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冷肉过大年

今天腊月二十一,再过两天就是小年了。 我们是二十四过小年,这天是县城逢集的日子,也父亲去集上置办年货的日子。 …

今天腊月二十一,再过两天就是小年了。

我们是二十四过小年,这天是县城逢集的日子,也父亲去集上置办年货的日子。

父亲年货里必备的一项内容,就是用来熬制冷肉的猪头猪爪。

父亲做的猪头肉真香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父亲做的冷肉确实好吃,上面的《父亲做的猪头肉真香啊》,是我去年冬天写的,记录父亲做冷肉的过程,点击蓝色字体即可查看。

今年因为疫情,响应国家号召,就不回老家过年了。

人不在老家,吃不到父亲做的冷肉了,不妨自己做一小盆,聊以自慰。

前两天买了一个猪爪,让卖肉的给劈成四块,准备就用这一个猪爪来熬制一小盆冷肉。

买来的当天,将其泡入清水,浸泡了一夜,第二天开始熬煮。

铁锅煤气炉,放水放猪爪烧开,倒掉水,清洗一下,重新放水,加自制大料包,再“咕嘟咕嘟”熬煮两个小时,便可见浓浓的奶白色的肉汤以及香软酥烂的猪蹄肉。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把猪蹄捞出来,拆肉熬糖,再把剔除了骨头的猪蹄肉和熬得通红透亮的白糖重新放回奶白色的肉汤锅里,熬煮十分钟,关火,倒入盆中冷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图片(熬好的白糖)

待盆里的肉和汤彻底凉下来的时候,把盆放入冰箱,心想经过一夜,第二天必能成冷得当当结实的肉冻。

第二天早晨,也就是前天,端出来一看,这冷肉冷是冷住了,但是感觉有点不大地道。拿刀沿着盆边,切了一块,放入盘中,肉冻明显有点松松垮垮的。

显然,是汤放多了的缘故。

记得小时候,父亲有时候也会说,冷肉汤多了,不结实,要回锅。

看来,我也要把它们再回回锅了。

正好,冰箱里还有一些猪皮和一块猪肉,就把猪皮和肉一起熬煮了一个多小时。

因为加了猪皮,新熬的汤也呈浓浓的奶白色。

最后把那盆没有冷好的肉冻倒进锅内,又加了些老抽,重新大火熬煮十分钟,熬去些水分。

然后倒入盆内,凉透又放入冰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刚从锅里倒入盆中)

今天再把这盆冷肉从冰箱里端出来,只一眼,便知道这次应该错不了了,真正的冷肉诞生了。

拿来小刀,也像昨天一样,沿着盆边切了一块小月牙状的冷肉。待刀一入盆,那冷肉的柔韧劲便经过刀尖的滑动传到手上,这才是冷得当当结实的冷肉哩。

试探着用适当的力滑动着冷肉,刀尖插到盆底,直线来回划了两下,划开冷肉,再用小刀掘出这块月牙状的冷肉。

靠近盆壁的冷肉,汤明显多些,但却呈通透的暗红色,这亮度就是熬白糖的效果;翻过来,从切断的横截面上,则可见肉、皮和汤随意搭配,凝固在一起,诱人得很。

这就是小时候父亲做的冷肉的样子,看来这次回锅回得相当成功,内心欣喜无比。

把这块冷得当当结实的肉冻再切成小块,随意夹起一块来吃。

刚入口,顿时便尝到了这肉冻的香软嫩滑,Q弹胜似果冻,汤进嘴即化,肉香而不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6张

拿一个妹妹从山东老家寄来的白面掺玉米面的煎饼,卷上一块色香味俱全的自己做的冷肉,递给正在一边等待冷肉卷煎饼的孩子,看她那吃得特香的样子,得意极了。

我也拿了一块煎饼,卷了一块冷肉,吃起来。煎饼的饭香裹着冷肉的肉香,一种老家过年的味道,慢慢从舌尖弥漫开来。

我仿佛又看见了父亲当年做猪头肉冻的样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