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五,平淡流年

初五了。 与妈妈一起到了德义档的大姑家。 我六岁以前住的房屋离大姑那时的家不过三两家。今天大姑带着我们去给婆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初五了。

与妈妈一起到了德义档的大姑家。
我六岁以前住的房屋离大姑那时的家不过三两家。今天大姑带着我们去给婆婆(奶奶)上坟,经过从前住过的地方。
大姑的房子在多年前卖给了从四川那边过来的移民,那房子因了人的收拾,看起来还是好好的。而我们从前住过的房屋早没了踪影,那些土砖子瓦在时间的流里,已化为一捧尘土。那尘土之上的一片蚕豆,也不知是谁家的了。我在蚕豆跟前站了片刻,对着它们拍了一张照片,匆匆跟上妈妈和大姑。
照片里,蚕豆长势很好,碧绿碧绿的,已经开花。

婆婆的坟山有大姑大姑父在打理,看起来还不错。妈妈与大姑给婆婆烧纸钱,念叨着从前往事。妈妈说婆婆是爱热闹的人,要是她知道我们来看她,一定会端茶倒水抓点心,忙都忙不赢。
妈妈这样说的时候我的眼前就出现了婆婆的样子。婆婆是利索的,她做得一手好茶饭,我喜欢她给我做菜饭吃。我还记得她每到过年就打豆腐,磨糍浆粑粑,酿甜酒的情形。我这样想的时候是缓步围着坟山转动着的。
这时,一朵明丽的蒲公英映入我的眼帘,嗯,是一帧小小的风景。或者,是婆婆知道我们来了,专门准备好的一朵花。

在等大姑放鞭炮的时候,我的眼睛落在了婆婆坟地旁边的石碑上,一看名字,居然有两个字与大姑父相同,再看,原来是大姑父哥哥的名字。我连忙双手合十,对着坟地里的伯伯说着拜年的话,又对妈妈大姑说,婆婆在这里很好,旁边的邻居还是亲戚。大姑看了看,笑了。她指着周围那些坟山对我说这是谁谁的,那是谁谁的。妈妈环顾着,也连声说好。
忽想到百年以后,我会在哪里?旁边可有相识的人。

大姑与大姑父都很勤快。他们不单单在外打工,还养了三四十只鸡。那些鸡被他们围在后院咯咯咯叫着,看见我们去了,跟着我们,只想着出来。我问大姑平时给它们吃什么?大姑用手指着屋后大片的绿地,说,草啦。到处都是草。
我今天在大姑家就吃她炖的鸡。每次在菜场买鸡,那些鸡都标注着某地土鸡,但和大姑家的土鸡完全不是一个味。
“今日的这鸡子是真的好吃。”妈妈说。
“这才是真正的土鸡。”我说。
于是妈妈又说到养鸡的问题。
“恁那还是算了。恁那没听妹妹说大姑有一窝鸡伢子一个都没活。她这些鸡培养大,肯定不简单。”
妈妈沉默了。

在那里还看见了从前经常捉小鱼的水沟。水沟几近干涸,早已不复儿时的水润,清澈。而走在路上遇见的人,大姑与他们互道过年好,过年发财的话,妈妈与我,竟无一人认识。
后说起大姑现在隔壁的邻居,我问怎么不见人?大姑说,哪里还有人?又说那家的儿子因为意外去了,再紧接着是父亲也去了,再就是母亲一个人也去了女儿家。

有沧海桑田之感。

初七就是雨水了。昨晚下了雨,今日早上起来天气晴好,晚上散步归来,发觉一轮白月印在深蓝的天空,是我喜欢的样子。

发觉自己的理想还是一家人在一起过好平淡的日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