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过年(二)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家乡的风俗是这一天打扫庭院和房屋。先用竹杆绑住笤帚,扫屋顶和屋梁。(农村原来的房子都是有屋梁…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家乡的风俗是这一天打扫庭院和房屋。先用竹杆绑住笤帚,扫屋顶和屋梁。(农村原来的房子都是有屋梁的,一般是木头的,也有铁的)。经过一天的打扫卫生,村里大多窗明几净,庭院干净屋子整洁,一改秋收以来的家里卫生收拾不彻底的局面。俗话说,“穷邋遢,富干净,”一般老百姓过年的时候才有时间把家里收拾干净。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小年这天,也有吃水饺的,但在当时的农村很少能吃得上。我爸是公办老师,还是校长,我们家这天也吃不上水饺。我妈有时候蒸馒头蒸大蒸包,让我给奶奶送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腊月二十四是尧山集的第一个年集,集上人群熙熙攘攘,非常热闹,吃的穿的玩的,卖饭的卖菜的,各种摊贩从四面八方赶来。卖粮食的,荻(买)粮食的,还有猪牛羊市场,经纪人靠口才帮忙谈妥价格。那时候成品衣服还不多,家长去集上买上几尺步,做 身新衣服,到过年的时候穿,非常高兴。我弟弟能吃上他喜欢的烧饼油条,我能吃上胶原(高桩)馒头。吃胶原(高桩)馒头,不用吃菜,我也能吃三四个。在吃上一个苹果能高兴三天,吃上一个馒头能高兴一个星期的当时,那个高兴劲儿是无法形容的!
这个集上,卖鞭炮的就更比着放鞭炮了,看热闹的、听响的,卖鞭炮,买鞭炮的,鞭炮声喝彩声讨价还价声,构成了那个时代特有的音符!我爸这时候也买一些鞭炮,过年的时候燃放!遇到好年景买的就更多,还有烟花–轰天雷!
这个集上,也买红纸,回家写门对子,也就是对联。原来没有卖对联的,通常是找人写。因为我爸他们几个会写毛笔字,所以年前几天得帮村里乡亲们写对联。
腊月二十九是尧山集的最后一个年集,人就不那么多了。特别是小进(农历小月29天),过了中午人就少了。我爸再去集上买点必需品回来。我们照例打扫卫生,洗洗衣服。
大年三十,是除夕。激动地一天来到了,小孩子们盼了一年的过年就要到来了。爸爸起来后先打浆糊,然后我帮忙去贴春联。贴上新的春联特别喜庆。特别是不能忘了贴出门见喜和福字。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过年的时候,还需要去商店买定西,通常是我去。因为从小我就跑腿买东西,习惯了。(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