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歌》 第五章 甲寅丧妻

两日之后,河水落了下来,孙向南两口子才过得河去。 站在河对岸那片开阔地上,向南望着漫山遍野的青冈林和白桦林,良…

两日之后,河水落了下来,孙向南两口子才过得河去。
站在河对岸那片开阔地上,向南望着漫山遍野的青冈林和白桦林,良久地沉默着。
“咱不如烧炭吧,满山的木材,现成的银子。”韩素清瞅了一眼孙向南,试探性的说道。
孙向南依然沉默着。
韩素清知道,烧炭这事在孙向南心里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事情还得从向南两岁那年说起。
那时候在孙家岭一带,这孙家也算是富足的脸面人家。孙向南的父亲孙甲寅在镇上开着染坊和当铺,也算赫赫有名。向南他娘早年跟着孙甲寅走南闯北,也是吃尽了苦头,却始终不离不弃,任谁见了都要羡慕孙甲寅讨了个好老婆。
但俗话说得好:“这共患难容易,共富贵难。”
向南他大发达了以后,他娘就过起了阔太太的生活,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心享起了清福,所幸连儿子都不想照顾了。那时向南才两岁,他老孙家就落下了这一根独苗。虽说孙甲寅才三十出头,可这身子骨早已累垮,再生娃娃已断无可能,因此孙甲寅对向南格外疼爱。

寻思着也没甚好办法,孙甲寅就把染坊的跑腿丫头巧儿给了向南当童养媳,向南他娘一想要解脱了,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结婚那天,孙家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向南,一个穿烂裆裤的娃,哪知道啥叫结婚。只是高兴地在人货当丛跑来跑去。
再说这巧儿,虽然比向南大了整整一轮,但也是“十来岁的小媳妇儿——啥都不懂”。
当天夜里,客人散席后,劳累了一天的孙家人也该休息了。巧儿准备回房睡觉,被母亲叫住了,“咋不抱上向南?”
“啊——”巧儿有些不解,“向南不是一直都跟你睡的吗?”
“结了婚了,向南就是你男人了,从今开始就跟你睡了,你得管着他!”他娘不耐烦地说。

巧儿哪知道结婚是啥,还这么麻烦,她看着穿着新郎服,还正在熟睡中的孙向南嘀咕道:“男人是个什么东西?”
“快,抱过去”他娘催促道。
“那晚上哭了怎么办?”
母亲抱起孙向南朝向南的新房走去,“自已想办法!”

半夜时分,月亮爷明晃晃地从窗户洒进来,惊着了邻家的大黄狗。这大黄一叫唤起来就得半个钟头才住声,声音还大,搅扰了一条街的清梦。
巧儿起身正要给向南盖被子,碰巧向南的小鸡鸡顶的端端的,紧接着射出一股尿液来。那尿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落在向南的额头上。
这下可不得了,一骨碌爬起来的向南闹和着要母亲。巧儿哪见过这个,急忙抱着向南朝母亲房间跑去。
向南他娘虽是一脸不悦,但毕竟是自己儿子,就抱着向南喂起了奶。
“自己学着,以后要自己照顾。”母亲伸出手来,把向南递给巧儿。
巧儿从向南母亲怀里接过向南,脸羞的通红道:“反正要是向南晚上再闹的话,我就给你抱过來。”

一个大姑娘家,猛不丁地嫁上一亇小男人,而且还是个正吃奶的娃娃,这让巧儿实在是为难。
谁知向南这孩子念生,巧儿抱着他前脚刚进门,他就又哇哇大哭起来。
总不能再去找母亲吧,母亲发起脾气来是不认人的。
看着向南哭的可怜相,巧儿顿生怜悯,她学着母亲的样子,解开上衣的纽扣,把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
虽说四处无人,巧儿依旧是羞红了脸。虽说这乳房是自已的,長在自已身上,可十几年来自已也从没敢这么露出来过。
当她解开最后一个扣子的时候,那双乳就像两只兔子噌的一下从衣服里钻了出来,忽悠忽悠的闪了两下。
巧儿急忙用手按住,把奶头塞进了向南嘴里。说来也怪,向南把奶头含到嘴里,立刻就不哭了。
烛光一闪一闪,向南就枕在巧儿的胳膊上,瞅着巧儿傻傻地笑,他似乎也不在乎这媳妇的小奶子有没有奶水。

