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杂记

前天提到帕儿生病时,阡陌就在安慰我说“有个过程。每次小娃生病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虽然心里知道过几天就…

前天提到帕儿生病时,阡陌就在安慰我说“有个过程。每次小娃生病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虽然心里知道过几天就会好起来。药的疗效+免疫力的作用都需要时间的力量下才能有效果,但当下总会难熬”。确实如此。
连着熬了三个晚上的夜,夜晚总是更难熬的。昨晚不记得起来了几次,但是每一次,队友都一听到动静就起来一起哄娃,哥哥更是给力,从开始一直安睡到天明,完全没受弟弟的影响。

早晨,我俩互相打趣对方谁的黑眼圈和眼袋更明显。我跟他说:我才熬了三晚上夜,已经觉得整个人快被掏空了。你几乎天天熬夜,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以前我确实不够理解你为什么那么困,直到我也熬了夜。也只有走过了相似的路,才能有真正的共情。队友说: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平时一般也就一点过,在咱们XJ,也就才11点嘛。

当下总是难熬的,尤其是觉得时间真的突然变得特别慢,娃的每一次嚎哭,挣扎,咳嗽,都会让做父母的神经紧张,头皮发麻。娃每一次重新睡过去,又会让我们大大地松一口气,但又没法预料,下一次,这个磨人的小家伙又会在多久后再次因为不舒服而惊醒。帕弟变得特别粘妈妈,恨不得挂在我的身上,他跟我说“妈妈,我抱抱你吧,我抱抱你吧”,其实想表达的是“抱抱我吧”。虽然我会觉得我的能量在这样的护理过程中正一点点地流失,可是在这样的时刻,我除了把他挂在身上,似乎也没有别的更好的解法。

在这个过程中,我还突然回忆起少年时的往事。记不清是哪个年纪,但印象中的场景,我在老房子的二楼躺着,烧得昏昏沉沉的,爸妈请来村里的医生,医生说得输液,但在他连续扎了三针,也没找准我的血管。年轻的医生也吓得不轻,不敢继续给我扎针,建议爸妈去街上找另一个老医生。

爸二话不说背起我,妈给我裹上一层被子,打着手电筒,我们就在茫茫夜色中前行,有十多分钟的路程。我只能凭着印象记起爸妈时不时聊天对话的语气,透着担心。街上的老医生果然给力,一针就搞定,经过漫长的输液之后,我又一次被老爸背着,被老妈一路护着回到家。那时的爸妈,一如现在的我们,面对偶尔生病的孩子,同样在熬着。能做的,也就是守护和陪伴。

人们常说的养儿方知父母恩,也只有到了养孩子的阶段,才真正知晓这句话的分量。因为,它在每一天的辛劳和重复当中,都在提醒着你,曾经的你,也是这样被养育着长大,而且,曾经的你经历的条件更艰苦,更艰难,而父母仍然靠着他们自己的努力让你健康地成长。当然,不能确保你是否快乐。快不快乐,更多是你个人的选择。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下午,帕儿终于睡了个安稳觉,连着睡了一个下午。再次醒来时,也终于恢复了正常的体温,这是一个我们一直在期待的向好的信号。真好,感恩。我也趁着他睡觉的时间,小火慢熬出一锅“帕儿专供”二米粥,帕儿吃了大半碗,真好,能好好吃饭,也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