妻子,横挑鼻子竖挑眼地讲缺点,我用吹毛求疵,回敬一句,眼前的服务员,面无表情地后退一步,没有回应我的吹毛求疵。盘克超市的青年女服务员,不善言语,人也长得很普通。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我在走访盘克的两个小时里,看天,天有意,看街,街有情,看人,人美丽,不能不说这是我的雁归故里,鸟翼声来,片片声声,街街巷巷的盘克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