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忆事 / 杀年猪

腊八节过后,陇东农村陆续开始杀年猪,当隐隐约听到猪的惨叫声时,不由得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 记得我小时候,每到…

腊八节过后,陇东农村陆续开始杀年猪,当隐隐约听到猪的惨叫声时,不由得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

记得我小时候,每到腊月,农家做一缸黄酒,杀一头肥猪,这才叫过年。

那时候杀猪在人们的眼中是一件大事,当北风裹挟着雪花把人们送进了寒冬腊月,主人家便翻找出自家的老皇历,瞪大双眼在腊月里寻找着一个心仪的“良辰吉日”,只有这样才算吉利。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挑好了“良辰吉日”之后就要选定手艺精湛的杀猪匠。杀猪的匠人有许多,但论起手艺精湛来,那就显得参差不齐了。最受人们欢迎的是手起刀落一刀便结果了大肥猪的性命,这便是人们最看中的,倘若一刀下去,猪却弹跳起来,那就预示着这家在来年会运气不佳。

挑好“良辰吉日”选定杀猪匠人,最后就剩请上好几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以便在杀猪之时合力将大肥猪从猪圈里拖拽出来按到在地,以配合杀猪匠开肠破肚的任务。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满天星光,遍地白霜,主人就起锅烧水了。天寒地冻,两个时辰过去,一大锅水烧开了。

天蒙蒙亮,杀猪匠来了,帮忙的也接踵而至。吃完早饭,烤暖全身,抽一支烟,换好“行头”杀年猪准备开始了。

关了一年的猪圈门被主人打开了,猪试探性的走出猪圈,瞪大眼睛东瞅瞅,西看看,好奇的看着这个陌生又新奇的世界。但看到眼前的人群,猪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猪,这平日里被别人骂的天下最蠢的动物却“聪明”了一回。它使出浑身解数赖着不走,但最终逃不过人们的活擒。突然,猪像远处冲去,它想逃,可是它忘记了自己已经是膘肥体壮,走路已经显得很吃力了,此刻哪有跑的力气,还没有逃多远,猪却气喘吁吁了。

就在这时,大力士们终于找到下手的机会,大家七手八脚的揪耳朵,掰猪蹄,扯尾巴。众人合力将猪按倒,推拉拖拽,绑在结实的案板上,随着一声炮响,老远就听见猪的嚎叫凄厉声,似乎在向同伴们呼救,又似乎像人们诉说着什么……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看着自己亲手喂了一年的猪,现在要挨宰了,主人家有七分兴奋,三分不安,嘴里不由得念叨着“猪,猪,你莫怪,你是人间的一碗菜”,念着念着,心里似乎就坦然了许多。

只见杀猪匠嘴巴叼刀,左手使劲搬住猪的下腭,右手利索地在猪脖处拍扫两下,掸掉尘土,接着抬手取下钢刀,一刀捅入猪的喉管,再顺手拔出,把带血的钢刀又放回嘴上叼好,双手一扳猪头,鲜血哗哗地淌入早已准备好的大盆里……

放净了血,静置一会儿,凝固后划成方块,放在半开的锅里煨上一会儿,血豆腐就做成了。时间长了不行,把血就煮飞了,剩下也成了麻子眼儿;时间短了也不行,血豆腐就不熟,捞出来还会有血汤。那火候,得不早不晚,拿捏得恰到好处,没经验的人肯定做不好。有的人将接下的猪血和成面团,擀开蒸熟,切成猪血片片,易在短期内储存,吃时,配以荤汤,味道特好。

每当这时,我们这些小孩子便被家人们给拉了回去,想看但不敢看,也不能看。大人们说小孩没满十二岁是不能看杀猪的。只听到大肥猪在一阵疯狂的挣扎下声音越来越小了,最后到消失。等我们小孩出来看时,猪已经不动弹了。杀猪匠抓起一把土撒入烧沸的水中,兑好水后,由几个大力士抬起断了气的猪浸入开水锅內,来回滚动,进行拔猪鬃、褪猪毛。等毛褪净后,吊在事先绑好的木架上,开始破膛挖肚倒猪肠子。

更有趣的是我们这些小孩早早就盯上了猪尿泡,把割下来的猪尿泡吹上气就可以当球踢,或者蒙在洋瓷碗上烤干,就可以当鼓打,居然还有咚咚声。小心点别戳破,能玩儿上好几天呐。

从抓猪开始一直围观到猪肉下锅,谁也不愿意离开这样人猪大战的场面。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在农村,杀年猪,既是对一年好收成的见证,又是炫耀自己家富裕的生活。杀猪总是要请人吃饭的。有帮忙的、街坊邻居、关系较好的朋友,还有自家亲戚。多的时候要摆上好几桌。菜不用太多,也不用那么费事,就用大锅,把肉和萝卜片加上调和炒熟,不用盘子装,直接上大碗,热气腾腾,香飘四溢。好客的主人再拿出白酒可谓是酒肉飘香。能让人吃得嘴上直流油。热乎烂乎,真解馋。吃肉喝酒唠家常,划拳猜谜说笑话。酒过三巡,主人来敬酒以示盛情,客人回敬主人酒以示感谢。面红耳热,其乐融融。

记不清有多少年我家杀年猪后,把猪肠子和猪鬃猪毛拿到供销社去卖,为的是换点钱补贴家用。

包产到户以前,杀猪匠不取什么报酬,只要一个扎刀骨,说是吃了能“免罪”,实质上是想带回家能做一顿美餐。

那些年农民没什么大的收入来源,家里猪差不多是一年的收入来源。每年杀猪时父母的脸上都露出了笑脸,母亲把猪油熬炼,装在罐里保存起来,以后做饭烧菜的时候一次只能刮一小勺猪油,因为那七八斤猪油全家人要吃上一年时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开放后,农村实行了农业生产承包责任制,农村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天天有猪肉买,我家已有十几年没有杀过年猪,但是杀年猪是我心中永远抹之不去的年味,更有那浓浓的乡愁,它已成为对过去岁月的一种追忆,成为纯朴感情的一种象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