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莲

儿子约我一起去画油画,我欣然接受了,跟随他一起去了一家美学馆,里面布置得挺有艺术气息的,有一个大厅就是用来给爱…

儿子约我一起去画油画,我欣然接受了,跟随他一起去了一家美学馆,里面布置得挺有艺术气息的,有一个大厅就是用来给爱好油画的学习者画画的场地。墙面上挂满了莫奈、梵高的临摹画,地面的画架上撑着很多个油画框,有的上面有了作品,有的上面空空如也,都是用来给初学者练笔的。我,长到了这么多,还是第一次画油画,说起来还害怕别人笑话,不过,人生总归是需要有很多个第一次组成的,这个第一次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也值得纪念一下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不是一个懂画之人,在十五岁之前从没有画像过任何一个东西,除了在学校里每周一节的美术课(很多时候这种不受学校待见的副课往往都是被主课老师霸占了),我几乎从没拿过画笔。不过,在师范学校读书的时候画画倒成了一门正儿八经的主课,一周必须要完成一幅美术作品,每幅作品都会评分,万一不及格那是需要补考的,关键的是还影响期终综合排名和毕业分配。所以,一直不爱好美术的我只得硬着头皮画,从刚开始的简笔画到后来的水粉画、工笔画,反正也马马虎虎地学了一些,但成绩一直居于中等,从未有过上90分的情况。油画这玩意估计是不是用材比较贵的原因,学校不开这个门类的画,我也就没有缘分接触到。今日,居然和儿子一同画油画,人生第一次,想想也有些意思。

在老师和儿子的共同推荐下,我选了一幅莫奈的睡莲画进行临摹。水光花影,斑驳闪耀的睡莲图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我拿起笔后却不知道从何下笔比较合适。幸好有温柔耐心的老师教我,告诉我如何调色,如何下笔,如何注意整体与细节的关系,我便就依葫芦画瓢开始“挥洒”起来。
时间过得真快,一会儿的功夫就两小时过去了,我也在无数次的运笔、默想、静观、轻叹、再运笔的过程中磕磕巴巴地完成了我的第一幅油画作品《睡莲》。拿着我的《睡莲》与莫奈的《睡莲》相比,才知道什么叫做“相形见拙”,人家那是碧蓝的水面上透着簇拥成群的绿,而簇拥成群的绿中又有若隐若现的粉嫩感,粉嫩感中有似乎带着某种不可名状的沉静。而我的,先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色彩,好似那睡莲不在水中却长在了一片粗犷的大草原上,粉嫩和沉静的感觉是决然没有的,若是仔细端详,倒是能够体察到一些画者作画时的急躁和笨拙。唉,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吧,只有这般拙劣的水平。倒是,因为有了这个第一次,对于莫奈的睡莲画,我倒是多了一些理解。
随后,我翻看了莫奈的很多幅睡莲画,也知道了在他生命的最后27年里,他几乎一直都在画睡莲。他的睡莲会因时、因境而改变,有的狂放灵动,有的宁静安详,有的朦胧柔情,有的深沉有力。

这一回,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再回头欣赏名家的作品,才知道谁是真的在用生命和灵魂画画。也因为这一回,对于油画,我又多了一份喜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