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杜甫草堂

去年11月,去成都旅游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杜甫草堂。 杜甫草堂博物馆位于成都西郊,占地宽广,绿树森森。进入景区大…

去年11月,去成都旅游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杜甫草堂。
杜甫草堂博物馆位于成都西郊,占地宽广,绿树森森。进入景区大门前行,蜿蜒曲折,经过一段段夹道的绿荫和很多高大堂皇的建筑,方才来到草堂前。
草堂不大,土坯墙、茅草顶,草房周围,绿树掩映,河水蜿蜒,颇有古意。令我想起我孩提时在苏北农村老家居住的茅草房。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看着这一所低矮窄小的草房,隐约有一种穿越历史的恍惚。一千多年前,那位被后人景仰至今、并且毫无疑问仍然要被景仰下去的大诗人杜甫,就曾经在这里度过了四年多时光。
我站在草堂外,看着环绕草堂的绿树野花、涓涓流水,努力在思绪里屏蔽掉来往穿梭的游人的干扰,想象着诗人在这里生活的场景。

草堂建成的时候,是公元760年,这一年,杜甫48岁。
在这之前的一年,为避安史之乱,杜甫携全家辗转入川,第二年,在友人的帮助下,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建造了一所茅屋,杜甫及其全家在此后的四年多时间里,就居住在这里。
草堂建成,大诗人心情十分愉悦,提笔写了一首《堂成》,描写草堂:“背郭堂成荫白茅,缘江路熟俯青郊”,周围的景致美丽生动:“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暂止飞乌将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然而,一想到自己颠沛流离,客居他乡,草堂虽成,毕竟是暂歇之地、权宜之计,无可奈何之感油然而生:“旁人错比扬雄宅,懒惰无心作解嘲”。
草堂的生活就此开始,他开始了四年难得的赋闲时光,在这里,悠游山景、吟诗作赋,是诗人必不可少的生活内容,浣花溪畔风景秀丽:“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生机勃勃:“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杜甫漫步其间,留连忘返,江天辽阔,景色宜人,不觉心胸为开。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田园生活恬淡平和,这里有友人来访的喜悦:“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也有醇厚朴实的邻里:“肯与邻翁相对饮, 隔篱呼取尽馀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杜甫的愁烦是不是为之一空呢?
其实不然,虽然乡村是美丽的,乡村生活是闲适的,但杜甫的心情却常显沉郁,他感叹韶华已逝、年老体衰:“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为自己体弱多病、命运坎坷而愁闷不已:“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他客居他乡,生活清贫:“蜀酒禁愁得,无钱何处赊”,却常怀忧国忧民之心:“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此,“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目睹国势艰危,自身却请缨无路、报国无门,他来到诸葛武侯祠瞻仰,感叹武侯“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他牵挂着中原战事:“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期待着王师得胜:“闻道河阳近乘胜,司徒急为破幽燕”。
听闻安史之乱平息,杜甫喜悦激动之情难以自持,愁烦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老病的身体也忽然之间充满了活力,离开四川、再上征程的心情跃然纸上:“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显然,对于杜甫来说,波澜不惊的乡村生活固然宁静从容,忧国忧民的情怀却使他总是心绪难安,安史之乱平息后,杜甫于765年离开草庐,乘舟东下,却不幸于公元770年去世,年仅59岁。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看着这一间草房,就仿佛看到一位忧国忧民的诗人,衣着朴素,形容消瘦,面有病色,虽然年方五旬,已然颇有老态,有时可能还拄着根拐杖,在草庐周围、浣花溪畔,漫步、沉思、吟哦。在四年多的田园生活里,他在这里种菜养花、饲鸡赶狗,更在这里饮酒作诗、忧愁国事,他身居草堂,贫病交加,却心系天下安危、百姓冷暖,写出数百首流传后世、震烁古今的诗篇,怎不令人感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