慢慢地,巧儿也就接受了自己是向南媳妇儿的事实。
当她再给向南“喂奶”时,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服。向南吮吸她奶头的时候,她的心痒痒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曲着。
她觉得口渴,觉得喉咙发干,觉得呼吸急促。
一阵身子发热,巧儿贪婪地闭上了眼睛,两只胳膊把向南搂的几乎喘不上气来。两只大腿还死死地夹住向南的两只小脚,不停的摩娑着,呻吟着,巧儿从来没想到让别人吃奶也会这么享受。
这畸形又残忍的婚姻,竟让巧儿苦难的生活有了些许安慰,向南也在巧儿地悉心照料下一天天长大。

“来,向南,你给叔说,你妈的奶好吃?还是你媳妇儿的奶好吃?”老光棍大锤好讲荤段子,此刻又蹲在村中老槐树下的碌碡上逗起了向南。
“我巧儿姐的奶有弹性,我妈的奶软不踏踏的。”向南奶声奶气的回答引得众人一阵大笑,只有这大锤听了一阵心酸,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虽说这“两口子”生活还算和谐,小向南也习惯和巧儿待在一起,但巧儿始终无法正视自己的“丈夫”——这个小自己十二岁的吃奶娃。
有时候,向南叫她姐,有时候又叫妈。弄得巧儿也不知道自己是姐还是妈。

这天傍晚,向南在母亲的房间玩。巧儿收拾完家务杂活,洗了锅碗瓢盆,便把向南抱回自已屋内。
巧儿要哄向南睡,可向南就是哭闹着不睡,他喊着撵着非要摸巧儿的奶子才肯睡,巧儿看着屋子没人,就解开衣扣露出了乳房。
“来,向南,叫妈。”巧儿戏笑着逗向南玩。

眼前这景象被路过的向南他大孙甲寅撞了个满怀,巧儿满脸通红,急忙用衣服遮往前胸。
“好啊,狐狸精,什么时候勾搭上了,都等不得黑了,在这就弄上了。”真是好巧不巧,这一切正好也被刚进门送挈子的向南他娘看在了眼里,破口就是一阵大骂。
巧儿一时脸红:“不,娘,不,不是这样的。”巧儿一时性急,结巴起来。
“臭裱子,狐狸精,老娘供你吃,供你穿,把家产让给你,你倒戳起老娘的窝来了,还和老娘争男人。老娘就是不下蛋,这窝也轮不上你卧!”向南母亲气急败坏,捞起墙角的一拫木棒,劈头就朝巧儿打去。
甲寅一把夺过木棍,扔出了墙外:“胡咧咧啥呢,丢不丢人!”
三个大人瞬间纠缠在了一起,吓得向南哇哇直哭。
“丢啥人,都这样了,你听听,都叫妈了,还丢什么人,看样子你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向南母亲哭闹着,不由分说便将巧儿赶出了家门,没有了巧儿地向南更是哭闹了一晚。
第二天,孙家的事就传遍了孙家岭。
但凡见有人聚在一起,向南他娘就觉得在议论自己,实在闹心。孙甲寅也一连几天不敢出门,邻居们都说他给向南娶媳妇是为了给自己行方便,还说什么向南他娘早跟大锤好上了,大锤还嫌她乳房软不踏踏的。
流言越传越离谱,唾沫星子真能把人砸死。一天夜里,向南梦中惊醒,哭着要巧儿姐姐,爬下炕,却看见了在院子里的歪脖子树上吊着的他娘。

好好的家眨眼间支离破碎了。
料理完妻子的后事,自知孙家岭是待不下去了,加上照顾娃也实在外行,甲寅便卖了染坊和当铺,带着向南去了宁民县城打听巧儿的下落去了。

父子俩辗转打听到,巧儿在炭市街一家木炭店里帮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