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农村腊月集市

进入腊月,在外打工的男女青年陆续而归,农村集市随之热闹起来。上到街道,看到一个个戴口罩的赶集人出入于超市之中,…

进入腊月,在外打工的男女青年陆续而归,农村集市随之热闹起来。上到街道,看到一个个戴口罩的赶集人出入于超市之中,才意识到今天已经是腊月十九,离过年只剩下十一天了。

太平镇为三、六、九集日,平常月份的集规模不大,但进了腊月初十以后,一集比一集规模大,一次比一次年味浓。

现在人们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在网上购物,一切应用之物都是网购后快递送上门,但每年腊月人们还是热衷于赶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老百姓过日子讲究个“盼头儿”,田野真是充满希望的,年集每年都赶,不知不觉中这满载年货赶年集的汽车却逐渐的多了起来。忽然间你找不到了城市与乡村的界限在哪,你分不清了哪是城里人哪是乡下人。

其实.一个个年集赶过来的人,也是把生活看成是一天天日子的人。他们见证了许多,承载的更多。他们还会刻意的在年集上购置一点被称为年货的东西。显然这个时代不再缺少他们梦想里的什么,但仍有许多物质刻在他们的一圈圈年轮当中,他们会感叹,无论是生活还是“日子”,无非是坚持与期待。

十年前,太平没有超市,街道也没现在这么长。一年一度的腊月集,把方圆几里甚至十几里的人聚拢在一起,将这里变成一个过年物品交易的巨大市场,人群里奔流着喧闹与喜悦,人们尽情享受着他们用双手换来金钱与过年物品交易带来的欢乐。内心企盼新年到来,期盼明年有一个更好的收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腊月的集市适合置办年货。南北一条街,眼中所看到的,只有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琳琅满目的商品,有商场,有店面,还有在街道两侧地上铺个垫子就卖的。南来的,北往的,赶集的,上店的,秤葱的,买蒜的,走一走,站一站,瞧一瞧,看一看,人挤着人,商品挨着商品。有水果、有蔬菜、有卖鸡鱼羊肉的,有卖干姜大香的,有卖灯笼对联的,有卖祭器碗筷的,还有卖香表门画的……要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还有汽车的鸣笛声混杂在一起,反正到了这里,甭想着耳朵有一秒的安静。人们摩肩接踵,边看物品边询价,移动的速度说“一步挪三寸”言不为过。南街两边摆满了猪肉,西峰、孟坝、临泾的肉贩子加上本地的宰杀户云集而来,肥肉型、瘦肉型、野猪型,相互竞争,供大于求,人们挑着、买着,论价而割。北街两边摆满了鞭炮,大炮,小炮,墩子炮,连响炮,吸引着少年儿童。放鞭人用竹竿挑着燃放的鞭炮在空中挥舞,一会左右摇摆,一会转圈,一会举高,一会放低,顿时噼里啪啦,鞭声震耳,火光刺眼,硝烟弥漫,整个上空烟雾缭绕,如云似雾,别有一番风趣。围观的大人小孩两手捂耳,仰头观望,在鞭炮燃放结束后,小孩立马跑到跟前去捡地上掉下来未燃放的“落头”鞭,回家后约上小伙伴再次燃放,有的还响。把不响的鞭一掰两段,漏出火药再点燃,只听呲的一声,火光冲出,乐的小伙伴们哄堂大笑,感觉即好玩又开心,近年,烟花爆竹集中经营,杜绝了无证销售和露天摆放。街道缺失了一大亮点。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今年的腊月集市遭到疫情的干扰,回家过年的人明显减少。物价暴涨,一斤猪肉高达26元,羊肉一斤50元。一斤大葱涨到7元,大香窜到48元,就连馒头从原来1元钱两个,从昨天变成了1元钱一个半。凡此种种,造成了集市冷落,相比之下,消费的人也没有以前那么大手大脚了。唯独与往年不同的是肉鸡走俏,海鲜无人过津。这样一来,猪摆出一副富态而傲慢的架势,哼着小调,连食也懒得理。羊也变得毛色光滑,左奔右跳,更是洋相十足,就连鸡走路的姿势都变了,轻盈的步伐,成精的节奏。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赶集曾经给许多农村人以温暖的记忆。在越来越寂寥的农村,集市算是难得的有人气的地方了。腊月大集,也算是农村经济活动高潮了。而对长期留守的空巢老人来说对过年已经失去了兴趣,他们期盼的是儿女在他(她)们的身边多陪几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