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侃?对!就是调侃

调侃?对!就是调侃 临近年底,各类事务扎堆而来,有的意义很大,有的都在说意义重大,可能没有没有意义的吧。繁忙的…

调侃?对!就是调侃

临近年底,各类事务扎堆而来,有的意义很大,有的都在说意义重大,可能没有没有意义的吧。繁忙的日子就会少了阅读,最近一个很火的叫贾浅浅的人很响亮的传遍了神州大地,我却后知后觉才知道。没有办法,网络数据推送时代,你想不知道都不成,何况我一直还关注那些所谓的大家作品,这么火的作品自然会无数次推送,直到我阅读为止。说到这,心情有点沮丧不够美丽了,我本一根筋是倔强之人,现在接收讯息如同被喂食者,这确实有点花费时间买了个烦恼的感觉。
不过幸好,还有个叫姜二嫚的8岁小姑娘且行且吟的诗歌让我看见很受安慰。
她这样写流星:星星挂在天上,有一颗没有挂稳,掉下来了。她写回收,写回收的车上回收了自己,很稚嫩的文字却哲理满满。也许清澈的灵魂和眼睛更能发现生活的真理吧?可能因为成人现在大多近视吧,据不太靠谱的传言,据说色盲和弱视的人越来越多了。这确实是一个比较糟糕的消息。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精彩绘画均出自画家吴定川手笔

码字其实很辛苦,容易招人烦,也招人骂,甚至一不小心就会犯错。我不怎么读懂贾浅浅的诗,如同多年前初中生活时被窝里偷看《废都》感觉一样,好像没有明白更多的哲理,相反没有管好思想,偷偷多瞄了几眼校园里漂亮的女生,成绩一落千丈。说这些其实很丢人的,不过这也说明了我自小就没有出息,没有远大的理想。
没有大志向,总有小追求吧?这还真有,浅浅的诗歌没有读懂,人家靓丽的经历却让我一嘴哈喇子,说至此我有点鄙视我自己,不过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出息,听见看见那些有出息成名赚钱的,说真心话还是很羡慕的,也许窝囊如我的人,都艳羡那些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不过我却是个很会做梦的人,很多幻想的美事,大多梦里就实现了。这不,最近总梦见自己人模狗样儿做报告,夸耀自己如何如何,说些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所谓前卫新概念的话,云中雾中,一群什么都没有明白的听众,装作接收了真理一般,一脸陶醉,感恩戴德,一个劲附和。似乎宇宙被自己掌握,好像梦里我说屁是世界最香的美味,以后拉屎不可以擦屁股等等,响应者云集。那真是美妙的感觉。
遗憾的是,是梦总会醒,在最酷爽的时候一泡尿总会憋醒我,这让我很想骂娘,以致永远都没有享受到最后的感觉,也不知道最后的剧情会发展成什么。这成了一个无解的谜。如同网络的潮水,一会儿巨浪滔天,很快又消失无声。网民健忘,一阵风潮过后,昨天就成了遗忘世界的故事。新鲜的事情总是那么多,大家都是追风者,谁还会搭理昨天的故事,凑热闹要赶紧的,生活不能认真,更不能认真计较,一地喧闹后,各自散了,这是最真实的网络世界。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用美图装扮我丑陋的文字

所以我更多的时候喜欢藏在角落里,偷偷思量并观看。发现有些虚假的话很多人居然当真了,这让我很是骄傲,原来这世界傻瓜不少啊。还有个发现,发现很多人其实表面风光,其实活得和我一样苦累,这让我扭曲的心平衡了不少。
原来我也可以这样自娱自乐,这让我有点开心,一切还好,一滑溜功夫,2021就溜来了。继续调侃,在调侃中前进,这样的前进比跪着前进舒服。这也是我的最新发现和体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