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十八年前在春天旅行社的日子

(一) 昨天晚上,担心初五迎财神的鞭炮声会炸响在初四半夜,于是早早地洗刷上床睡觉。 睡前还算安静,不知过了多久…

(一)

昨天晚上,担心初五迎财神的鞭炮声会炸响在初四半夜,于是早早地洗刷上床睡觉。

睡前还算安静,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被一阵鞭炮声吵醒,虽然没有十年前来的猛烈,但因为最近睡眠浅的缘故,还是醒了。

醒了就不能很快入睡,于是翻手机。

果然,朋友圈里净是各种各样的财神。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这时一起游导游群里邵大雷邵总发了一个红包,我领好红包,就再无睡意,不禁感慨起来,这个我曾经只呆了三四个月的旅行社老总,年年春节都在群里发红包。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每次领了红包,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段我初来上海,在春天旅游社的日子。

或许最近回忆性文章写多了的缘故,今年这种感慨尤为强烈,那么就顺势回忆并记录一下吧。

(二)

2002年7月毕业,初来上海找工作,寄居在姑妈家,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内火太旺,本来就满脸青春痘的我,更严重了,像过敏一样。

于是找工作也不得不暂停,去华山医院皮肤科看了两个月,到秋天凉爽之后,才渐渐转好。先在附近一个小公司干了一段时间的文员,外加周末做家教,这样收入也还算过得去。

但却仍然执着于来上海的初衷,我大学读的是旅游管理,来上海的目的就是想从事旅游业,做文员和家教只能算是个意外。

于是就趁闲暇时间留意各类旅行社的招聘广告,终于在12月份的时候,看到一家旅行社(春天旅行社)在报纸上的招聘广告,我发了简历,收到面试通知。

当时旅行社办公室在延安西路加利大厦,由一位销售主管和副总面试,过了初试,复试由邵总亲自面试。

邵总是上海人,那时三十多岁的年纪,身上有一种海派的儒雅和亲和感,讲话温和有力,初次见面就可以赢得别人的信赖,有着旅游从业人员得天独厚的优势。

录用之后,虽然薪资没有我之前文员加家教赚得多,但这是我心之所向的行业,所以也就没在意那么多。

社内人员并不多,除了邵总,李副总,还有两名计调,一名销售主管带几名销售,平日里销售都分别在两个门市招徕游客,外加一名财务,导游大都是社外签约导游。

虽然这是一家刚起步没多久的旅行社,职员也都特别年轻化,但管理却井井有条,给人感觉是一家很有活力的旅行社。

后面在上班过程中,也慢慢印证了这一点。

大家平常工作日上班,各忙各的,下班或者周末则由邵总亲自给大家上课培训,培训内容从基本的社交礼仪、接听电话、销售技巧到江浙沪的主要景点的游览项目、景点之间的路程、景点酒店的报价等等各种知识。

邵总讲起课来,比我当年在大学里学的那些书本知识生动形象也有用多了,毕竟他在创办春天旅行社之前就有很多旅游从业经验了,分享的都是自己宝贵的亲身经历。

到现在为止,我知道的很多江浙沪的旅游景点都是那时候学来的。

当时春天旅行社推出的一个品牌叫“白领假期”,主打团队和各种散拼旅游,而江浙沪旅游资源丰富,两到三天的短途游可以随意组合,特别适合当时上海很多企业的团队出游。

记得我刚入职的几天里,就做文字录入和电话回访。文字录入的内容大都是“白领假期”的团队行程和团队资料,录入完毕后再一一打电话回访这些客户对出游的满意度,从而争取更多的回头客。

当时也觉得这是一家值得让人信赖的刚刚起步的旅行社,虽然薪资比较少,但我觉得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做起来也很开心。

只是当年姑父和姑妈看我很忙,下班之后包括周末也会经常加班,调侃我这么忙碌,像是一个月赚几万的一样,我报以无言。

(三)

或许因为当时我是社里唯一一个本科科班出身的“旅游管理人才”,能感觉出来邵总对我还是蛮器重的,也是想好好锻炼培养的对象,因此会派我去做各种事情。

例如去长宁区旅游局帮忙录入文字,去长宁区旅游局开会,包括和核心同事一起去太阳岛参与承接会展活动等等,有意无意地都在磨练我这个刚毕业徒有书本知识而无实战经验的小卒,只是当时我却体会不到他的良苦用心。

