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钢板

八九十年代,刻钢板是每位老师必须掌握的技术,老师的办公桌上都放着一块钢板,一筒蜡纸。蜡纸是黄色的,油性很大,散…

八九十年代,刻钢板是每位老师必须掌握的技术,老师的办公桌上都放着一块钢板,一筒蜡纸。蜡纸是黄色的,油性很大,散发着淡淡的油香。小时候,经常看到老师们戴着套袖,掐着铁笔,趴在桌子上刻钢板,那专注而小心翼翼的神情,就像一位外科医生在做一台手术一样。这一幕,犹如铁笔划过蜡纸一样在我脑中留下了深刻的印痕。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刻写蜡纸是一项穿针绣花似的工作,既考验教师的教学基本功,也考验教师的细致和韧性。刻写过程需要凝神屏气,一笔一划地进行,字体大小适中,行距疏密有致,印出来的字迹美观大方,看着自己的杰作,教师心情爽朗;发到学生手里,清秀整洁、飘着油墨香味的试卷往往赢来艳羡的眼神。有的学生做完试题后,经常会模仿老师的字体练习起书法来。如果心态急躁,缺乏韧性,刻出的字体大小不一、间行疏密有异,学生拿到试卷,心情也会受到影响,态度也变得应付起来,从而会影响到答题的质量。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刻钢板用的铁笔
读小学那会,看着老师刻钢板,我的心里也怪痒痒,心里也犯嘀咕,那支没有墨水的笔,在蜡纸上一写字,咋就能印出成百上千张一模一样的考卷呢?我刚懂事那会,就跟着高仁康老爷写大仿,字比较工整有体,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有一次,班主任崔老师喝醉酒把手脖子窝了,刻不了钢板,就让我帮他刻。我心想,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为了不浪费,老师给我找了几张废蜡纸让练习练习,蜡纸很薄,薄的几乎透明,上面布满均匀的小方格。刻钢板可不简单,力道轻了,印出的卷子不清楚,力道大了,铁笔就把蜡纸划破了,一张蜡纸报废了不说,半天的努力也就前功尽弃,弄不好还会把笔尖弄断。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看着容易做起来还真难,比大仿难多了,在钢板上用铁笔刻字是硬碰硬,每刻一笔,都很费力气,手腕酸了,手指也磨起了血泡,一直刻到凌晨一点多钟,力道总也掌握不好。我急得掉眼泪,我爸说老师这么相信咱,头拱地也得把活干好。第二天一早,爸带我去了高占春四爷家,他摸摸我的头,给我做示范。四爷是个老教师,仿宋字写得十分流利,刻起钢板又稳又快。每一笔转折时,他都提一下笔,把一笔可以写成的变成两笔;凡是几笔交叉的地方,他都有轻有重,把后写的一笔在交叉处断成两笔……经过四爷的言传身教,我基本掌握了刻钢板的技巧。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老式油印机
当我把第一次刻好的试题拿给崔老师,他搓搓眼,从头到尾足足盯了半分钟,“这,这真的是你刻的?”我点头称是,他屁股仿佛被烫了一下,从凳子上跳下来,把蜡纸传给其他老师看,老师们都说我刻得好。刻完钢板,崔老师把印刷的任务也交给了我,让我找个同学帮忙,班里的同学觉得新鲜,都争先恐后来印题。这简直是一个神奇而庄严的工作。拿一叠白纸放在油印机纸槽里,将刻好的蜡纸卡在纸张上方的木框里,和一张纱网叠在一起,然后把油滚子在这张纱网上来回推。推滚子讲究技巧,有时用力过猛,蜡纸渗油过多,印出的字迹又黑又粗,油墨久久不干,学生折叠试卷时,容易弄得满手乌黑,试卷也狼藉一片;有时力度不够,印出的试卷则因油墨过少而字迹不清。印题的时候讲究配合,推一下油印机的滚筒,旁边辅助的人便把印好的试题翻过去,并点好数,一推一取之间,印出了全班同学的试卷,我们的手上脸上常常沾满了黑色油墨。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我干活认真仔细,很少出差池,这下倒好了,一放学崔老师就把我留下,让我刻钢板,最后我干脆把钢板带回家,在煤油灯下刻,妈说,孩啊,你将来就教个书,多体面,没想到妈的话还真应验了,我站上讲台一晃眼就快二十年了。图片

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好的时光,进入二十一世纪,油印机、蜡纸、钢板这些词汇已经变得陌生了。大部分学校都有了一体机,试卷全都变成了工工整整的铅字印刷,原来那带着好闻的油墨味、印着刻写者独特笔迹的油印试卷,便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是,我总忍不住将沉淀在心头的这些情节翻出来,反复咀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