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快乐

提起过年,恐怕所有中国人都有一份深深的眷恋。父母这一代人格外讲究过年的仪式感。过了小年,便开始忙着扫灰、蒸饽饽…

提起过年,恐怕所有中国人都有一份深深的眷恋。父母这一代人格外讲究过年的仪式感。过了小年,便开始忙着扫灰、蒸饽饽、推磨做豆腐、熬冻毛冻。老家门口挂起了红灯笼,窗户上也贴上了红色的窗花,喜庆的气氛立刻就浓厚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过年代表着辞旧迎新,代表着阖家团圆,代表着游子归家。人们盼年、忙年、赶年,是因为这个节日承载了太多的温情、太多的快乐、太多的回忆。离开故乡的游子,只要故乡有爹娘,家中有祖宅,无论天南地北,冰雪风霜,回家过年成了每个人迫不及待的心愿。
小年前后,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的那段童谣: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割年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忙剃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拜年走。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儿时过年是最幸福的事儿!不光吃得好,还有新衣服穿!那时物质还不丰富,一日三餐稀汤寡水,饿肚子的情景还记忆犹新。傍晚从盘古庄初中走五里山路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掀锅盖或翻碗柜,若还有一碗剩粥或者一块玉米饼子,就会喜不自胜,三下两下吞下肚。我天天掰着手指头盼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囫囵馅饺子、枣饽饽、猪头肉,还有孩子们最迷恋的糖果!
儿时的故乡是丰满的!大街上、胡同里、笔架山和墨水河都是孩子,村庄的上空飘荡着孩子的笑声哭声打闹声。小年前一天就放寒假了,孩子们三五成群,拿着自制的玩具,弹弓、洋火枪、陀螺、飞镖……上树掏喜鹊窝,晚上到粮库照麻雀、趴猫,到村外的麦地里摔跤,到马山河水库凿冰捞鱼……赶上下雪天,更是喜了小孩,堆雪人、打雪仗、到山上抓兔子,一天下来,棉袄棉鞋全湿透了,也不觉得冷!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春节前,家家户户都要赶集购买年货。镇上最大的集是乳山寨集,逢四八起集,集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每年我都要跟父亲去赶年集,央求他买几盘小洋鞭和一串糖球。一挂小洋鞭只有一百响,我可舍不得整盘放,回到家把鞭炮拆开一个一个放。鞭炮是男孩子的宝贝,我们能玩出很多花样,炸雪堆、炸鸡窝、炸牛粪、炸老鼠洞……那时候,每家的院子里都有个铝盆,用来喂鸡,我们把鞭炮放在盆下,轰地一声,鸡盆飞上了天,大人拿着笤帚疙瘩追出来,我们作鸟兽散。
除夕晚上和初一早上必须要吃饺子。这两顿饺子是最讲究的,煮熟了,先捞一碗放上供桌,敬天敬地敬祖宗,饺子数不能是双数,一般是三个或五个,祈求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风调雨顺!吃饺子前,要放鞭炮,而且是红色的鞭炮,很多人家的门口铺满了放鞭炮后留下的红纸屑,犹如一床床红地毯。每年母亲都在饺子里面包钢镚或者大枣,钢镚和大枣多代表着一年的好运气。每到这个时候,我们常常把肚子撑得溜圆,有时候孩子因为吃不到钢镚和大枣,还会哭鼻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初夕晚上是要守岁的,一家人坐在热炕头上,听收音机里的春节联欢晚会,打扑克,磕瓜子,喝花茶,家里家外的灯都亮起来,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不到午夜十二点是不睡觉的。睡觉之前,母亲把过年的新衣服拿出来准备好,那时候只有过年才能换一身新衣服。我把衣服放在枕头边上,闻着新衣服的特有香味入眠。天刚亮我就起来穿衣服,对着大镜子翻来覆去地照。
大年初一,村子里的人互相进行拜年,大家互相问候,整个高家胡同我挨家挨户问好,长辈们都往口袋里塞糖果,口袋塞满了,我就赶紧送回家,再接着问好,攒下糖果留着以后慢慢享用,我爸说我“就长了个吃的心眼”。自家的长辈还会给五毛一块的压腰钱,嘴上说不要,可是手早已经把钱接下,得到的压腰钱往往还没有热乎就让母亲全部收缴,最多留个块八毛的让我自由支配。

陪家人打麻将

初三早上送了年,就开始串亲戚。那时候交通工具不发达,有的人家连自行车都没有,只能靠步行,真是名副其实的“走”亲戚。正月里,村路上从未有过的热闹,都是拖家带口拿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走亲戚的。那时候没有什么高档礼物,无非是自家蒸的大饽饽、一袋鸡蛋糕、一包钙奶饼干或者一瓶罐头。到了亲戚家,先脱鞋上炕头暖和暖和,然后就是坐席喝酒,路程远的亲戚还要在人家住一宿。从亲戚家离开时,都要换礼,人家把礼品收下,然后回赠一份礼品,这就是礼尚往来。有时候一包鸡蛋糕或者饼干换来换去好几次,都碎成了渣。我父母双方的兄弟姐妹都多,因此一个寒假几乎都在走亲戚,吃好饭。
过年
图片
母亲说,换一次月份牌,就是过去了一年。月份牌上密密麻麻的人情往来账,就是母亲这一代人的生活轨迹。我们从一个孩子已经成长为父母,将来也要成为一个老人。生命不可以重来,时光不可能倒流。在我们在蓦然回首中守望团聚的幸福和温馨,让我们在浓浓的年味中,听岁月如歌、品挚爱亲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