03年春节期间,长宁区旅游局牵头推出一个火车专列活动,游齐云山、宋代老街、宏村的活动,社里就指派了我带队参加。具体忘了是几日游,也忘了有多少个团,每一列车厢有一个导游,队伍浩浩荡荡,声势很大。

所有这些活动,里面都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应当仔细观察,细心留意,但那时候却是在懵懂无知的状态。

当时我只想做计调,不想跑销售,但邵总却说,做计调也得各个部门都熟悉一下,体验一下,让我到门市呆几天。

印象中最开心的一次是旅行社的踩线活动,邵总带队,全社职员加社外导游一起出动,去的途中,旅游车上异常热闹。

做旅游的人不仅要有各方面的知识储备,还要有的放矢地能说会道,不仅会说,最重要的是能说到点子上。导游更是各种才艺,随手拈来,有唱歌的,有讲段子的,各显神通。

其中有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名叫梁凯,他绘声绘色地做了自我介绍并以他的名字讲了个笑话,这个笑话结束之后,他的名字顿时就被记住了。

具体怎么讲的忘了,大意是,他在路上老听到有人喊他“梁凯,梁凯”,起初他真的以为是熟人在喊他,仔细一听,才明白人家是叫他让开,让路。

原来上海人发“让开”的音,和发“梁凯”的音特别像,听起来都是“酿开”。

我老觉得这是个很好玩的笑话,也是导游拿自己开玩笑的很好的小段子,导游除了要具备各种景点知识之外,很多笑话和段子也是必备的,可以根据不同的游客,调节气氛,调动或者安抚游客的情绪。

社里还有一位资深老导游沈莲塘沈老师,经验阅历都很丰富,非常有文化内涵,喜欢写些诗词,给人亲切信赖的感觉。相信参加他旅游团的游客,也会有这种感觉。

好的特别的导游,都会让游客印象深刻,给旅途增加很多乐趣,是旅行社的一块活招牌。

这两位导游现在也还仍然在一起游导游群里,每次看到他们在群里发祝福或者消息,都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他们的音容笑貌也仍历历在目。

将近二十年过去了,那些曾经和我短短地一起共事的人,可能早已经忘了对于他们来说那点微不足道的经历,但是我却记忆犹新。

对他们来说,长期浸染于这个行业,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这点小事,自然不会记在心上,但对于旅游从业经验只有几个月的我来说,这段有趣的经历,却历久弥新。

(四)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很遗憾,当年年轻气盛,不懂珍惜,这么有趣的旅行社,我只呆了三四个月。导游资格证异地换证的时候,我突然想去做一名国际导游,就跟邵总提出了辞职申请。

当时我有一张读大学的时候考出来的英文导游资格证书,导游资格证书是不能直接用的,要挂靠旅行社才能拿到导游证。

而因为我的资格证是山东的,还需要在上海参加培训并异地换证,把山东的导游资格证换成上海的导游资格证后,才能挂靠上海的旅行社,从而拿到导游证。

辞职后,就参加培训,并换成了上海的导游资格证。

再后来就找到上海铁路国际旅行社,就在马上可以挂靠上海铁旅成为国际导游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打破了我所有的梦想和计划。

03年春天,受非典影响,旅游行业全面停顿歇业,具体啥时候开业要待通知。也就是那年5月底,我找到了一家外贸公司。

后来疫情过去,但上海铁旅那边当时负责给我换证的人也联系不到了,因为平常上班,也没时间再去找其他旅行社,就把导游证仍然挂靠到邵总的春天旅行社。

在外贸公司稳定之后,就失去了再做旅游的热情,然后在这家外贸公司一呆就是十年。

老觉得是疫情改变了我的职业,要不我现在可能还混迹在旅游行业。

但是春天旅行社却熬过疫情,越做越好,现在已经升级为一起游国际旅行社,业务范围进一步扩张。邵总除了是一起游国旅的执行董事以外,也升级为旅游绿色联盟会长、徐汇区旅游促进会名誉会长和长宁区民营经济协会会长,同时还是多家旅游管理学院客座讲师。

虽然前几年我的导游证已经转到导服中心,但我却还一赖在一起游导游群里,没有退出,当然也没有被踢出。

这是属于我初来上海的一段虽短却记忆深刻的青春时光,感恩我遇到的每一位可亲可爱的人。

今天正逢大年初五,喜迎财神的日子,祝愿老东家财源滚滚,祝愿一起游国旅事业蒸蒸日上,再创辉煌!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