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开车

车从王家山的矿井来到武家拐,无风有云,天气平稳,谁知这是大雪覆盖前的貌祥内紧,尤如大战前的外松内紧。武家拐,卖…

车从王家山的矿井来到武家拐,无风有云,天气平稳,谁知这是大雪覆盖前的貌祥内紧,尤如大战前的外松内紧。武家拐,卖了机油,4公升,昆仑牌,发动机,烧机油,先把冬天维持出去。旱平川的1898吃午餐,已经到了下午3时30分,二细牛肉面,辣子多些,肉蛋双飞。吃饭中间,看到95后的眼镜小李子在面馆打工,带来秀气苗条的新媳妇,笑称小李子在旱平川,混得不错,连媳妇,也都带上了。吃饭中间,80后的老板,换了新车,买了新居,笑称他已走向正规,同桌的青年女子带着孩子吃面条,点赞我的语言风趣幽默。吃饭中间,进来一群一袭白衣女子,精致耀眼,婷婷玉立,脱去外衣,打回原形,顿觉妖艳不在,春色不在。看来,女人,真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停车在旱平川吃饭,给用煤客户发去时时画面,等得太久了,足足等了10天。停车在旱平川吃饭,见到一群美女,说是美女,其实就是一些青春面孔,让我有了梦幻的能力和追求的乐趣。吃完饭,云层低回,下起零星小雪,95后眼镜小李子,赤膊门外苗圃,感受雪的快乐!当时,下得小,小到似有似无的雪粒状,使肉眼凡胎,难以看清的雪花雪片。

车在靖远的三滩大桥,拐入河柳农田,远山近水的东湾黄河公路,铺白一层薄薄的雪。雪花总是轻轻地来,轻轻地把圣洁带给充满污浊的人间。我在三滩到靖远的黄河风情线上驾车前行,风起雪飞,一股茫茫苍苍的萧瑟气氛,笼罩我的全身,很想把白雾弥漫的树和路的未来拍成图片,想到回程,还走这条道,还有白雪,没有停车。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煤车行驶在靖远的瓜园高铁大桥下面,手机铃声响起,是妻子桦从平川二十里墩的家里打来的。黑天雨天,雪天冷天,不经意的某一路段,总能接到妻子的电话:“回来了没有?雪大,路上小心。”我说路况不太危险,都是直行道,很安全!在空中飞飞扬扬,地上飘飘洒洒得冻雪中的靖远妇幼保健站,拐入城区,行人不多,车辆慢行。乌兰小学门前,一辆车子的慢,有点睡觉的样子,几乎是在向前移,跟在后面,走也不能,停也不能,试图加速超过这辆蜗牛移动的车子,给油加速,曾料想,迎面的丁字路口,冲出一辆不速之客,急踩刹车!突然,我的煤车,在乌兰小学门前失去控制,在人行如织,车流不息的城区主干道的雪面,来了一个360度的“飞毛腿,”好在安然无恙,没有擦墙挂物,只是转了一圈,横在马路中间,前后车辆,远远地停下来,等候我的二次回挡掉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这一次的乌兰小学门前的雪道急刹车,有惊无险,让我懂得雪天开车,首先做到冷眼旁观,才能在冰天雪地,走出气势、走出壮观、走出洁白。

2021年1月27日凌晨5时43分,写于甘肃平川二十里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