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浸菌菇

《山海情》最近特别火,大概讲三十年前的旧事。断断续续看了几次,又哭又笑,看不下去。既不想弃剧,也没有追剧的勇气…

《山海情》最近特别火,大概讲三十年前的旧事。断断续续看了几次,又哭又笑,看不下去。既不想弃剧,也没有追剧的勇气和耐力,就这样纠结。

在我童年记忆里,朱镕基同志在电视上讲话提到了三角债的问题,扶贫纪录片提到的穷则思变的问题,寒暑假里面少儿节目前面有科教片教怎么挖沼气池和种果树的沟渠……这些都是教科书上所说,“中国地大物博,人口基数大,人均资源较少”的证据,是无法抹去的童年记忆。

现在网上有一句流行语叫“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我总觉得有一种贫穷是深入思想的恐惧感,现在的人应该是无法想象真正的贫穷吧。

山海情里面讲到种蘑菇,就让我们想办法来吃蘑菇。

菇有很多种类,口感也不一样,和豆腐一样要大荤大油烘托出出水芙蓉的淡雅鲜香。

第一次吃油浸菌菇是在丽江旅游的时候,路边坐着些老头老太,支个烧烤架子,一边是钢丝网,一边是平底盘子。钢丝网上烤饵块,饵块受热呼地涨起来象个气球,老人们眼疾手快,刷上甜面酱,用个竹签子扎起来递给我吃。同去的冬冬,笑我吃了好多年糕片。平底盘子上放的是油,煎好的小土豆、菌子之类各种码在一边,有客人要了,拿出一份到盘子中间的油里热一下。菌子煎干了,一股肉味,也分不出是那种,只觉得好吃。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

前几天突然发现盒马有卖鸡枞的,想起油鸡枞也是好吃得很,于是把白玉菇、海鲜菇、鹿茸菇放在油里炸,火小一点,盐和蚝油调味。

成品咸香适口,有点油鸡枞的意思。

艰难时候,能找到替代,能凑合过,也是一种本事,应该也是一种美德。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