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年味

故乡的年味 小时候过年的味道应该是美食的味道。过年的时候有很多平时吃不到的美味佳肴。新衣服、糖果等能让欢乐的气…

故乡的年味

小时候过年的味道应该是美食的味道。过年的时候有很多平时吃不到的美味佳肴。新衣服、糖果等能让欢乐的气氛长上翅膀,飞得很远很高。
孩子的欢乐应该很纯粹。不多的零花钱可以随意支配,可以购置平时大人不大允许购买的东西,自由支配的时间也有了极大的宽松。不知道烦恼的味道,尽情的挥霍节日带来的开心。那真的是一段好时光。记忆深处最经常玩的是“丢窝”的游戏,挖个比五分钱币稍微大点的小洞,三米距离外划定线,每人一枚等额硬币集中一起,猜拳确定次序,轮回抛掷,丢进小洞的归己,丢得好的,一次可以全部入洞。些许的货币竞争,往往能激发起很多斗志,很多发小就经常在比赛前苦练投掷技能,期待在比赛时一鸣惊人。那种快乐应该是我们那个童年时代独有的,现在的孩子拿着特别精美的玩具,也内心不会有多么大的激动。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再看到玩这个游戏的孩子了。那个时代玩伴里谁有个用自行车链条组装的小火枪,用火柴头填充作为弹药,击发后能发出清脆的啪声,那就已经能傲娇好些日子。可如今的孩子玩着不菲的激光枪也兴趣索然,尽兴的快乐时光似乎很难拥有。若是这样比较,我们的童年那才是真正的快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童年年味

记忆深处残留很多童年的故事,回想起来我现在依然感觉美好。尽管那是缺衣少食的年代,物质相对贫瘠,但精神确实富足。些许的乐事能激发起很多小伙伴更多的快乐。那个时代我曾经是村里的孩子王,经常组织小伙伴开启各类对抗性的游戏。有个“藏妈妈糊”的游戏,人员分配两组,一组负责藏,一组负责找,游戏经常在村里麦场进行,藏的一组先行出发,找的一组必须背对着,不允许偷看,然后根据自己的判断,一个个寻找藏的伙伴,很是斗智斗勇。如果是在傍晚进行,那就更有点刺激了,找见并抓住视为胜利。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联系删除)
夜幕下家家户户都要悬挂红灯笼的,乡村的夜色因为这些灯笼而有了别致的感觉。临近有个村子由于依山而居,村子层次感觉明显,远看灯火阑珊,常常赢得邻村赞誉。据说这很能显示收入,遇到好年景,家家收入不错,灯笼也会靓丽很多,数量也会增加,遇到困难年份,灯笼就会相应少了很多。那个时候过年时特别注重仪式感的,各类仪式必须虔诚而严肃进行。“接先人”的时候一个宗族的男丁都要聚焦村口一个地方,手持香火,在组织者共同的指令下,按照顺序做各种动作,需要虔诚的叩首,似乎这样才能引领已经故去的亲人回家团聚。留存的照片前烛火通夜燃烧,要烧香祭拜。祭拜的时候常常会默念列祖列宗保佑后代儿孙多些福报的,祈祷的时候特别神圣,似乎冥冥之中真的可以对话一样。而这些特别有仪式感的活动,不孝的儿孙经常会被剔除出这个队伍,很多关于孝悌的教诲,通过这类活动能有不少教化启迪。

“接喜神”一般都在初一上午进行,初一早晨刚醒来基本都是晚辈给长辈“拜年”时间,依照年龄排行依次叩拜。长辈们都会客气的散发糖果,这些活动小孩子们大多喜欢。给长辈拜年结束,简单早餐后就开始“接喜神”,按照历书的指定,要确定“喜神”当年的方向,全家出动,家里有牛羊的都要牵着牛羊出来的,后面陆续有了小汽车,也要开着出来,也许是由于全部全员额出动的缘故“接喜神”也被称为“出行”。那是一次全村人集体参与的大活动,熟悉的相见一定要畅叙一会儿的,见面会约定好过年的全部聚会活动。
乡村年味浓郁应该与这些都有关。当然舞狮耍龙也都是有的,有的地方也会唱大戏,以村社分组开展拔河,篮球比赛等,但最有乡土特征的还是那些城市不曾有的各类宗亲活动,那些活动如同生活的底色,大多能拓展指引子孙人生道路,仁慈孝义,礼仪诚信等,都会有所潜移默化。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